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网游动漫 > 我真的没开挂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天亮了

第五百五十七章 天亮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一夜的王城,不再似以往那般安静,也没有了沉醉于夜色的繁华和笙歌。本应在歌舞霓虹中流转的人际关系链与金钱,被这夜的魔法、砍杀与血肉替代。    就像是把远方边境的战场搬到了王城,又像是追溯起数百甚至上千年前,曾在这里发生过的有记载或者无记载的战事一般。    东方泛起了一抹绸缎般的金白,然后晕染开一片艳红的云彩,从天际扩散而来,从东往西,泼上了一层金亮的漆,风干后剩下半截虹环展开、铺平。    天亮了。    这样的日出,发生在马雷诺王城的每一个早晨。不过,又有多少人,会特意留意每天早晨的天空呢?    王城居民们每一天的日常,在今天突然被魔物降临的意外打断。皇宫的动静,让他们兴奋或者担心得彻夜难眠——学校放学单位放假,只要不是相关的特殊单位职工,那么在这一天,其实是非常自由的。    官方并没有限制居民的们的行动,想要避难、围观甚至亲自参与到战斗中来,都是可以的。    一些心大的,干脆就睡了一觉,早早地起床溜达到附近的早餐店,打听着皇宫战场那边的消息。    “啊?这就结束了啊?”    “嚯,别说的轻松,那战斗之惨烈,啧,真的狠!听说死了好几百个呢,伤的更是不计其数了。”    以好几百条性命的代价,成功解决了一次“魔物降临”,这件事传到国外去,不知要惊掉多少人的大牙。    “不止!起码也死了上千个!北龙江大道今天早上就交通管制了,估计就是运尸首。”    “冒险者和士兵对半开,我跟你讲,你可别跟别人说啊……昨晚那魔物降临可不简单!一般的魔物降临,就只有一个传送门冒魔物,昨晚上,可是皇宫的好几个方向都有呢!我在家里,都起码看见了五个亮光!”    “我早上过来的时候,看那边已经开始清理了,这效率,也太可怕了?啧,听说皇帝陛下把指挥权全权下放给了瑞嘉娜公主,这位公主,太厉害了!”    “瑞嘉娜?几公主来着,我怎么没听过这号人?”    “嚯,十几年前名冠王城的天才,你小子孤陋寡闻了?我跟你讲哦,什么天才陨落归于平凡那都是屁话!人家这是藏拙!”    “哎这样的话,那你说,咱们以后会不会是个女王当政啊?”    由“魔物降临”引发的各种讨论,已经传开在了王城之中。除了针对于事件本身的之外,还有各种关于其他方面的猜想,无论是一些自诩“政治家”的中青年从这件事分析起王城各方面局势的夸夸其谈;还是对于消灭魔物之后的战利品去向以及动用军费的浮想联翩,只要在王城的范围内,就总会听到类似的消息。    官方也不置可否。    这让居民们的脑洞开得更加大了,但可信度,也随之降低了——一个敢于向全体居民坦白危机的执政者,也没有必要在战斗结果上瞒着居民?    估计在一些要紧的善后工作处理完之后,官方的通告,就会发出来了?    ……    此时汇集了皇帝陛下、大祭司阁下,以及达官贵族的临时指挥部,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在王城之中稍微有点分量的“大佬们”,此时都乖乖地坐在自己的位置前,等待着战后会议的召开。    他们其中的大部分,都是一宿没睡,但在这个时候,却有比睡觉更加重要的事情。    马雷诺皇帝随意地扫着坐在台下的人,如果是一场“正常”的胜利的话,那么其中的一些人,都已经跳出来表功了?    现在,整个指挥部中,却是出奇地安静。    毕竟,这场胜利,跟他们无关,他们根本没有起到什么关键性的作用,如果非要夸奖一下,那就是“忠实地执行了命令,顺利保证了计划的实施”。    那么命令者是谁呢?    皇帝陛下全权委托的瑞嘉娜公主。    那么计划的拟定者是谁呢?    也是瑞嘉娜公主。    那么最后决定性的局势是谁制造的呢?    从皇宫之中的那个宣告胜利的投影来看,依然是瑞嘉娜公主。    我的天啊!!也就是说这一地的强大召唤物!!钻石起步上不封顶、实力深不可测、数量几乎无法用肉眼数的过来的传奇元素仆从,是被瑞嘉娜公主掌握的力量??    不是在做梦???    元素仆从并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东西,就拿最近的“新闻”——那个因为魔物降临而发达的薛顿男爵,他就不知道从哪儿搞了一块上古神器,能召唤元素仆从的那种!    仅仅是一只!就帮助薛顿男爵确立了在当地的绝对地位!把一些有歪心思的人,直接摧枯拉朽干掉了!    这得需要多大的政治魄力!哦不,在有元素仆从的时候,其实也只是一个想法的事情。    他们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元素仆从的存在,也目睹到了这些传奇的魔法生物,轻描淡写地消灭那些让自己胆寒的魔物的画面。    然而在他们一个不留神的时候,这些元素仆从们,便跟着那几道传送门,一同消失了。    完完全全地消失了。    如果不是皇宫极其附近的狼藉现场和伤亡的战士、以及储存在某个广场或者被某些人偷偷藏了一些的高价值材料作证的话,很难让人相信,在这个地方,几个小时之前,还正在进行着一场影响到马雷诺帝国命脉的战斗。    指挥部的大门被重重地推开。    几个全副武装的强壮士兵,分列两侧,围出了一条过道。    瑞嘉娜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风衣下面,是已经刮了几道口子,还有些血迹、燃烧痕迹和泥土灰尘的军装。    这件风衣,是苏闻脱给瑞嘉娜的,稍微做了一点改动,就相当衬瑞嘉娜的身材了。    站在门口的瑞嘉娜显得相当淡定,然后在这些达官贵人的注视之下,慢慢走了进来。    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恐怖的“威压”,没错,是威压!类似于之前见识过的,伊登大人生气的时候,所释放出来的压力。    但比伊登大人给的那种压力,要强上好多好多……    这样的威压,仅仅只持续了一秒不到而已,几乎是随着瑞嘉娜的出现而消失。光凭借着这丝气息,在场的人,包括瑞嘉娜的亲爹和神教大祭司在内的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是瑞嘉娜的“暗示”。    当然,在这暗示之后,也根本不会有人傻到去跟现在的瑞嘉娜作对了。    “父皇,收尾工作基本已经布置下去了,大概在今天之内,伤亡人数、官方战利品数量、以及立功情况的统计就能出来。目前一切正常,正在按照预定的善后计划执行。”瑞嘉娜径直走到了自己老爹的座下,以普通军官面见皇帝的礼节,向皇帝汇报着工作。    称呼是“父皇”,而礼节却不符合称呼,这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难道,这又是在暗示什么?是代表了什么政治立场??    瑞嘉娜身后,几乎所有的人,一下子头疼了起来。    然而只有马雷诺皇帝自己才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在称呼上,并没有那么严谨,至少在现在,他可以肯定,瑞嘉娜只是随口一说。    称呼礼节对瑞嘉娜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所说的内容。    但实际的情况,却又不是这样的。    瑞嘉娜稍微往侧边靠了一下,从这个方向把手中的文件递给自己的老爹,顺便瞟了一眼台下人的表情。在一愣之后,瑞嘉娜在心中叹了口气,有些哭笑不得。    她想起了之前跟苏闻的对话了。    “看着我干啥?我刚才的讲话很奇怪吗?”    “不不不,不奇怪,很得体。”苏闻的眼神之中,透露着一种奇怪的意味,欲言又止。    “……不然你还是直接说,我现在脑子有点晕,读不出来你的意思。”瑞嘉娜叹气。    “你这一回去,政治声望就马上到顶点了,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人们的注视之下咯,换我的话,肯定会很头疼的。”    “……会吗?”瑞嘉娜显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狐疑地问了一句。    苏闻笑而不语,旁边的菲则是给出了确定的点头。    “不信的话,你一会儿过去的时候,故意留下一些尾巴或者破绽,然后你再观察那些人的反应。哦,包括你爹的反应最好也留意一下哟。”    “…………行。”    原本以为不是什么大事,结果到现在,瑞嘉娜才醒悟,政治场这东西,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多了……    肃清敌人,远远没有处理正常关系来得困难。敌人的话,雷厉风行消灭掉就行了,根据实际程度,来决定要不要拔出多深的同党一起歼灭;但若是“同僚友军”的话,就不能那么干脆了,不同的情况,必须用不同的手段来处理。    在尽量维持表面和平的同时,还要提防有人暗中下绊子,团结谁敲打谁,都是需要深思熟虑的。    此时的瑞嘉娜,处在政治焦点的中心,就算如此,她也不能随心所欲地行动。她必须考虑自己的这些行动对整个朝堂之上局势的影响……    头疼……    更疼了。    瑞嘉娜心中哀嚎了一声,看来就算自己之后想要“树欲静”,这些人也不会给自己机会而“风不止”了。    ……    “我越看越觉得瑞嘉娜的房间根本不像是一位公主住的地方,这些东西这些装潢,明明就是个学术老头的风格嘛……唔,这衣服堆的……”    菲跟着苏闻回到了瑞嘉娜的房间,皇宫内外正在开始收尾的工作,估计要持续好几天,在这几天中,没有完全恢复的菲也不方便四处走动,只能暂时呆在瑞嘉娜房间这个“绝对”安全的地方,等待风头过去。    艾莉因为打得太凶体力耗费得太多,已经睡了过去,被苏闻扔在了瑞嘉娜的沙发上。    而苏闻自己,也因为那一波召唤,而感到了疲劳。    记忆中的自己不是那么厉害,几天几夜还能生龙活虎的吗?为什么昨晚就召唤了那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怎么就不行了呀……    “约瑟芬回复消息了,说她住在南郊的一个旅馆,我说我们忙完过段时间再去找她了,让她不用在意我们的行程,该回去就回去。”    “嗯啊。”    “……啊,我这算是安全出生了吗?”菲四处望了望,见唯一的沙发被艾莉和一堆衣服霸占了去,除了床之外没有其他可以坐的地方,但她又觉得直接坐床不礼貌,便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抬起头,望着苏闻。    “是啊,安全的很呐。”苏闻看向菲,笑了笑,然后又看了看墙上的钟,说道:“那你先在这里呆一会儿,我出去一下,还要半点事情。”    “是去见你新认识的那些小伙伴们么。”    “是的呀。”苏闻点头,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补充道:“格拉罕的徒弟也在其中哦。”    菲撇了撇嘴,显然对格拉罕没什么好感。    毕竟一个是狩魔人,一个是血种。    “这个国家现在的文字,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不认识的话,之前海那边的典籍她这也是有的,你无聊的话可以去看看。或者说,你就像她一样先睡一觉?要我帮你做一张床吗?”苏闻指了指艾莉。    “你还知道我认床啊。”菲一笑。    “啊,记忆恢复了嘛。”    “那这下总能要个孩子了?”菲笑得更有意味了。    苏闻一愣,盯着菲,看她的样子,似乎并不像在开玩笑,于是,苏闻仔细想了想,不管怎么回忆,都没有关于“生孩子”的内容。    沉默了一阵,苏闻的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你皮?”    菲咧嘴一笑,似乎很喜欢看苏闻这样认真的样子。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