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网游动漫 > 好乖[网游] > 第8章

第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下午两点,林况从保研面试现场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发现云层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    “面试还顺利吗?”研究院的学姐在门口等着给导师递资料,看他出来,笑语嫣然地冲他打招呼。    “还成。”其实面试的其中一位考官就是林况的导师,一向对他格外赏识,早就拿他当了半个弟子,这次面试十拿九稳,复试也多半只是走个过场,生科院人人皆知的事,林况也就不遮遮掩掩了,大方笑道,“以后估计要多麻烦学姐了。”    “你马上就成我直系小师弟了,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学姐嗔笑道,“看你脸色怪苍白的,早上没吃饭?”    “早上没来得及,”林况不好意思说他这是起晚了,“这就去吃了,学姐要帮忙带点什么吗?我一会儿经过实验室,帮你送过去。”    “不用,我待会儿跟男朋友一块去吃午饭,”学姐笑道,“不麻烦你啦。”    两人正说着,导师开了半边门,示意林况师姐进去送资料,两人便互相点了个头,就此别过。林况一边往外走,一边不自觉摸了下饿得有点发疼的胃。    导师有师姐,师姐有男友,这个不上不下的时间,学校食堂都没开饭,他还是自己一个人、去校门口的馄饨小店看看。    这个时间点实在尴尬,连林况常去的那家馄饨店都没起灶,天气闷热,店主人正赤膊躺在凉席上,酣然打着呼噜午睡。林况在门口看了会儿,觉得店主没有要醒的意思,也不好为了一碗馄饨把人从美梦里喊醒,只得转身去了别家。    他转悠一圈,发现只有一家过桥米线店开着门,店主大婶也挺勤快,一看林况走进来,就把追剧的手机撂下、一面招呼他抬头看挂在墙上的菜单,一面忙不迭去把火开了。    这么一来林况就更不好意思走了,而且他这会儿着实饥肠辘辘,能让他及时吃上东西的店面又没几家,心想干脆凑合一下算了,便坐下点了单。    不过他似乎低估了自己,等热腾腾、浇满辣油的米线端上来,他才吃了几筷子就有点吃不下去了。店主大婶七八岁的小儿子还一边写作业、一边眼巴巴地往这边瞅,于是林况吃得更慢了。    他没吃多久,手机又震动起来,是有人给他发了短信:“学长,你现在有空了吗?”    林况瞥了一眼来电显示,直接给她打回去:“我已经面试结束了,你们那边怎么样,着急吗?”    他刚从学生会主席上退下来,虽说理论上跟学生会再没什么关系了,但接替他的学生开学才大二,处事经验各方面都还稚嫩,有什么重大活动,包括新会长本人在内、大家还是习惯性地来找他求助。现下联系他的女孩儿,就是宣传部的干事,一早求了林况来给迎新晚会的彩排坐镇。    这也是林况一早就知道,今天自己会忙一天抽不出时间的原因。    “会、学长,真挺着急的,”学妹的声音可怜兮兮,“会长临时被辅导员叫走了,好像是老师排练那边的事,我们这儿本来就有些流程没搞清楚,现在更乱了,我也喊不住他们……”    “你别急。”林况看了眼没被他动上几口的米线,索性把筷子撂下了,“我离得不远,这就过来,你们在哪个楼?……行,我十五分钟以内到,你让他们先中场休息……”    他站起来收拾一下,见店主大婶正往这边看,不由有些歉意:“我临时有事,这就吃不完了……”    大婶倒是爽朗一笑:“没事儿,外面要下雨了,看你没带伞,赶紧回学校!”    林况知道他们总有办法处理剩饭剩菜,便把钱放在桌上,欠了欠身离开了。到迎新晚会所在的小剧场时,现场果然乱成一片,道具摆放得杂乱无章,两队换了演出服的人正为谁先出场争吵,几个人没头苍蝇似的四处瞎忙,差点儿把林况撞了个趔趄。    “学长你来了!”先前联系他的学妹看到他,喜出望外,赶紧奔过来,“麻烦你了!”    “没事,”林况直截了当,“咱们直接解决事情,现在最主要碰上什么问题?”    学妹连忙一路小跑回去,拿了几张印刷好的纸张过来,气喘吁吁道:“主要是、我们现在,有两版流程单……最开始老师定了一版,后来我们给晚会拉赞助,赞助要求把有些节目位置调整一下,有的想要开场,有的想要压轴,调着调着就乱了,会长又不在,我们协调不过来……”    林况接了那几张流程单,大致翻了一下,翻完之后抬头扫视全场:“这里面哪个赞助对应的是哪个节目,你标注出来,再把……”随着视线落到搬道具的某个背影身上,他的话音微微一顿,过了片刻才若无其事地问:“……他怎么来了?”    楚骁也曾在学生会待过一段时间——要不是这样,他俩也没那么容易谈上恋爱——但没过多久,他就主动把学生会退了,林况猜他是和游戏训练兼顾不过来,也没有多问。谁知道这会儿,林况竟然在帮忙搬道具的众人里看见了他的身影。    学妹听林况那么问,刚张了嘴,还没等说出什么,楚骁倒像是生了顺风耳,把道具在位置上放好,转身朝林况走了过来:“来帮忙啊。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楚骁年纪虽然小,面容却相当挺拔深刻,T恤勾出身体的劲瘦线条,186的身高在181的林况面前也显得压迫感十足,学妹都不自觉后退了一小步。    林况看了他一眼说:“你……”他才说了一个字,目光就在楚骁身后稍稍一凝,随即像看见什么恼人事物似的皱了下眉,撇开了视线。他也不再看楚骁了,转而对一旁的学妹道:“……刚才说到,把赞助都标注出来是吗?等标完之后,你再按重要程度列个一二三四,联系方式也准备一下,我看看能不能沟通……”    他这副视若无睹的样子差点儿把楚骁气个倒仰,但他又不明白,林况刚才分明是想跟他说话的,怎么往他背后看了一眼就变了?楚骁四下张望一圈,才发现一位他勉强算得上认识的学姐。    夏天还未过去,今天天气又闷热,因而学姐穿得格外清凉,小吊带配热裤,露出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她看见楚骁往她这边看,还笑盈盈地冲他摆了摆手。    楚骁心情烦躁,象征性地点了个头便过去了。林况那边则是已经捋清楚了条理,随意坐在舞台边,开始给赞助商打电话了。他声音依然甜糯,不过态度沉静、措辞又清楚有条理,说服力十足,一向不会影响对外沟通的效率。    有林况在,其余学生会的人就像有了主心骨,看林况开始解决问题了,之前现场那股慌张茫然的气氛也散去不少。再加上楚骁和后赶来的几位学长学姐帮忙整理、安抚,现场的秩序也渐渐变得井井有条起来。    楚骁搬完手边最后一件道具,抹了把额上的汗,直起身看林况的方向。林况应该是已经把电话都打完了,正一边拿笔在流程单上勾画,一边和宣传部的人商量着什么。    小剧场里灯光开得很足,他站在台下,侧脸被光晕笼罩,眼睫刚好勾勒出一段金色的漂亮弧度。    是够好看的,不过……脸色是不是太白了一点?    主要矛盾解决,新上任的学生会长也回来了,剩下一些小问题她还是有余裕解决的,因此没过多久,迎新晚会的彩排终于还是在安排时间内开始了。    老师们、新任学生会长和干事坐在台下第一排,其他参加排练的人要么在后台、要么按顺序再往后坐,林况靠在两边走廊的过道上,抱臂安静地跟着看。    “学长,辛苦了哈。”先前请他过来的学妹凑到他身边,有些尴尬,“……要不你去那边坐一会儿?”    林况看了她一眼,在剧场明明暗暗的光影里摇了下头:“不用,我看完彩排直接就走了。”    之前是因为新会长不在,如果他现在过去,以老师们和他的熟悉程度,很可能就让他去坐中心了,那不仅喧宾夺主,对新会长树立威信也很不利。    思绪清晰转动,林况不自觉又轻轻按了下胃,决定等站完这最后一班岗、就马上出去吃饭,这回哪怕老板睡得再沉,他也非把人推醒不可!    不过,彩排还要多久才结束来着……    背后有脚步声传来,学妹回头一看,发现是楚骁拎着两兜东西、大步流星朝他们走过来,等走得近了,还没从明暗交错的光线里辨认出形状、反倒是扑面而来的甜香暴露了他拿的东西——小笼包,热豆浆。    时间也不早了,大伙儿忙了一下午,不少人都饿了,学妹也不例外,此刻那小笼包和豆浆的混合香气、就显得格外沁人心脾……她下意识看了一眼身边的林况,虽然还记得下午刚过来时,他跟楚骁那两句莫名其妙的对话,不过在她的印象里,这两人几乎从没有过什么交集,楚骁在学生会里跟林况说的话,好像还没有跟她说得多……    所以,这两兜热气袅袅的美食,难道是送给自己的?    学妹刚半侧过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眼睁睁看着楚骁手一伸、直接越过了自己,把那两兜吃的递到了林况面前。    林况好像也完全没觉得有哪里不对,特自然地说:“我不要。”    “赶紧的。”楚骁说,“不是小笼包,我特意绕路去买的奶黄包,甜的!挑食也有个限度,你拿手机看看自己的脸色,一天没好好吃饭是不是?再挑三拣四,我怕你走不出剧场门就晕里面!”    林况这才纡尊降贵地往袋子里瞥了一眼,还很挑剔地说了句:“怎么这么湿。”    “外面下雨了!”楚骁忍无可忍把袋子塞到他手里,顺便一把攥住他的手,“要不是你&%…#我给你买,湿的你还吃不着呢!”    他的“你”和“我”之间有个颇为含混的停顿,外人听不清他自称了什么,不过林况显然是听懂了的。    林况被他抓着手,挣了一下没挣开,声音很轻地说:“……拉拉扯扯干什么……”    围观了全程的学妹表示,自己的世界观又重组了一次——    先别说拉拉扯扯的问题,你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偷偷这么熟的……?!    林况也觉得被学妹这么看着浑身不自在,想了个说辞把她支开了,不过她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显然对她无意中发现的“秘密”相当恋恋不舍。    等她走远了,林况终于能挣开楚骁的手,无语道:“你又想干什么?”    “给你送饭啊,这不明摆着?”楚骁松了手,却又托了一下林况的手肘,让他把怀里的食物拢住,嘴上没忘了叨逼叨,“小气劲儿,碰一下怎么了?你还欠我好多下手没摸呢。——哎,刚才那是给你递东西,不能算啊!”    “……”林况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了,干脆反手一把攥住楚骁的手,用力握了一下,“那这能算了吗?”    “哎哎,你别碰瓷儿啊我跟你说——”楚骁立刻火烧火燎地原地弹开,好像林况那手能吃了他似的,“在我主观意愿想把它兑现之前,你稳重一点,不要随随便便碰我!”    “……”好脾气如林况,都无声地吐了句脏话,“……你到底想干嘛?”    “要摸也不在这儿摸。”楚骁一脸理所当然,“你都不知道你现在看起来什么样,万一我摸到一半你晕了,那我不是亏大了?再说,瞅你这惨白惨白、一看就胃疼的脸色,好像我欺负你似的,多容易给我造成心理阴影啊?我真要欺负你那回,不也都是准备得妥妥帖帖、把你哄得跟公主……”    “闭嘴。”林况忍无可忍道。    此时舞台上一个节目退场,灯光骤暗,恰好遮掩住了他耳垂沁出的通红血色。    楚骁倒是乖乖闭了嘴,手上却抓住了林况的手腕,一直把他拉到剧场的最后一排,按进座位里:“赶紧的,你把东西吃了,我就考虑要不要摸。”    林况被他这通操作搞得其实是有点茫然的,半晌才无语道:“……好像我求你摸了似的……”    “你不是想早点摆脱我吗?我摸完你就更顺理成章了。”楚骁半低下头来,难得安静地看着他,“那就快吃。”    “听话。”    林况心里猝不及防地轻轻一抽,隔了片刻才想起移开自己目光,在食物兜里胡乱翻了一下,说:“……进去雨水了,都凉了。”    “哪凉了?我揣怀里带回来的,怎么可能进水……”楚骁单腿跪在剧场的椅面上,忿忿不平地挨过来,“……操,还真进水了。”    “……这也没进多少嘛,你就是毛病多……”楚骁嘴上说着,却把豆浆单独拿了出来,塞进林况手里,“这个密封包装的,照常能喝,快点儿,要不一会儿也凉了。对了,你带没带纸巾?”    林况完全下意识的拿出包纸巾给他。    看楚骁利索地拆了包装,扯出一片纸捏在手里,往装有奶黄包的纸兜里伸——林况才想到要问:“你干什么?”    “水进得不多,里头还有没沾到的,我给你拿出来,趁还有热乎气儿赶紧吃了。你别再挑啊我跟你说,空腹喝豆浆更容易胃疼。”楚骁头也不抬地说,“我刚从雨里回来,手上不有细菌么,垫着点儿纸,省得你又大少爷嫌脏不肯吃……你说说,你毛病怎么这么多,啊?”    林况少见的没跟他杠,默默接过包在纸巾里的奶黄包,咬了一口。    纸巾上其实有一股很浓的香精味道,不过向来挑剔的林况还是什么也没说,安安静静地咬两口包子,再喝一口热豆浆。    楚骁看他终于乖乖吃东西了,也呼出一口气:“……费死劲。”他一面说,一面也转过来在靠椅上坐下,放松摊开长腿,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台上表演,顺便把手里剩下的奶黄包往嘴里塞。    “不是进水了?”林况忽然问。    “我也没吃饭呢,就这么浪费还不如我吃了。”楚骁嘴里塞着包子,说话声有点模糊,“凉点儿也不影响吃,我又不像你,又低血糖又胃病的,娇贵……”    他确实淋了雨,刚才在过道阴影里还没看得太清,这会儿借着门口的光亮,能看到他黑发依然半湿着,缕缕分明,垂到额前的、都被他干脆利落地一把撸了上去,露出锋利俊朗的眉眼,在舞台光影明灭的映衬下显得愈发深刻。    林况的视线,他也轻而易举就察觉了,转过头来,笑着挑了下眉:    “怎么,重新爱上你前夫了?”    这回没有外人在场,那个之前被含糊掉的自称,他清清楚楚地说了出来。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