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宫戏 > 第10章 请安(上)

第10章 请安(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乾封帝进入立政殿内殿的时候,王皇后正坐在案前看着些什么。看到顾钧进来,她刚忙起身迎了过来,正要行礼,就让皇帝扶住。    “梓童你可比朕还要忙啊!”    “陛下今天也是高兴,可是军中又有捷报?”    顾钧英俊的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态,携着王皇后又走回桌案边,拿起翻开放在桌子上的册子。    内府局宝货给纳册。    顾钧随手翻了翻,转头对王皇后笑道:“你倒是大方,一次就赏出去这么多宝贝?将士们回来,朕又该如何赏赐?”    宫中内府局,掌中藏宝货给纳之数,及供灯烛、汤沐、张设。凡朝会,五品已上及有功将士、蕃酋辞还,皆赐于庭。    “这些宫妃都是进宫伺候陛下的,自然要让她们住的的满意顺心。”王皇后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白玉配,轻笑一声,道:“再说,要是让陛下在她们那里如入陋室,听到了诉苦声,我可就难做了。而那军中将士,在乎的是封侯拜相、加官进爵,谁会在乎这些金银珠宝、古玩字画呢!”    与淑妃冯瑾瑜的温柔小意不同,王皇后睿智、果敢,在乾封帝心中是妻子,是皇后,更是一位眼界开阔十分谈得来的朋友。    所以每当二人双双躺在红木雕花床榻上的时候,帝后总是在对某一问题激烈讨论。今日自然也不例外,睡前二人还在讨论呼哈达部歼灭后,是设立北庭都护府还是将那片地方划归碛西四镇节度使管辖。    “小主,该起身了,已经四更天了。”    此时虽然天还未亮,但昨夜听来喜说,这常宁殿离皇后的立政殿十分遥远,步行大约需要三刻钟左右,如果路上遇到高份位的嫔妃,还要让人家先行。这么一算,定是要耽误一会儿,第一次去给皇后娘娘请安,绝对不能迟到的,苏盼琴当即决定早点动身。    昨个儿忙了一天,苏盼琴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熟了。这会听见青柳叫自己,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缓了缓神就坐起身来,还有了点早睡早起的意思。    青杨端来温水替苏盼琴净了面,青柳用桃木梳一下一将那如缎般的长发梳顺。    “小主,今个儿想绾什么样的发髻呀?”青柳站在苏盼琴的身后,她的声音中有些兴奋和紧张。    苏盼琴抬眸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想着昨天梳的那个螺髻就不错,简洁不显眼,很符合她现在在宫里的身份与地位。“还是螺髻。”    青柳的心里有些不高兴,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给苏盼琴梳头,就梳个简单的螺髻怎么表现出自己的手艺好呢?再说,今日是自己主子第一次去皇后那里请安,宫里全部妃嫔都聚在若是衣裙没配好或是发髻没绾好,都是极失面子的。    心里这样想着,青柳嘟了嘟嘴,道:“主子,现在宫里的主子都爱梳单刀髻、或是双刀髻,也有梳惊鹄髻、或是飞仙髻的,这螺髻也太单调了些!”    “宫妃都不梳螺髻了?”    “也是不是不梳,在自己宫里各位主子有可能选这些简单的发髻,可是若是去请安就很少有人这样梳了。”青柳认真的想了想,答道:“说是主子不想梳繁琐的发髻,奴婢给小主梳个刚刚兴起的三环髻可好?”    “好,你看着办。”    苏盼琴透过铜镜看着青柳的素手在自己的发间来回穿梭,心理想着,这青柳的梳头手艺真是极好,比含芳殿的宫女给自己绾的好太多了!    青柳所说三环髻,是双环髻的改良版,就是将发丝全部收拢于头顶,用黑带缚住,然后分成三股,盘卷成三个相互套起的环状,用木质发簪固定,然后髻上斜插两只榴花缀玛瑙青玉簪,髻周饰珠饰和银制细钿。    昨天高玉公公来的时候,除了传话,也是给替皇后赏些物件、首饰给新晋宫妃,而她头上这两支榴花缀玛瑙青玉簪就是那时的赏赐。    苏盼琴那净瓷般的鹅蛋脸型,与这三环髻很是搭配,虽秀美端庄却不显呆板。    青杨此时也拿出三套宫装,一套是宫缎素锦裙,一套是暗花细丝蜀锦裙,以及终选时穿的那套银纹镜花绫裙。苏盼琴的手在三套衣裙上依次拂过,神色一沉做出了决定。    苏盼琴带着青杨一路速行,因为时辰尚早,立政殿的东边的那个小的花园里只有三三两两的低分位的新晋宫妃等在那里,悄悄说着话。    看见姜婉清独自站在角落里,苏盼琴走过去,就看见那双红肿的双眼,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又一下子咽了回去。    苏盼琴轻轻拍了拍姜婉清那握在一起的双手,轻声道:“现在还有些时间,要不再去找些冷水把帕子浸湿敷敷眼睛。”    那红肿的双眼实在是太扎眼了,王皇后若是看见许是要问的,而且若是让脾气火爆的江充媛看见,兴许怒上心头,回去再修理她一顿也说不定。    “苏小姐,不,苏御女,不用麻烦了。兰芝,你把这帕子拿去沾些冷水去。”姜婉清转头对身后的宫女说道。    “小主,现在这个时辰,这个地界儿,奴婢去哪里找水给您浸帕子啊。”兰芝的心里其实对自己的主子有些看不上的,既然江充媛罚你,你就努力爬到她头上再罚她啊,哭哭啼啼一整夜有什么用。自己一路走来,感觉宫人们的目光中都有几分异样。    “那,就算了,兰芝你不用去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到时间了吗?这附近有水井吗?”苏盼琴虽然知道十二个时辰大概是哪个时间段,但具体的几时几刻还是有些搞不懂的,转头问了问青杨。    “大概还有不到三刻钟。”青杨想了想,道:“旁边的万春殿到是有口井,走去用不了一刻钟。”    “苏御女,不用,真的不用麻烦了。”姜婉清不安的说道。    “反正时间还很充裕,在这等着干等着也有点无趣。”    其实从华州府一路过来,姜婉清虽有些自卑,但胆子绝对没有这么小。自她从亲眼看见初选那名秀女被毒杀,再到江充媛因为说错了话被罚跪在殿外的甬道间,感受着宫人对她的异样目光,这一切让她变得如惊弓之鸟般,不敢再多行一步路,多说一句话。这样的姜婉清让苏盼琴有些同情,毕竟也只是一名刚刚年满十五岁的小姑娘。    “那,我还是同你一起去。咱们……”    “小主,您现在还是再这里等着御女小主回来。”兰芝看了看姜婉清的红肿双眼,不快道。    爱打断他人说话的人,苏盼琴本就不喜。更何况在这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不知道这叫兰芝的宫女那里生出这样大的胆子,居然说教自己的主子。    苏盼琴没有再理会这叫兰芝的宫女,伸手拍了拍姜婉清的手臂,就带着青杨转身离开了。    “青杨,这姜采女身边的宫女兰芝,你可认识?”    “小主,奴婢认识。兰芝是和奴婢同期入宫的宫女,她的大姨母是尚服局的余司衣,二姨母是尚寝局余司设。”    噢,原来是个有背景的“关系户”啊!    苏盼琴想到这里,不禁有些疑惑,既然如此又如何会调来给一名刚刚入宫的八品采女做贴身宫女呢?    “小主,前面就是万春殿了。”    紫宸殿北有一条东西向的横街,街东端有日华门,街西端有月华门,横街北即后妃居住的寝宫,大臣等不能进入。而这万春殿位于皇后的立政殿与皇帝内朝紫宸殿之间。    虽然万春殿的位置十分关键,但是这个时候确是没有什么人,只有一名小太监正拿着一把扫帚打扫着殿前的庭院。看见苏盼琴二人走归来,小太监连忙放下工具小跑过来。    “奴才禄升,给小主请安。”    青柳上半步道:“禄公公,我是常宁殿的青杨,小主命我从这万春殿后的水井打点水浸一下帕子,不知可不可以?”    “小主,您就在这儿歇会儿,奴才马上去给您取水来。”说完禄升稍行一礼,然后一路小跑而去。    看着禄升的背影,苏盼琴抿唇一笑。这小太监也是有趣,不知一会儿端水回来之时,能否还跑得这般步履矫健?主仆在这殿前的空地上来回踱了一会儿,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想起。    这禄升手脚到是麻利,这么快就弄好了?这样想着,苏盼琴轻轻转身向后方看去。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