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宫戏 > 第28章 五毒

第28章 五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婉清指了指桌上两种包好的两种粽子问道:“端午那日,苏姐姐可就是要交这样的?”    苏盼琴拿起自己刚刚包好的胖粽,自嘲的笑道:“这竹叶粽我可学了半日也没学会,你是若是想学这个可以让青柳来教你,而我嘛,也就那个大个儿的到还可以试一试。”    “青柳,你可还会包别的花样的粽子吗?我好像还记得,有那种长条形,像个小枕头一样的那种,你会包吗?”    青柳本来就不是很待见姜婉清,过来学也就罢了还这般挑三拣四。这样想着,青柳的面上虽然十分恭敬,但声音中却透着几分敷衍:“奴婢只会包竹叶粽这一种,最多不过是多换几种馅料罢了。姜小主若是还想学别的,奴婢可就教不了。”    “那还有什么馅料可以换啊?”    青柳在心中狂翻了几个白眼,你想吃什么馅的就加什么不就得了。“不知道小主是爱吃甜的还是咸的?”    “这粽子还有咸的?”姜婉清一脸惊奇地问道。    因为华州府地处北方,吃的粽子大多都是偏甜的口味。    “因为宫里的主子都是来自不同地方的,这口味偏好也不尽相同,尚食局一般都会准备许多不同的口味的粽子来让各宫主子选择。这甜的主要就是红枣、红豆、花生和果脯之类,而咸粽子主要就是各种口味的肉粽,主要是鸡肉、烧肉和蛋黄之类。”    “居然有这么多啊,那不知道苏姐姐你是打算包哪种?”    “这个我还没想好,总要先学会怎么包再说!”    “苏姐姐说的是,兰芝你也过来跟着青柳好好学一学。”    这姜婉清的手也是极巧的,只不过看青柳包了一次,就学会了。随后,她又让青杨教她箬叶粽的包法,一个下午苏盼琴没没包几个,倒是姜婉清手边的粽子已经摞起来一小盆了。    “你看,我光顾着自己练习,把材料都用完了,耽误苏姐姐学包了呢!”    “这到无所谓,晚些时候我再包就是了。这些你都拿回去,若是还放在这儿,看你包的这般精致,我都没有信心继续学下去了。”    ……    端午节,天气热,五毒醒,不安宁。    所谓“手执艾旗招百福,门悬蒲剑斩千邪”,菖蒲叶片呈剑型代表着可斩千邪宝剑,而艾草作为可以治病的良药,则预示身体健康。端午这天一大早,青杨、青柳两个就在常宁殿侧殿的正门两旁放了装着菖蒲和艾草的大瓷瓶,门上悬挂这画着仙女执剑除毒吊屏。    苏盼琴看她们总算忙活完了,便问道:“这粽子可是备好了?”    “小主您放心就好,咱常宁殿这离太液池那么近,来喜一会儿准能趁热在龙舟赛结束前给您送过去。”青柳将手中多余的艾草放在一边回答道。    青杨则没有说话,擦了擦手转身去了去内室,然后拿着个明黄缎地的荷包走了出来,提醒道:“小主,这给陛下的五毒袋可不要忘记拿了。”    今日常宁殿的几个人腰间都早就已经挂好了小小的绛色五毒香囊,苏盼琴看着自己腰间那只,抬手轻拍自己的额头,道:“幸亏青杨你提醒我,要不然昨个儿忙活了这么久,光顾着给自己带这了,最后把这最是用尽心思给陛下做的忘在了宫里,这岂不是罪过!”    因为当日宁念卿在立政殿的诸多提议,苏盼琴这几日除了去给王皇后请安外,都窝在殿内忙着学包粽子,还要抓紧时间缝制给顾钧的五毒袋。    虽然不一定作为最精致的五毒袋而被皇帝选中亲自佩戴,但毕竟是要参赛来给皇帝过目的。    苏盼琴特地让青杨去尚功局的司彩司领了半尺明黄色的古香葫芦纹锦缎,缝成拳头大小的香囊,内里装上霍香、丁香、木香、白芷、菖蒲、苍术等草药,外用五彩丝线间插着金、银丝线绣上蝎子、蜈蚣、蜘蛛、蟾蜍和壁虎这五种毒物,通过以毒攻毒、以恶镇恶,达到免灾驱邪的愿望。    清晖阁。    今日的清晖阁同之前苏盼琴带着青杨、青柳来逛太液池时看到的不同,重重叠叠的朱檐之下、画栋之间已经被宫人挂好应景的艾枝和一个个圆润可爱的小葫芦。    远处的太液池已经旌旗摇曳、锣鼓喧天了。除了八艘参赛的龙舟还在西岸停着,这池水的正中位置的水阁中现在正表演天师除毒、采药伏魔等应时应景的剧目。    帝后的金座摆在清晖阁的正中,视野广阔可以将太液池的全貌尽收眼底。乾封帝身边留着给在京几位王爷的座位,而皇后身边则是太后、太妃和两位长公主,其他妃嫔在皇后身后按照品级高低分成几排依次排好。    苏盼琴跟随引路的宫女来到一个靠近边缘的位置,转头对最近一直和自己是邻座的慧才人说道:“晁姐姐今日来的也是这般早啊!”    “我那望仙殿离这儿本就远了些,特意早点动身的。”    “那我倒是借着自己住了近,偷懒来晚了些。”    苏盼琴原本以为这位饱读诗书、才名在外的慧才人晁新曼,定是个性清高不好相处的。但是在每次去皇后那里请安,两人的座位都是挨着,在苏盼琴每次都候着脸皮主动点头向她打了几次招呼后,两人现在也是经常聊两句的。    “晁姐姐你这五毒袋到是别致。”苏盼琴指着晁新曼腰间那枚宝蓝色香囊说道。    晁新曼腰间的五毒袋是由宝蓝的水波绫缝制的,除了绣着五毒图案外,侧面还用黑色的丝线绣了句诗文:屈子沉江去不还,水流暗似泪长襟。    “不过,你这诗文的下句在何处?”    晁新曼轻轻转身从身后大宫女手上的托盘中拿起另一个宝蓝色香囊,道:“喏,下句绣在这个上面了,你自己看。”    只见盘中的这个五毒袋比晁新曼挂在腰间的那个要大上几分,还绣上了银色的云纹,侧面绣着:离骚有恨归何处?空向潇湘岭树间。    这文人的心思还真是有些细腻,如此热闹的端午家宴,晁新曼居然还能心心念念的怀念着屈子,也是有风骨之人。    但苏盼琴不想在此时大谈志洁行廉的屈原,只能转而调侃道:“姐姐明明将自己的香囊和给陛下的选用一样的布料,却偏偏将一首诗分绣在两处,只有将两只放在一起才能将诗读全,姐姐你这心思也是巧妙。”    晁新曼被苏盼琴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便也指着青柳手上的明黄香囊回问道:“苏妹妹难道那到没有用心来做这个?怕是比我还要奇巧几分!”    一旁的殷才人也打趣道:“可快别说了,看了二位姐姐,我那个小麻袋似得五毒袋都不好意思拿出手了,要不一会儿我直接弃权得了,反正上选不上的。”    几人在这不显眼的角落又小声说笑了两句,便听到宫人报那些重量级的人物到场了,赶忙整了整衣服起身行礼。    自那日乾封帝离开常宁殿后,盼琴就再没见过他。今日顾钧身穿明黄绣九龙饰十二章纹朝袍,红青棉纱绣二色金龙褂,腰间系着白玉蟒带,整个人显得愈发的丰神俊朗、器宇轩昂。    入座后,帝后都没说话,就见冯太后面带微笑的将目光将她两侧的众人一一扫过,忽然停在位置还算显眼的江若男的身上,一脸惊异地问道:“这江充媛这是有几个月了,为什么都没人来景福宫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哀家?”    听冯太后这么一问,众人的原本聚在顾钧身上的视线都齐齐刷刷的被吸引到江若男的身上。    江充媛因为之前的禁足,已经一个月没在众人面前出现过了,今日她穿着一条海棠色的如意云纹锦锻襦裙,原本坐着到不觉的有什么,可这一站起来,垂坠感极强的料子就将她那微微鼓起的肚子显现出来。    江充媛这是怀孕了!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