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宫戏 > 第31章 前缘

第31章 前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景福宫,永安殿。    “儿臣叩见母妃。”    李贤太妃梳着扇形高髻,髻前插着一把芙蓉雕花镶红宝金梳,此时正眯着眼睛斜斜靠在玄色金边的银丝软塌上让小宫女们揉着肩、垂着腿。    燕王顾铉见李贤太妃没有反应,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便又朗声说道:“儿臣叩见母妃。”    “如意,你再往右边移点,再用大力一点。”忽然李贤太妃一脚蹬开那捶腿的宫女,声音中透着阴厉大声喝道:“让你用点力了,你没听到吗?是耳朵聋了不成。”    如意赶紧跪下磕头,“是奴婢的错,太妃娘娘息怒,太妃娘娘息怒。”如意将头磕的砰砰作响,没一会那原本白皙的额头就红肿起来。    “如意你先下去,你们都下去,本王有话要同母妃讲。”顾铉朝原本在捶腿捏肩的宫女挥了挥手,低头看了看如意那可怜的样子,不忍道。    李贤太妃没有出声阻止他的,继续靠在榻上,眯起眼睛来,仿佛看不见顾铉一般。    “儿臣知道母妃生儿臣的气,但是当真是……哎。”顾铉长叹一声,终究还是没有把心理的话说出来,安静地站在一旁。    这边顾铉一不说了,李贤太妃便睁开了眼睛,“铉儿,你这些日子心里难过,在心里有怨气,才不进宫来母妃这儿,母妃也知道。”    “儿臣不敢。”    “但是,你若还是本宫的儿子,就把你腰间带着的那个五毒香囊给本宫摘了!”李贤太妃忽然眼如利刃狠狠地瞪向他,高呼道。    “这是皇兄赐给儿臣的,儿臣觉得带着也无碍。”此时的顾铉完全没有端午宴会上那般阳光开朗,眼睛微微低垂着,让人看不见他眼中究竟是何神色。    “你不要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就是专门去挑那梁寄秋绣的香囊的。”李贤太妃狠狠地瞪向他腰间那枚竹青色的五毒袋,这三年来积攒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本宫就是不明白,这梁寄秋如今都进宫成为你皇兄的昭仪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顾铉的深吸了两口气,声音似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儿臣也不明白,原来母妃很早以前明明答应求父皇给儿臣和寄秋赐婚,在儿臣打算去安国公府求亲的时候也是您告诉儿臣说您会帮儿臣准备好的,一直拖到三年孝期结束,她寄秋去选秀你都还是告诉儿臣,说那是安国公为了女儿出嫁的名头更好听写,你一定会在殿上让皇兄给儿臣赐婚的,儿臣这些年一直都是听您信您。”    顾铉的声音忽然拔高,像受伤的小兽般呼喊道:“但是,您倒是告诉儿臣,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    因为姨母是郑贵妃的原因,梁寄秋从小就经常入宫来玩,因此一直与年龄相近的八皇子顾铉玩的很好。    顾铉至今还记得六岁的他同梁寄秋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是在显庆三年的承明殿。    承明殿位于大兴宫东侧,正所谓“右通广内,左达承明。既集坟典,亦聚群英。”是皇子宗亲学龄儿童学习的地方。那日宫学无课,除守殿的宫人并无他人。自己因为前日将课业落在那里,便独自回身去取。    他一进殿,便看见一个穿着鹅黄色短衣配霞粉色襦裙,头戴两朵海棠的小姑娘站在平日夫子讲课的地方,正一本正经地拿着书卷“授课”,声音十分软糯真是好听极了。许是她讲的太过投入,看见他进来时已经讲了半天了。那小姑娘小脸一红,朝自己行完礼就慌慌张张地往外跑,跑到门口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下。他想伸手去扶,未曾想却被她的冲劲儿也带倒了。他抬眼睛去看她,见她也望着自己,心中只觉得她的眼睛又大又圆,又黑又亮,就像自己吃过的黑葡萄一般。    后来,郑贵妃去世,梁寄秋进宫的次数虽然少了,但作为安国公嫡女的她也是经常可以随国公夫人进宫参宴的。十多年来,青梅竹马的二人自然产生了男女之情,但是如今那过往的欢乐现在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    “好,本宫告诉你,就是因为当年安国公那个老匹夫是坚定的中立派坚持长幼有序,也是因为你不主动去替本宫挣个太后的位置来!所以梁寄秋这辈子都休想成为本宫的儿媳。”    当年乾封帝顾钧虽为贵妃之子,但由于郑贵妃走的早,他因为不得宠十六岁就被先帝派去了西北戍边。虽避过了惨烈的六王之乱,但因路途遥远其实是失了夺位先机,而当时生母尚在且留在京城的八皇子顾铉放着大好机会不把握,最终错失皇位。    “可是,母妃,您是知道儿臣的,儿臣从没肖想过那个位置。儿臣从小最仰慕的就是像七皇兄一样做个大将军在戍守边疆、争战沙场、保我大兴啊!您逼着儿臣去夺位,不过是为了您自己罢了。”    “你这个孽畜!”    李贤太妃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双目之中充满着伤痛与狠利,她抬起保养得宜带着金护甲的手指颤抖着指向顾铉,道:“本宫十多年来在宫中殚精竭虑将你养大,太子在时,本宫确实想着你以后做名潇洒闲王也好。但三年前,明明当时挡在你前面的六个人都不在了,那顾钧还远在千里之外,你为什么不!为什么不!全都是梁寄秋。”    她又忽然冷笑道:“你不是答应娶她之后,就不会再有侧妃、侍妾吗?她不就是想要独宠吗,本宫就要看看她在这宫之究竟如何能得到独宠!”    ……    若是无事,这宫中的日子每天便过的很快,不过就是早早起床去王皇后的立政殿请安,然后再回来窝着便可以了。    自那端午家宴以后,虽然乾封帝进后宫的次数依然是不多,但新进宫的妃嫔们有不少都伺候过乾封帝了,其中宁婕妤、华美人、严美人、慧才人这几位新人中公认的佼佼者也都在顾钧那里排上了号,再加上他在王皇后和冯淑妃那里也都轮番歇了几次,所以这后宫的氛围到是一片花团锦簇,显得愈发的安定和谐起来。    不过自大暑过后,先是连着下了几场暴雨,然后便是一连天儿的艳阳高照。立秋以来,那秋老虎便更是厉害了,即便宫中想像是常宁殿这样地处偏远且靠近水源的地方,也是一丝风也没有,光是坐在屋子里一动不动也是燥热难耐的。    此时,青柳站在苏盼琴的背后,一遍轻轻摇着团扇,一边开口说道:“小主,奴婢瞧着,那紫荆不像是个老实的。小主明明让她在外殿待着这还三天两头的想往内室跑,你说她安得什么心!”    苏盼琴的分位由七品御女升到五品才人其实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按理说是要再增加几名宫女太监的,但五日前尚宫局才派人送了几位新人来,解释说之前这批宫人还没训练好不敢送来伺候主子,这一训好便马上给小主送来了。    这次送来的仍然是两女一男,两名小宫女叫紫藤、紫荆,小太监的名字不好记苏盼琴便把他与来喜凑成一对,管他叫做来乐。    这来乐与机灵的来喜不同,他圆圆的脸上一直带着微憨的笑容,胖胖的体型和精瘦精瘦的来喜站在一起反而有了一种微妙的和谐。    苏盼琴回头看青柳在那嘟着嘴告着“黑状”,便笑道:“所以才让你替我盯着她们几个啊!”    “奴婢瞧着,这紫藤倒是个勤劳能干的,人也老实,也不穿的花花俏俏的。奴婢让她去干什么,她都能干的很好。可不像那紫荆,每次对奴婢一口一个甜甜的‘青柳姐姐’叫着,奴婢真让她去干点什么却什么也干不好。也不知道尚宫局的姑姑们都是怎么训练小宫女的,就紫荆这样的居然还是训练好的。”    这青杨、青柳、来喜三个是苏盼琴一入宫就跟在身边的,几个月下来四人情分自然是攒了下来。再加上苏盼琴一项脾气都是很好,她们说活也少了几分顾忌。    此时,来喜满头是汗却一脸喜意的跑了进来,朗声说道:“小主您们别聊了,快些准备着!刚刚安公公派人来传话,说是今夜是咱这常宁殿掌灯!”    常宁殿掌灯!这么热的天!    青柳脸上的笑容绷也绷不住,声音欢快的像只小黄莺一般笑着说道:“奴婢这就去给小主备水。”    苏盼琴抬手一把抓住正打算小跑离开的青柳,想来喜问道:“安公公可说陛下几时来呢,是否从常宁殿用膳啊?”    “回小主的话,安公公说陛下许是戌时末才能来,就不在咱这儿用膳了。”    戌时末,那就是晚上九点,苏盼琴在心中换算了一下。那现在不过才是下午四点左右的样子,若是现在沐浴一会儿还要用膳,那是必定还要出汗的,可不就浪费了。    “来喜,你今日早些去尚食局取饭!”这早点吃完,好早点准备起来。    不过,这乾封帝可有快三个月没来常宁殿了,这次又是为什么让她想起自己了呢?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