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宫戏 > 第33章 一波

第33章 一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延英殿现在有着江若男和姜婉清俩个孕妇,所以王皇后特别派了几个有经验的嬷嬷来照顾她们。    江昭媛的龙胎已经有五个多月了,许是因为是将门虎女,从小舞刀弄剑、骑马扬鞭这身体锻炼的当真是好,据说是一点孕期反应都没有,每次在王皇后那儿或是延英殿前见到江若男的时候,她那明艳高傲的脸上总是透着健康莹润的光泽,快言快语、眉飞色舞地在立政殿里挡着众人的唇枪舌剑。    至于姜婉清,因为乾封帝和王皇后都好像是失忆了一般,迟迟都没给她涨分位,她就不用每天去请安所以苏盼琴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到她了。听青柳说从端午诊出有孕开始她便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憔悴的不得了,整日在延英殿侧殿服用着汤药才将胎坐稳了。    未曾想,她这深居简出不过蛰居了两个月,一出场居然就想到来自己这儿堵人了。    苏盼琴想不明白,这一起入宫的这么多人,为何这姜御女偏偏扒着自己不放了?她自己现在已经怀有三个月龙胎,虽然生男生女还是个未知数,但按照宫里还没有一个皇子或公主的这种孩子奇缺状况,只要她平安诞下皇帝的这条血脉,四妃之位还不好说,九嫔的位置定是跑不了的。    “姜御女的事情暂时不用理会了,左右她昨天计划是落空了,看她后面还有什么招数,我们在见招拆招。”    这姜婉清虽然时不时的跳到自己面前抢抢镜、套套话、低调地炫耀一下,惹得自己有些不耐烦外,真正做地也不过就是送给自己一堆有异香的绢花,这异香到底有没有问题现在还不能确定。如此说来,其实两个人也真没必要现在就硬对上,若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一点差错,还要赖在自己身上,那可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但这吃里爬外的奴才可是真的要不得了!    往菱花窗外瞟了一眼,就看见紫荆正在指挥一起来的紫藤打扫着院子,苏盼琴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不带任何语气地说道:“青柳,一会儿你假装同青杨两个和我一同去立政殿给皇后娘娘请安,走的时候,内室的门故意留着不要锁了。她不是光想着进这内室来嘛,我倒要看看她要干点什么!”    青柳看苏盼琴一贯温和的眼眸中一闪而过的寒光,非但没有胆颤,反而有种执行特殊行动的兴奋。    “小主,奴婢明白!一会儿奴婢跟着您一起出去,然后再偷偷溜回来。要不把来喜、来乐两个也支走,就留紫荆、紫藤两个。”    “不,不用,若是人太少了,反而显得不自然。”不过,就青柳一个人可能确实不行,若是真有什么也没有个照应的,苏盼琴凝眸片刻:“你一会儿悄悄同来喜说,让他也警醒些,若是听见你唤他,就立刻过去。”    自从梁昭容的事情发生后,梁寄秋就没再约过自己去长乐殿了。今日,按照例会的退场顺序,苏盼琴是应该走在比较后面的,她同慧才人、薛才人、殷才人、邢宝林几个一起从立政殿出来的时候,就见到梁寄秋静静地在一棵花树下站着,正秋瞳含水盈盈地望向自己,晶莹剔透的琉璃步摇垂在她的髻边,折射出炫目耀眼的光来。    殷才人勾唇一笑,娇声道:“苏姐姐你果然好大的面子,这昭仪娘娘都在等你呢!看来今日,你定是不能同我们一起走了。”    殷才人的娇俏的声音里带着微微地酸意,大家都是一批进宫来的嫔妃,明明自己进宫时就已经是才人了,这苏盼琴不过是低自己两等的御女。现如今,这常宁殿都已经掌灯两次了,这在新晋嫔妃中还是头一份呢,而自己却连话都不曾同皇帝讲过一句。再加上这梁昭仪对苏盼琴的看中是显而易见的,在宫中能有个高分位的妃嫔关照着,这路定是能好走几分。    苏盼琴不动声色地朝几人笑笑,告了几句罪,便带着青杨走到梁寄秋身边。    她还没开口,就听梁寄秋柔声开口道:“盼琴妹妹,上次的事情,是姐姐连累到你了,这里给你陪个不是了。”    苏盼琴知道她说的哪件事,连声道:“没事没事,这也不是姐姐的错,你我都没事便好。”    梁寄秋的嘴边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苦笑,低声道:“也是没有想到,哎,罢了。”    苏盼琴仔细看着梁寄秋,发现这些日子梁寄秋真的消瘦了许多,那精致小巧的下巴显得愈发的尖了。一身原本合身的曳地烟笼莲花千水裙如今穿在身上也显得空荡荡的,微风拂过,罗袖翩翩,梁寄秋仿佛要飞天的仙子,带着种悲情的味道。    苏盼琴本想先打破宁静,便见梁寄秋忽然敛目,淡抿唇瓣,轻声道:“听说那太液池的莲花开了,盼琴妹妹左右也是要回常宁殿的,不如陪我一道去那里看看可好?”    “荣幸之至。”    太液池的东南角的水域里遍植荷花,此时正值七月初,那池中的荷花或粉或白具是楚楚动人、婉约婀娜。微风吹过,碧色的荷叶有水珠轻轻舞动,险些都要抢了那一池荷花的风头。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梁寄秋轻轻吟道,她那如画的眉目中似乎带着一种似甜非甜,似涩非涩的神色,“盼琴,您可曾听过那江南的采莲曲?”    “盼琴未曾去过江南,因而未曾听人唱过。”苏盼琴看梁寄秋似乎陷入了回忆,便把青杨悄悄支远了点。    听到苏盼琴这样回答,她似乎也并不意外,这大兴虽然民风还算开放,但并不是每位女子都有机会出去走走的。梁寄秋美眸轻扬,远远地望向那接天的莲叶,似呓语似低吟:“在我十二岁那年,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或是再晚几天,我随二哥一起去嫁到江南谢家的姑母家小住。”    “西湖的荷花比这太液池开的还要密、还要美,真真是应了那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我与二兄没有坐画舫没带仆人,而是只雇了叶小小的扁舟和一名莲女,想切身感受下这采莲的乐趣。玩了没一会儿,我二兄便觉得无趣,躺在船尾小憩起来。我与他不同,我从来没有自己采过莲蓬,当时真的觉得有趣极了。我还记得那划船的小姑娘叫菱角,比我当时还小几岁……”    “菱角,你再往哪边划些,我看那几只莲蓬长得好呢?”    “小姐,这可不能忘了里划了,那里面的水可深着呢!”菱角应声道。    “你就往里划一点,一点就行,那样我一伸手就能够到。”    菱角实在被梁寄秋磨得没有办法,便只能将小船再靠近点。梁寄秋尽力地伸着手臂,纤细的手指在莲叶的映衬下显得愈发白皙起来。    马上,马上就够到了,梁寄秋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着气。    “小姐,您不能再摘了,太危险了。”菱角小声地叫着。此时梁寄秋已经大半个身子探出小舟,在她折断莲茎的瞬间,脚底一滑一下向水面栽去。    菱角扔了木桨就要过来,可是到底有些慢了。梁寄秋紧紧闭起眼睛,认命的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掉到水里,忽然觉得腰上一轻,平稳的落在另一只小船上。    梁寄秋惊愕地回头,就对上顾铉那双满是紧张的黑曜石般明亮的的眼睛。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脸好红,也不知道是采莲热的还是夕阳照的,只觉得此时他的出现就像神话般不可思议。    “我后来问他,你是如何来江南的,他说是陪太子来办件差事。”许是想到过去的美好,梁寄秋的脸上露出绝美的微笑,“我说他是跟着我们去的,他还不承认呢!盼琴,你说办什么差事能办到那西湖的莲池上去?”    苏盼琴看着这样的梁寄秋心里有些难过,也许她是真的不应该进宫的,但是既然已经成了顾钧后宫的昭仪娘娘,就将这些前尘彻底地封存在记忆里!    “寄秋姐,这些话,您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会给自己惹麻烦的!”    苏盼琴对梁寄秋的称呼也由梁姐姐变成了更为亲切的寄秋姐,毕竟梁寄秋将这不能外传的话告诉了她。    梁寄秋的墨瞳里闪过丝丝缕缕的仇怨,冷笑道:“麻烦,我怕什么麻烦,我现在恨不得就跳到池里了结了自己!”    苏盼琴一把抓住梁寄秋的手臂,急声道:“寄秋姐,你不要说这些傻话,你的父母、兄长该是多么伤心难过!包括,包括陛下都是万分疼惜你的啊!”    “表哥?我不过是把他当做亲哥哥,他也对我像妹妹一般,说出来也不拍盼琴妹妹你笑话,那次长乐殿掌灯的时候,表哥不过是安慰了我几句便去侧殿歇下了。”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