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宫戏 > 第58章 石出

第58章 石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想到多年前自己那未出世的孩儿,章婕妤愤怒、怨恨的眼睛都红了,抬脚就往此时怀有身孕苏盼琴的腹部踢来。    “我的孩子没有了,凭什么你们这些贱人却能保住!”    纵使苏盼琴已经尽量缩成一团将肚子护住,却也仍然感觉右臂一疼,就见章婕妤那双绣花软缎鞋狠狠地踢在自己身上。    疼痛传来的瞬间,便忽然听见“啪”的一声,苏盼琴缩头避开瓷杯的碎片。原来,远远坐在金座之上的顾钧,将一个瓷杯准确掷在那章婕妤右腿的膝盖上。    趁着章婕妤愣神的间隙,苏盼琴赶紧用手一撑地站起身来,远远避开这个狂性大发的女人。    章婕妤右腿一软重新跪在了地上,许是顾钧掷出的的瓷杯是打在穴位之上的,那章婕妤脸一下就白了。    “章婕妤,你在哪里发什么疯!”王皇后也没有想到章婕妤居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袭击怀孕嫔妃,“来人,快把这疯妇给本宫压住!”    “当年章婕妤腹中的胎儿究竟是不是梁采女你设计流掉的?”顾钧眯了眯眼,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狠意。    梁惜春听罢,那未施粉脂的脸上没有闪现丝毫的惧意,状若平静地点头道:“那确实是嫔妾设计的。”    “那之前送去给梁寄秋的吃食,是你们二人分别动的手脚?”    “是。”梁惜春回答道。    顾钧看着被两名强壮嬷嬷压住,梗着脖子却没有说话的章婕妤,“章婕妤?”    “是。”章婕妤的嘴抿得紧紧的,那回答的话语,仿佛还带着磨牙的声音。    “既然章婕妤你认了,本宫还要再问一下,那从宫女石斛、白蔕屋里搜出来的信可是你编造?”王皇后冷声问道。    王皇后这次问的十分仔细,之前的案子她确实办的不好,居然一直没有察觉到梁惜春与章婕妤多年来的暗涌,这绝对是她当王妃和当皇后的失职。    章婕妤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现在才懒得答王皇后的话,简单的应了一句,“是。”    苏盼琴在旁边瞧着,才发现,这二人的心机之深沉。    首先是章婕妤,这两件案子都闹的这么大,件件都是她在背后推波助澜。而她现在身上的罪名,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害死两个宫女罢了。如果非要再说说的严重些,那也最多只能再加上对梁寄秋的毁容未遂而已。    这章婕妤在在宫中隐忍多年,一直没有再抓住“老好人”梁惜春的把柄,但老话说的好“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这梁惜春就算行事再小心谨慎,也总会有松懈的时候,更耐不住背后有一双眼睛时时刻刻盯着你。    终于还是让章婕妤等到了这个机会,等到梁惜春忍不住对嫡妹梁昭仪的嫉妒,再次出手。章婕妤观察、分析对手多年,自然也知道以梁惜春的个性这次肯定是会寻个日积月累的法子对付自己的嫡妹。可是,那日积月累的法子怎么能轻易被人觉察出来,等查出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还是直接下毁容药来的简单易查些!    所以章婕妤找到自己在长乐殿里的内奸白蔕,直接在梁惜春日日都要送的水晶枇杷膏里下了最烈性的毁容药,又将梁惜春昭德殿里的石斛勒死,伪装成畏罪自杀的模样,留下一封信直接说是梁惜春指使她给嫡妹梁寄秋下毒的。    其实,章婕妤也知道,自己这一套手段,兴许早有漏洞会被梁惜春看穿,知道是自己动的手脚。    可是,看穿了又怎样,知道她章锦琴是栽赃她又怎么样,承认这陷害嫡妹的罪名可比抖出那谋害皇嗣的罪过轻多了!就算这次无法替她那未出生的可怜孩儿报仇,也能将梁惜春打落到尘埃里!章婕妤虽然平时对所有人都表现的有些尖酸刻薄,但却从没在明面上针对梁惜春,但是估计心里早都愤恨的发狂了。毕竟,若是她的孩子平安生下来,她现在绝对会被封为四妃的,怎么还用得着对这二品的昭容行礼问安呢!    后来,梁惜春果然按照章婕妤的预想认了罪,被降为最末等的采女,幽居冷宫般的静心苑,无召不得出。只是,怪就怪,那白蔕的脸久治不愈,最后投井才又闹出后面的事儿。    置于为何章婕妤又为何要牵扯到自己,苏盼琴却还没有想得很明白,难道是因为当日除了梁寄秋、白蔕外在长乐殿还吃过一块枇杷膏的就只有她一个了?还是因为她腹中的龙胎碍到章婕妤的眼了?还是单纯是名字里都有一个“琴”字,皇上叫自己亲切些她心里会不舒服?    反正章婕妤就是担心白蔕会将之前暗地让她下药的事情供出来,才拉瞧着不顺眼又怀有龙胎的自己来当垫背的。    若不是青杨发现那药瓶,自己早做准备将它们处理了,这“三堂会审”时,苏盼琴还真不好解释这些“罪证”是哪里来的,毕竟当日自己长乐殿在长乐殿不敢多吃那枇杷膏的举动深深想来也是人人怀疑的,尤其是第二天,毁容案就立刻爆发了。    ……    再说梁惜春,她在从小到大就嫉妒的嫡妹梁寄秋入宫后,就利用梁寄秋对亲情的依恋、对姐姐的信赖,一举绝了梁寄秋怀孕生子的机会,这宫里无论是在有背景、再得皇帝宠爱的嫔妃,若是没有孩子,晚年都逃不过“凄凉”二字。她绝对不允许梁寄秋从小到大样样都比她好,她没有孩子,梁寄秋就更不能有!    后来,梁惜春在知道已经陷入章婕妤的陷阱后,将计就计,退居冷宫防止章婕妤将过去的事抖出来。虽然当年梁惜春在王府做的事情扫的干净,但这次在宫里对付梁寄秋难保不会被人抓到把柄。    这次,梁惜春在静心苑听送饭来的宫女说,宫里的水井里发现了一个烂脸的女尸,她就知道机会来了!这次,章婕妤一定会闹个鱼死网破的!与其等章婕妤拿出证据置自己于死地,不如她以退为进,自己先认了罪,主动请求去寺庙祈福,还能保住性命。现在宫里怀着孩子的嫔妃那么多,乾封帝也许对当年的事情不会那般在乎了,毕竟也不见得陛下有多宠爱章婕妤的!    这二人心中都有各自的算计,这罪认的倒也干脆。    “够了!”    顾钧忽然冷声喝道,如墨的黑眸中透着浓浓的厌恶,看着跪在场中的梁惜春、章锦琴二人,开口道:“婕妤章氏,败德丧行、杀戮无辜,狂而无据、知过不改今废其婕妤之位,贬为采女,然怜其伴驾多年幽居思过苑,无召不出。”    “采女梁氏,暴虐无亲、廉耻丧尽,凉德薄礼、华言无实,贬为庶人。本应赐死,今念其诚心悔过,迁西明寺劳作,以全其心。”    “是。”梁惜春叩首。    但章锦琴是绝对接受不了顾钧这个决定的,“不,不,陛下,这梁惜春是杀害嫔妾孩儿,不,陛下孩儿的凶手啊!她还给梁昭仪下了绝子药!您怎么能听信她的巧舌如簧,就准了她剃发出家的请求呢!这种人一定要赐死啊,陛下,您不能包庇她,若是这宫中之人都如她一般,您就是助纣为虐啊!”    章锦琴的情绪很不稳定,认为顾钧的判罚有失公平。    “带下去。”    顾钧皱着眉头,看了章锦琴一眼,冷声吩咐道。    苏盼琴看着章婕妤,不,是章采女被那两个嬷嬷从地上半拉办拽的压着往外走,梁惜春也垂眉敛目的跟在她身后往外走。在快要走出殿外的时候,章采女趁着两个嬷嬷没在意,一下从她们二人的钳制中挣脱出来。    殿内众人都被她们她们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虽然动作很快,但是在她们眼里就像被放慢的动作一般。只见,章锦琴挣脱束缚后。转身,扬手就将发间的金簪扎到梁惜春纤细的脖颈里。    她狠狠地扎了三四下,或者更多的次数。可能是刺到动脉的原因,那血一下子呲的老高,似乎还喷到作为围观群众坐在最靠近殿门口的姜婉清脸上。    “啊啊啊啊啊!”姜婉清尖叫出声。    一时间,立政殿内如菜市口般吵杂,姜婉清以及许多嫔妃的尖叫声,嬷嬷们的呼救声,王皇后的暴喝声,以及章锦琴不可抑制的狂笑声。    “孩儿,母妃终于给你报仇了!既然你父皇不管你,母妃亲手将我们的仇人杀死了,哈哈哈啊哈哈哈!”    苏盼琴看着那章锦琴因为今日的几番“打斗”衣饰发髻凌乱无比,白净的脸上站满了梁惜春的血,虽然又被人压制住但是脸上却带着如释重负的笑。    苏盼琴想着,幸好,刚她只是朝自己狠狠踢了一脚……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