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宫戏 > 第77章 疑心

第77章 疑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到顾逍脸上的深红的红斑越来越多,有些地方比如脸庞、双臂甚至甚至是小腿、脚底都已将密密麻麻地起了疹子。后面两天,顾逍身上的疹子有些已经变成了水泡,更有些变成了脓包。    顾逍很乖,即使身上会发痒,但只要别人拿手将他想要乱扣的手轻轻拨开,他便不会再去碰那个地方,而是只是一脸委屈的看着你。    苏盼琴不知道梁寄秋那里大皇子顾辽的病情是否也是这般严重,但只是看着自己的大呆痛痒难耐的样子,她的心里就极其痛苦。    苏盼琴甚至情愿自己替顾逍受这份罪,尤其是看见因为他一使劲,小小的脚丫上一颗脓包破裂的时候,那心如刀绞的感觉苏盼琴至今仍然无法忘记。    ……    苏盼琴抬起头,费力地看了顾钧一眼涩涩开口道:“陛下让嫔妾去看看逍儿!”    顾钧低头看着双颊已经深深凹陷下去的苏盼琴心中也是十分心疼。    大皇子顾辽刚出生时本就身体不好,此番还又害了如此严重的病,还传染了一直健健康康的顾逍。此时,顾钧现有的三名皇子中两个身患只能“靠天决定”的重疾,这是影响国家稳定的事情。    纵使顾钧纵身沙场、杀伐果决、睥睨天下,也是根本不可能硬着心肠看自己的亲生骨肉生命垂危。    更可况,在顾逍、顾遥两个出生后,顾钧也是经常来常宁殿陪他们玩的。    当时逍儿在自己怀里软糯糯笑的样子似乎还在昨日,但刚刚张岸对自己说的话却让人根本不忍心说出口。    张岸实话告诉他,顾逍的病情比顾辽还要严重的多。    说若不是二皇子乖巧听话,此时估计找变成满脸流脓的“怪物”了,小小婴孩成了这般样子,怎么能让孩子的亲生母亲看见呢!    顾钧轻轻拍了拍苏盼琴的背,轻声安慰道:“张太医的医术高超,逍儿一定能康复的。”    苏盼琴被顾钧重新扶上了床榻,双手微微用力摁住她的双肩,让她躺好。    “朕听说,你前些天已经熬了几日了,昨日才体力不支昏了过去,要好好休息才是。”    听顾钧说完,苏盼琴即使知道这是他的一番好意,是关心自己。    可是,作为一位母亲,她怎么可能在知道自己弱小的儿子孩子还在与病痛做斗争的时候,安心的睡过去呢!    “陛下,您就让嫔妾进去照顾逍儿,我不在他身边,他一定会害怕的。”苏盼琴苦苦哀求道。    顾钧浓如泼墨的剑眉微微颦起,直直的看着苏盼琴的眼睛,问道:“你有几日没有去看过遥儿?”    遥儿?    苏盼琴想着,自从顾逍患病后顾遥便被隔离到更加安全卫生的环境去了。毕竟顾遥作为现在唯一还健康的皇子,不能再出一点点的问题。    “嫔妾这几日一直没去过他那里,遥儿他怎么了?”    现在的苏盼琴仿佛是惊躬之鸟一般,实在是接受不了另一个骨肉再出什么问题,若是再被卷入这未知生死的顽疾之中她是极可能立即崩溃的。    “遥儿无事。”顾钧冷静道:“朕只是想提醒你,你不但是逍儿的母亲,也是遥儿的。若是不爱惜自己,遥儿自己怎么办?”    听顾钧说完,苏盼琴的眼泪止也止不住的掉落下来。    是啊,自从大呆染病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去看过二呆了。听说小孩子的忘性大,都不知道这几天二呆没有见过自己,还会不会亲近自己。    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不能倒下去!    可是苏盼琴转念一想,若是自己每日看过大呆再去看二呆的话,很可能自己就会传播病毒。反而,害了那个尚健康孩子。    这就是说,现在自己的两个孩子,她只能选一个在身边照顾。    不知道是不是顾钧进来前吩咐的,没一会儿,青杨便端了一碗白粥进来。青杨本想自己喂主子吃的,但是看皇帝伸手过来,她便将温热的粥碗递上后便躬身退了出去。    顾钧的声音低沉萦绕耳边,亲手为她吃粥的动作虽然略显生涩但也给低沉压抑的气氛平添一点点的温暖。、    此番过后,苏盼琴的心神安稳了许多,沉眸凝视。    “陛下,进出大兴宫都会有卫兵严查,这在城郊的疫症是如何传到这深宫之中的?”    苏盼琴的眼中带着执拗与少见的狠利,若是有人暗害到自己孩子的头上,这恐怕是任何一位母亲都忍受不了的事情。    苏盼琴能想到的事情,心思缜密的顾钧和王皇后自然也能想到。    “朕已派人彻查此事。”    苏盼琴看着顾钧寒潭般幽深的眼睛,将心中一直存在的猜想又仔细思索了一番,才慎重道:“陛下,嫔妾的话可能全无依据,只是个人妄想。但是,嫔妾还是对此事心存疑惑。”    顾钧虽是掌握众人生杀大权的帝王,但却也是顾逍、顾遥两个的父皇。就算可能是误会她人,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苏盼琴还是决定将心中的怀疑说出来。    “之前嫔妾曾收到恭才人送给逍儿、遥儿的几套锦衣,但因为嫔妾这里早就备足,便让青柳她们暂时收入库中。双满宴后,梁贤妃曾带大皇子到内间同逍儿、瑶儿一同玩耍。逍儿当时抱着大皇子顾辽的小脚往自己嘴里塞,而遥儿正扯着大皇子衣角往自己口中塞。”    苏盼琴顿了顿,接着道:“虽然现在遥儿没有染疾,但嫔妾还是觉得与那锦服有关。因为当时,大皇子身上的那套衣服不是司衣司的宫人做的,也没有经过统一的浆洗,而是是前些日子恭才人亲手做的送来给大皇子穿的。这可能是嫔妾的疑心病重,但是……”    苏盼琴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苏盼琴就是怀疑这件事是姜婉清做的!    顾钧认真看着苏盼琴的眼睛,沉声道:“朕答应你,一定会将此事查清楚,不让辽儿和逍儿白遭这个罪!”    ……    自从那日顾钧同苏盼琴说完后,她也算是重新打起了精神,每天按时吃饭,然后便去顾逍那里。    虽然只能隔着木门同他讲话,但也可以让小小的顾逍听讲自己母亲的声音,知道他母亲还是关心他没有放弃他的。    苏盼琴努力咽了咽口水,还是觉得嗓子火烧火燎的疼,她开口问张岸:“张太医,您实话告诉我,逍儿的病有没有机会好。”    按照宫规,苏盼琴如今正二品修媛的分位是早就可以自称“本宫”的,可是面对医治自己孩子的医生她无论如何也是摆不起架子来。    张岸的表情还是如苏盼琴第一次在冯瑾瑜的承香殿见时那般清冷。    一身太医院统一的藏蓝色官服将他英挺的身躯包裹住,那双双平静无波的丹凤眼中带着寒潭般的沉静与凉意。    “修媛娘娘,这天花为毒最重,为自禀受以来,蕴积恶毒深久之故。比岁有病时行,仍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疮,皆载白浆。随结随生,不即治剧者多死,治得差者,疮瘢紫黑,弥岁方灭,此恶毒之气。因其自少至老,人生百岁之中必不能免,顾曰‘百岁疮’。”    张岸平静地对苏盼琴说,他的眼中没有怜悯,像是看穿了世间的生老病死一般。    苏盼琴这几日开始,已经客观冷静了许多。    因为,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倒下!    此时顾逍身上的疱疹已经灌浆,周围红晕加深逐渐变成黄白色的脓疱。皮肤各处上面的脓包密集成堆,密集的排列在一起,有的甚至一个大脓疱上又摞着几个小疱。    顾逍原本白嫩的皮肤也变得蜡黄,只有那双如黑曜石明亮的眼睛,还有着有着生命的光芒。    “张太医,逍儿每日用药如何,您可否说与我听?”    “臣每日为殿下诊脉数次,日调其方。琥珀一两半,研牛黄一钱,研人参、檀香、白茯苓各一两半,研朱砂、珍珠各五钱,研、枳壳炒、枳实、牛胆南星天竺黄各一两,山药十两,甘草三两,各为细末。再用金箔四百片,蜂蜜二斤,黄蜡二十五斤,此药一料五百丸,每丸重五分,其药性温平,不寒不躁,驱风化痰,和脾健胃,镇心解热,安魂定惊,添益精神。”    张岸冷声道:“二皇子初生数月,每丸作四次服,瘟疫邪热,烦噪不宁,痰嗽气急,疮疹欲出,发搐,并皆治之。痘疹之后,人同再造,比之常人不同。若有所悞,贻害终身。”    可是看到张岸一脸冷漠地说着自己骨肉的生死命数,她心中压抑的怒火还是止不住的往上涌。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