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宫戏 > 第92章 示好

第92章 示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人声音清脆、口齿伶俐,带着些南方的口音,一番并不客气的话说来却犹如珠落玉盘,动听之极。    苏盼琴抬眸凝视,正巧发现这苗淑妃也在细细打量自己。    这苗琳皮肤不是大兴宫中常见的白腻之色,但却晶莹光滑。一张樱桃小口置于尖尖的下颚之上,嫣红的嘴唇甚薄,露齿微笑可以看见她白瓷般的贝齿。    “嫔妾修媛苏氏见过淑妃娘娘。”    从本质上讲,现在已经有两个皇子、兄长还是朝堂良将加新晋驸马的苏盼琴,绝对要比这个初来乍到异族嫔妃的脚跟站的稳些。但是,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正一品的四妃和正二品的九嫔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再加上此时苏盼琴也搞不清顾钧对这苗淑妃的态度究竟是如何,按照宫中的规矩福身行礼是最稳妥的方法。    苏盼琴设想过很多种反应,但苗琳偏偏选了她完全没有想到的那一种。    只见苗淑妃她杏眼微睁,一脸兴奋地看向苏盼琴,热情抓起她的双手,惊喜道:“原来你就是苏将军的妹妹啊!”    听到苗琳提起苏潜,苏盼琴微微一愣,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年前苏潜虽尚将军去西南边陲平叛,当时正是这苗妃的兄长苗澜向大兴投诚,因此苏潜、方世明他们也助苗澜登上族长之位。    “之前我有听说过你,只是最近刚刚进宫,一下子又有许多事情没有弄清楚,便忘了去找你说活聊天什么的!”苗淑妃的美眸一转,恍然大悟道:“对了,怎么之前举办的好几次宫宴你是都没有参加?”    对苗琳的自然熟苏盼琴是真有点不适应,但是仍然客客气气地回答道:“前些日子嫔妾病了,近日才有所好转,所以淑妃娘娘您没看见嫔妾确是正常。”    “那你现在身体好些没,我那里有从我们那里带来的好药,不管是什么头疼脑热一用就灵。我一会儿让朗月给你送过去,对,还不知道你住在哪儿呢?我住在昭阳殿,你呢?”    苗淑妃连珠炮似的话语让苏盼琴有些蜜汁惶恐,她也见过一上来就比较热情的女孩子,比如说已经随蜀王去封地的罗笑琳或是自己储秀宫的室友梁寄秋。    但是,她们的还可以算是热情,但这苗淑妃也就……    “就不麻烦淑妃娘娘了,嫔妾按时服用汤药,已经好了许多。”苏盼琴认真的客气。    苗淑妃微微鼓起秀气的腮帮微微鼓起,嘟囔道:“这一口一个‘娘娘’,一口一个‘嫔妾’叫的也是麻烦!不如你叫我阿琳,我叫你,我叫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    “你叫什么,告诉我,这样咱们叫起来舒服些!”    既然新任的淑妃娘娘这样说,那就不用矫情了,就直接名字。可是,一上来就叫这么亲切也是有些小尴尬呢!    “我叫苏盼琴,你叫我盼琴就好。”    至于“阿琴”那还是算了……    听到苏盼琴这样说,苗淑妃本就娇艳的面庞就更灿烂了,眼睛微微眯起道:“那我就直接叫你‘盼琴’好了。”    纵使现在已经是夕阳西下,但一直站在太阳地里晒着“套近乎儿”也是很让人吃不消的。身体本就有些还有些虚的苏盼琴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脸色也渐渐的有些发白。    若是其他的嫔妃在场,就算是神经再大条的也能发现苏盼琴此时生理上并不是十分舒服,心理上也有些不耐烦。但是,苗琳主仆两个是真没注意到还是故意的,压根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常。    “阿,阿琳,不好意思,我现在实在是有点不舒服,想要先回去了。”    就算不想叫这么亲切,但一时间又想不到其他什么合适,就只能按她说的叫了。苏盼琴不是矫情,她是真的觉得有些难受,也不知道是身体太虚走两步累着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就是觉得头有些晕眩。    “阿琴你不舒服啊,我陪你一起回去!你看看都怪我,拉着你一直说了怎么久!”苗淑妃一脸的歉意,她微微用力扯了扯苏盼琴的袖子,抬手往旁边一指道:“我的肩舆就停在那边,不如你坐我的回去!”    苏盼琴的视线随着她手指指的方向“用力”看了看,实在目之所及处看不到一样代步工具的影子。    “不用了,我直接走回去便是。我住的常宁殿离这儿已经很近了,稍微走两步就能到了。”    其实要不是之前同这苗淑妃撞上了,这会儿苏盼琴早都回到常宁殿的软塌上靠着去了,怎么还能在这太阳地里晒着呢!    看苗琳还想继续说,苏盼琴赶快说道:“以后,若是你不嫌我那远,可以常来玩。”    苏盼琴住的是常宁殿与苗琳住的昭阳殿基本上是隔了整个大兴后宫,要是跑一趟,也是要耗费不少时辰的。苏盼琴是想不明白,为啥苗淑妃要大老远的跑到这边来。也许,她是要缅怀自己刚入宫在这太液池边的“精彩首秀”?    没工夫细想她为什么跑到这边来了,苏盼琴只知道,她若是再和苗琳说下去,真要被那天赋异禀的奇香熏晕了!    终于回到常宁殿,苏盼琴刚想让一只候在屋里的青杨给自己倒杯温水,便径直看见顾钧一身明黄色常服坐在殿内。顾逍、顾遥一左一右坐在他的大腿上,父子三人笑的一脸灿烂。    “陛下,您来了。”    顾钧刚来到常宁殿的时候,就听常宁殿的大宫女青杨禀告,说她们主子去太液池边散步去。青杨原本是想叫个小太监将苏盼琴请回来的,毕竟那有让皇上在宫殿等人的道理,万一皇帝陛下等不及先走了,这对常宁殿的所有主子奴才来说都是件及其打脸的事情。    幸好顾钧对常宁殿十分宽容,见苏盼琴不在就直接命青杨将两位小皇子抱了过来逗弄着起来。    应为有了两个孩子的调节,顾钧倒是没有等的不耐烦。相反,看到苏盼琴走进来,顾钧还一脸热情的招呼她:“逍儿、遥儿会喊‘父皇’了!”    苏盼琴才不信呢,现在大呆、二呆两个不过四个来月,怎么可能会说话呢!    “陛下许是听错了!”苏盼琴就近找了绣墩坐下,随口道:“大公主应该会叫‘父皇’了!”    江德妃生的大公主顾迦已经有七个多月了,会叫父皇本属于正常,只是知道这大公主随了谁的性子,总是一脸的平静。轻易不开口说话,和的她母妃江若男的性子丝毫不像。    至于养在梁寄秋身边的大皇子顾辽生下来身体就不算好,后来又因为生母姜婉清的作死,直接又折腾进去半条命去。每次顾钧去长乐殿看大皇子的时候,既怜惜又愤恨!冯贵妃前不久刚生的四皇子顾迁倒机灵,只不过他比顾逍、顾遥两个还小几个月,想要开口说话只怕还要在等几个月。    “这逍儿、遥儿平日都是在你身边,居然先会叫的是父皇……”顾钧本说的兴致盎然,但一转头却发现苏盼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连双唇都变得惨白起来。顾钧心猛然一跳:“你这是怎么?来人!来人,宣太医。”    也许是之前苏盼琴上次生产前那惨白的脸色在顾钧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现在他一看这般景象,那有些让人心悸的场景一下就涌上心头。    顾逍、顾遥两个毕竟是苏盼琴的亲生骨肉,原本还和顾钧闹的开心,此时却一下子大哭起来。顾钧将顾逍放在榻上,又将顾遥递给安问行后,连忙大步走到苏盼琴的身边。    在他还未触到苏盼琴衣角的时候,便看她直挺挺的从绣墩上歪了下来。顾钧条件反射般,长臂一伸,将她软软的身子拖住,急声道:“阿琴!”    ……    张岸这几个月一直是常宁殿的常客,从苏盼琴刚怀孕时的“护胎”,然后是坐双月子时的“调养”,到两位小皇子染上时疫后的“应急”,再到这一个月来的“安神调养”。张岸来苏盼琴这儿也算是习惯了。    因此,今日正在太医署看脉案的他,看到来喜公公跑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会碰到苏盼琴忽然晕倒的这种突发状况。但,别看张岸没有准本,毕竟是太医署中众位太医中的翘楚,专业技能是绝对过硬的。    顾钧只见张岸细细诊完脉,起身恭谨道:“恭喜陛下,修媛娘娘有喜了。”    顾钧原本是做了不好的打算,毕竟苏盼琴缠绵病榻一个多月,此次忽然晕倒他还以为是生了重疾,未成想竟然又怀孕了!    顾钧一个“赏”字还没说说出口,就听张岸神色凝重,继续说道:“只是……”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