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宫戏 > 第98章 不好

第98章 不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怜星悄悄抬头看了眼半张脸隐藏在床帐阴影里的冯瑾瑜,忽然为自己之前冒冒说出的宽慰之言语后悔不已。    冯瑾瑜还在国公府做姑娘的时候,怜星就已经跟在她身边伺候着了。自家主子心气儿有多高,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偏偏提了刚才那茬儿呢!    怜星“嘭”的一声跪在地上,低声道:“娘娘,是奴婢该死,奴婢刚才一时糊涂说错了话。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冯瑾瑜收敛起眸中的寒光,平声道:“本宫,明白你的意思。这三个月的俸禄就不用去领了,别进宫久了,该有的记性全都丢了!”    对于怜星这等主子身边一等宫女,自然是从不考那些死俸禄过活,冯瑾瑜这般不过是小惩大诫而已。    “对了,怜星靖修媛那里的事本宫现在还没空管,你把从昭阳殿打听来的事情再与本宫细细说一遍。”    ……    早上送走乾封帝之后,苏盼琴便赶紧让青柳几人伺候的收拾利索了,昨夜顾钧歇在常宁殿里,虽然苏盼琴此时怀着身孕,二人没法真枪实剑的演练一番,但是一下必要的亲昵还是有的。笑闹道后半夜,二人又抱着说了好久的话才相拥睡去。就这样,早上安问行来叫醒的时候,苏盼琴根本困的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陛下昨夜也太闹了些。”青柳一边往自己主子头上簪着白玉簪子,一边小声埋怨道:“明知道娘娘,有着身孕,要早些休息才是,怎么能闹的这般晚呢!”    听到青柳这样说,站在一旁选外衫的青杨转头瞪了她一样,还没开口就听苏盼琴开口道:“之前,青柳你不是还嫌陛下来的少么,怎么这还怨上了。”    “娘娘!”青柳娇声道:“您知道奴婢是什么意思。”    “快些将今天这头梳好,别耽误了请安。”    最后就算青柳憋着嘴加快速度,也还是有些迟了。连顾逍、顾遥那里也没来得及看一圈,主仆几人遍急匆匆的往王皇后的立政殿赶过去。    永诚、永义几人的肩舆抬得又快有稳,飞快的在清晨的宫道上走着。    苏盼琴的心里虽然有些焦急,但是她估摸着应该不会误了时辰,那思绪也一路飘回了昨夜。    那时,画师走后直接将顾钧的画作也一并收回如意馆装裱。苏盼琴与顾钧两个也是正常的去梳洗一番。明明是分开睡在两个被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顾钧起身去了两次净房,回来的时候身上微微带着些寒气。    当时内室的灯早就已经熄灭了,窗外也没有一丁点的月光或星光透进来。黑蒙蒙屋里,躺在床上的苏盼琴并没有将顾钧的举动看个真切。只记得最后一回,顾钧在床边站了很久。    顾钧的身材在男子中绝对算是高大健硕的,登基前镇守边关的时候自不用说,就算登基后那骑射功夫也没有落下过。朦朦胧胧的看去,苏盼琴只觉得他的身姿如此的高大。    看到穿边的身影一动不动,苏盼琴还是忍不住还是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陛下?”    顾钧栖身靠了过来,虽然小心避开苏盼琴的肚子,但还是紧紧凑了过来。顾钧的胸膛很结实也很硬,苏盼琴抬手又微微往外推了他一下:“陛下,你不睡么?”    隐隐知道顾钧想要做些什么,但是理智告诉她,自己是应该拒绝的。甚至,应该身边信得过的娇俏宫女来伺候他,或是大度的将他“请到”别人的宫里去。    嘴上说的简单,谁又能真正做到把自己的男人往外面推呢?    尤其是推到别的女人的床上去!    “陛下,嫔妾现在怀着身孕,这样不好。”苏盼琴将半张脸缩在锦被之下,只露出小巧的鼻子和柔美莹亮的眼睛在外面。听到苏盼琴这般说,顾钧将自己的额头与她紧紧相贴。鼻尖靠着鼻尖,一开口说话,两片透着微热的嘴唇就碰到了苏盼琴的嘴上。    “这样不好?”顾钧故意将嘴凑到苏盼琴的耳边,哑声道:“不好,嗯?”    苏盼琴一边往被子里面缩,一边轻轻推着他。    “这样不好。”苏盼琴肯定道。    这次顾钧却没有接话,而是直接在她小巧的耳垂上舔了起来。这闺房之乐不过如此,苏盼琴觉得耳朵发痒,禁不住的笑出声来。    “你说这样不好是?”顾钧一边重复呢喃着,一边将嘴唇转移回嘴巴的附近,试图将舌头推进她的口中。    苏盼琴紧紧咬着牙关,不敢松口。因为,她知道二人的唇舌一旦纠缠在一起,便无法将心头的火焰轻易消减下去。    “嫔妾腹中还有皇儿呢!”凭着残存的理智,苏盼琴使劲想要将顾钧推开。可是实在是太难弄了,只要顾钧不主动起来,她是根本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顾钧微微抬身,将那一直推阻在自己胸膛前的小手掰开,按在了苏盼琴的身侧。    那白玉般的手腕十分纤细,捏在手里顾钧也害怕一使劲会将她捏碎。紧紧是稍一用力,就将她牢牢固定在那里。    苏盼琴此时只能尽可能的往下面缩,但刚没缩下去两寸,便听顾钧含笑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他稍一用力,二人便直接换了个位置,变成二人面对面坐在一起。苏盼琴的手紧紧攀住他的双肩,将脸埋在那颈窝里面绝不出来。    “嫔妾,有些冷,陛下咱们还是休息!”    因为姿势的原因,顾钧稍一侧头,便能直接吸吮道她的脖颈。灼热的呼吸喷在那里,着实是让人又热又急。    “你,你先别动,朕心里面有数。”顾钧压声道:“朕就抱抱你什么都不干。”    听到顾钧这样说,苏盼琴心里忽然有些想笑。    这话,怎么听着这般耳熟呢!不一向是男人惯用的伎俩么!    既然顾钧这样说,苏盼琴便扯过被子盖在二人的身上,认真盯着那微微滚动的喉结发起楞来。    这温香软玉抱在怀中,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有些绮思,顾钧当然也不例外。苏盼琴自打生完顾逍、顾遥两个以后,身上就带些若有若无的体香,此时二人都微微出了薄汗,那香味便丝丝缕缕的钻入鼻腔中,萦绕不去。    细细密密的轻吻落在最敏感的耳垂、脖颈,饶是苏盼琴原本一点那方面的意思也没有,此时却也情动了起来。    贝齿微张,灵活的舌头便飞快的钻了进去。    此时,她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攀着,紧紧攀着。    鸾帐微颤,睁眼瞧他,只能看清那英挺的鼻子。一时间她也忍不住了,便朝着那冒出细小胡渣的下颚狠狠咬了下去……    肩舆猛地一颤,将沉浸在昨夜中的苏盼琴颠回过神来。    “青柳?”    最怕空气中忽然的安静,听不到肩舆遮风的帘子外有任何的声音,苏盼琴便只能伸手将帘子掀起一角。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