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武侠修真 > 九宫戏 > 第120章 事败

第120章 事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乾封帝走在前面,豫王紧随其后。    一通稍显杂乱的行礼过后,顾钧的衣角从众人眼前眼前飘过。因为张落雨这一前车之鉴,那年轻的宫嫔们都有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回避了一下。    顾钧这些年来,久居上位,就算不带表情也早已带了一种不怒自威气势,而此时面带肃容的样子,就更令人不敢直视。    顾钧的目光扫过殿内众人,目光在至今仍然跪在地上的张落雨身上停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停留在王皇后的脸上。    “朕刚一下退朝,就听安问行说了此事。匆匆忙忙间,听得并不真切,提听说是涉及豫王和某位嫔妃。这如此大的阵仗到底是什么情况?”    但总要有人回话,就算王皇后因为生病已经将大半的宫权、宫务交给了四妃,但这后宫之主的位置到底还是她。    顾钧听王皇后断断续续说了几句,见她的病的厉害再加上操劳了一个上午气色实在是差,    “既然皇后今日身体不适,便先休息一下。”    顾钧便转头对苏盼琴说说:“今日发生的事究竟是如何了,你同朕讲的清楚明白些。”    现在顾钧的神色表情与早上二人相处的时候大不相同,当着这众人的面苏盼琴只好将事情尽量言简意赅的复述总结出来。    ……    “所以现在几人各执一词,大家便想让豫王也来说的明白些。”苏盼琴最后总结道。    听完苏盼琴的话,顾钧的脸色似乎更冷了些,一双墨色好的眼眸似有寒光闪过,“迁儿,之前你同这张宝林可是认识?”    没有男人愿意听到自己的女人与别的男人搞在一起,尤其这个男人是万人之上的帝王,而另一男人是最有希望继承自己皇位的儿子。    “回禀父皇,儿臣之前确实与这张宝林有过一面之缘,但是绝无他人说言这般龌龊之事。儿臣与张宝林之间绝对是清清白白的。”顾迁的面容其实更像冯贵妃多一些,但是眉眼之间独有的表情却更像年轻时候的顾钧。    顾迁从出生到封王,可以说是在当年的冯太后和冯贵妃的保驾护航中顺利长大的,但是也未曾养成骄奢的性子,反而有着皇子应有的矜持与高贵。    可以说,是乾封帝五个皇子中综合评分最高的一个。    “而且,听靖淑妃娘娘所言,在各位太医的诊脉中,这张宝林根本就从未怀过身孕。更证明所言儿臣秽乱宫廷一事,是有人设局诬陷,欲限儿臣于不忠不孝不义之地。”    豫王顾迁说完,又复向乾封帝和王皇后行了大礼,沉声音道:“请父皇母后为儿臣做主,还儿臣一个公道。”    乾封帝听完,不由得点了点头,可却疑惑道:“这样诛心的传言究竟是何人传出来的?”    王皇后见众人已经将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便开口道:“臣妾前日收到一份密信,读完信上所言之事便派人去临华殿细细调查了一番。然后,宫人小满与信上所言之事所说一致,臣妾今日便将众人叫来共同处理此事。”    糊涂!    顾钧心道,他有些不明白向来睿智多思的王皇后怎么会作出这样愚蠢之事。    “那皇后你可之这密信是何人所递?”顾钧剑眉一轩,沉声问道。    “臣妾不知。”    “既然不知,为何不将事情查清楚,再做审理!”乾封帝的语气带着些许责备,“还未审清此事,变传的阖宫上下都风言风语。”。    王皇后听罢,心中一酸,自从自己嫁给顾钧以来,十几年来顾钧从未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责备之言,更何况是当着全宫大大小小全部妃嫔的面!    就算心里已经涌起满满的委屈,王皇后的性格也是一向要强,从来没有在顾钧面前示弱过,这次也一样。    王皇后整理好微乱的心弦,平静道:“陛下您说的不错,此事确实是臣妾疏忽了。只是,今日既然人证物证具在,无论这污蔑亲王一事,也是必须要查清楚的。”    冯瑾瑜听完王皇后的话,忍不住嗤笑出声,见众人将视线重新落在自己的身上。便勾起嘴角微笑道:“皇后娘娘您原来还收到过冤枉我们母子的秘信,这宫中竟然存在如此用心险恶之人,真是让人心生恐惧!”    冯瑾瑜当然不会害怕这些,只是看着王皇后在乾封帝来之后迅速调转了风向,不在是之前咄咄逼人的样子,心中也是鄙夷不已。    心道,王静坤你还真是变了,原来多么正直不阿之人,现在竟然不知在何时学会了这种趋炎附势的样子。你在这后宫挣扎这么多年,这多年无子的皇后当的也是真的不容易呀!    “那这秘信现在在何处?”顾钧疑惑问道。    赵夕月在听到王皇后将密信之事在顾钧面前说出的时候,心就开始“突突突”的剧烈跳动起来。    见乾封帝和王皇后连一个眼风都没有落到自己的身上,也是安慰自己没有事情,不会有事!    王皇后向白芷示意,白芷面色一沉,转身行走数步便从旁边的八宝柜上取下一个云纹檀木盒,复又双手递至王皇后的面前,王皇后目光确认后,便又将这封密信交由乾封帝。    之见顾钧读后,目光却越来越冷。    原来明明还残余些许暑气的立政殿正殿的空气,随着顾钧周身的气息变沉而温度骤降。    苏盼琴甚至感觉自己的后背也有些发凉,她抬起头来目光在几人身上依次扫过,便静静等待乾封帝开口说话。    殿内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众人皆不约而同的将呼吸放得轻之又轻。这如同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安静,让所有的人都有些憋得喘不上气来。    大家都在等,等着谁会成为这闪电惊雷劈中的人,承担这帝王之怒!    “安问行!”    顾钧开口打破了这濒死一般的沉寂。    乾封帝的话音刚落,众人抬头看见,安问行联同安福生等人,拖拽着一名头发有些散乱的宫人走了进来。别人此时也许还看不出此人究竟是谁,但是赵夕月却看得清楚明白。    这人就是一直母亲陆氏让告诉自己他们赵家在宫中保留的暗桩,这些年一直替自己打探和传递各种消息的宫女染冬。    原来福生只是跟在安问行身边的小太监,后来因为机灵懂事又忠心肯学,便被安问行选在身边教导着。这么些年过去了,福生也由乾封帝赐姓为安,走在宫里也是受人尊敬的安公公了。    安问行是皇帝身边的心腹总管,前朝、后宫,皇帝的饮食起居,各种大事小事都由他一人总领。自从安福生逐渐成长能独挡一面之后,安问行便将后宫诸事分管给了他。    这次,因为福生的警醒,也是帮了他的一个大忙。    众人看着形容失措、衣着发饰稍显凌乱的宫人,皆是不解。直到顾钧开口严厉道:“赵充媛,此人你可认识?”    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赵夕月暗自在袖中攥紧了拳头,一咬牙站起来身来,行至殿中回话道:“嫔妾从未见过此人。”    “哦?”    顾钧的声音不辩喜怒,赵夕月只能暗自为自己打气,只要自己不承认,就什么也不用怕。”    既然大家之前都不相信小满的话,又为何会相信同是宫女的染冬的话呢!    “可是,朕可听说这宫女早已与你相识多年,你说是不是?”顾钧冷声答道。    “嫔妾……嫔妾实在实在是不明白陛下您在说些什么。”赵夕月仍然嘴硬道。    顾钧也是深知赵夕月平日里的脾气与个性,那不见棺材不掉泪甚至见了棺材也不掉泪的性子,他也没指望此时赵夕月会一下承认。顾钧给了安问行一个眼神,安问行立刻明白。    染冬重重往地上一跪,便开始诉说了起来。    按照染冬的话,自己在宫中多年已经给赵充媛传递过很多消息,也帮她做了不少事,只是为了报答当年赵充媛母亲陆氏救助自己父亲的恩情。    这次,赵充媛说自己已经得到豫王与张宝林勾搭成奸的准确消息,让自己给王皇后宫中悄悄递封检举信,后面的事自己都不用管,赵充媛便会处理好。    染冬原本并不想替赵充媛再做这样事情,毕竟这些年来,自己帮着赵充媛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再多的恩情也早已经还完了。赵夕月这种胁恩威胁的做法,染冬真的已经受够了。    但是,这次她还是不得不再做上一次。    染冬还说,赵充媛告诉她,说让自己必须帮自己这次,因为只要这次能将冯贵妃同豫王二人拉下马来,这未来的太子之位必然是属于吴王殿下的。    “回禀陛下,奴婢当时不知怎的就听信了充媛娘娘的话,便按照充媛娘娘的手书,抄写出一份新密信来!”染冬重重的磕头道。    听到此处赵夕月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当听完染冬手上还有自己的手书时,便厉声喊道:“嫔妾是冤枉的!”    因为过于激动,赵夕月的声音甚至有些便了调,带着刺耳的声音,继续道:“嫔妾从没写过任何书信给染冬,请陛下明察,还嫔妾一个公道!”    “赵充媛,你是如何知道知道宫人唤做染冬的?”苏盼琴疑问道。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