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都市言情 > [综英美]我的不高兴先生 > 作品相关 (2)

作品相关 (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告她,却完全不敢靠近她。    艾丝黛尔拿起橘子皮歪头看他,明显打算把橘子皮丢到他身上。    美短嗷呜一声转头就跑,即便是腿脚不太灵便,小家伙也跑出去挺远,站在楼梯口直勾勾的盯着艾丝黛尔。    看她似乎是打算追过来,美短懊恼的呜咽直接奔到楼上。    “真是可爱。”    她笑趴在沙发上,低头看了下手里的橘子皮,想到了个坏念头。    美短还不知道夜晚来临的是什么。    临吃午饭前她还烤了点饼干,奶香口味跟巧克力口味的,小小圆圆的一片片放在油纸叠的小盒子里。    美短在楼上待了一会儿便跑下楼,闻到了些许肉香,肚子便有些饿。    也忘记了刚刚这姑娘欺负他的行为。    他弓着背蹭了蹭她的小腿肚,小奶音的嗷呜一声。    叫完便后悔了。    他特么怎么能用这种撒娇的口气来做这种事!    他懊恼的叫了一声,背负着艾丝黛尔坐在地上,不爽的甩着尾巴。    随即闻到了奶香味还有另一个不知道的一个味道。    知道奶香味还是因为艾丝黛尔天天给他喝宠物牛奶的关系,不过那个味道并不知道是什么。    他好奇的仰头看着台上的那个纸盒子。    等艾丝黛尔发现的时候,这家伙刚刚把一块牛奶口味的饼干吃光,正用爪子扒拉着巧克力的饼干。    艾丝黛尔赶紧上前制止住他,美短还以为她护食白了她一眼,一副大爷的样子面无表情的叫了一声。    美短:“嗷呜。”    “吃奶香的可以。”她拿出一颗放在台桌面上,“巧克力的不可以。”    美短:“嗷呜?”为嘛?    艾丝黛尔:“吃了死。”    美短:“???”    小家伙歪着头一副不明白的意思,这让艾丝黛尔觉得有点心累,这小猫咪也听不懂人话的。    不过她还是耐心的解释了一遍。    “动物吃巧克力口味的任何东西都会死的。”她伸出食指点在他鼻尖。“所以不可以吃。”    美短:“嗷呜!”老子是人!不是猫!    “叫也不可以!”艾丝黛尔拒绝他,直接给了他会心一击。“再不听话你晚饭上就没有小鱼干!”    美短:……    小鱼干现在简直就是他的命脉。    他耷拉着耳朵勉为其难的吃下了奶香口味的饼干,舔舔唇抬头看着艾丝黛尔委屈的嗷呜一声。    眼睛还是盯着那个巧克力的饼干。    “这才是乖孩子。”她心满意足的把纸盒子放在炉具旁,开火把切好的南瓜放进去蒸熟。    鸡胸肉用料理机打碎又加入一小块豆腐搅碎,少放了些橄榄油搅拌均匀。    蒸好南瓜用勺子挖出来丢掉皮,在跟鸡肉豆腐拌在一起。    艾丝黛尔在这边准备的时候,美短趴在台上直勾勾的盯着放在调料盒上面放着的小鱼干盒子,他叹口气随眼一看就被一个小东西吸引了目光。    是吸吸果冻的圆柱形瓶盖。    艾丝黛尔嘴里叼着吸吸果冻,圆柱形的瓶盖就丢在台一旁的一个桌面上,担心自己喝不掉就把盖子留下了。    美短动动耳朵,他不知道为什么。    这么一个凹凸不平的圆柱形瓶盖有什么好吸引他的。    他伸出灰黑色软绵绵的猫爪,勾着爪摆弄了一下。    然后脑袋里只剩下一个词。    瓶盖!瓶盖!!瓶盖!!!    他坐直,卷着猫爪来回的扒拉着这小瓶盖,弄到地上也蹦下去扒拉着,等艾丝黛尔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只听到‘哗啦’一声,转头就看到灰蓝色的影子‘嗖’的就出去了,伴随着塑料瓶盖刮着地面的声音,窜出去老远。    艾丝黛尔懒得追美短,难得看这小家伙这么兴奋的干某件事,她看了几眼便转过头接着处理美短的晚餐。    看着这南瓜鸡肉丸子卖相不错,艾丝黛尔觉得可以跟这只猫抢一点吃好了。    便挖出一点,放了些盐还有黑胡椒。    把鸡肉丸子弄成猫咪能吃的大小,放在烤盘里烤了了十分钟。    小鱼干在之前让她磨成了粉,等丸子凉些就用开水冲一下变成了鱼汤。    她把丸子切成小块摆在盘子里,又把冲泡好的鱼汤倒进去,又在捻起一撮鱼干粉撒在丸子顶端,放在一边。    美短叼着瓶盖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去了,艾丝黛尔张望了下没看到小家伙的身影便耸耸肩接着处理自己的晚饭。    煮了一小份肠穿意面给自己吃。    法兰克福火腿肠切断,把意面小心翼翼的插‖=|‖进去,一段火腿肠里面插‖=‖五‖=‖六根意面就好。    她弄得是番茄口味的。    等她做完晚饭,回头才看到美短叼着瓶盖侧躺的趴在瓷砖地上,呼哧呼哧的。    艾丝黛尔轻笑出声,她把盘子放在桌面上,又取了个白瓷碗给美短倒了些白开水,跑渴了的美短颠颠的跑过来咕嘟咕嘟的喝水。    她弯腰捡起瓶盖揣进口袋里,走到厨房才把美短的晚餐拿过来,放在她对面。    按照平时,美短早就迫不及待的蹦上桌开始吃,今天不太一样。    她看了一圈便看到美短蹲坐着面目狰狞的盯着白瓷碗,看的艾丝黛尔直起鸡皮疙瘩。    ……碗又没有招他惹他的,这么恶狠狠的盯着干什么。    冬兵非常懊恼……不,应该说是气愤,他居然对这种玩意起了兴趣!    这么智障的行为他也能做出来!    他气的后背的毛都站起来,嘴里嗷呜嗷呜的。    艾丝黛尔缩缩脖子没再去搭理他。    等美短吃了饭情绪才好了些,此时正侧躺在艾丝黛尔床上卷着猫爪舔着,他现在基本上已经放弃了抗争这种猫咪本能。    这姑娘洗了澡正在擦‖=‖拭‖=‖身‖=‖子    可他完全不知道等待他深深地恶意是什么。    等这姑娘打开浴室门,闻到那个味道,美短便弓起背嘴里嗷呜嗷呜的低吼着。    小姑娘裹着浴巾靠在门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该死的!    这姑娘把香波换成了橘子味道的!!!    美短拧着鼻子弓着背后腿,拔腿就跑。    溜出去之前还嗷呜一声警告她。    ‘你等着!’    ☆、chapter 8    艾丝黛尔往嘴里塞了颗蓝莓,海蓝色的瞳孔直勾勾的盯着手机屏幕。    是最近很火的海草舞。    肉肉的猫咪乖巧的坐在主人怀里认由着他们摆弄。    胖爪子像招财猫一样摆动,看的悠莉心都要化了。    她祖母本是种花家人,她幼时也在种花家待过不短的一段时间,自然也会说中文认识中文的。    这海草舞看的她心里直痒痒,便忍不住瞄了下趴在一旁闭着眼的美短。    灰黑相间的尾巴放在一旁,尾巴尖仿佛是活的一样轻轻抖动着,耳朵支棱着偶尔抖抖。    艾丝黛尔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随即就听到了美短喉咙里传来的警告。    “别这么凶嘛。”她扁扁嘴,“家里的橘子也吃光了,我把香波也换回来了,你还凶什么。”    不提这个还好。    美短睁开眼,竖瞳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长尾巴‘啪’的打在她手背。    微疼。    她委屈的收回手揉揉。    “猫咪你就让我抱一会儿好不好。”    美短斜了她一眼,喉咙里呜咽一声。    声音低沉,明显是拒绝。    “……一会儿给你小鱼干吃。”    美短:“嗷呜。”    那,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好了。    美短呜咽着站起身朝她走过来,软绵绵的猫爪踩在小姑娘的腿上,稳稳当当的卧在她腿上。    美短:“嗷呜。”    “我给你三条小鱼干,你让我多摸一会儿,露出肚子给我看好不好?”    美短:……    得寸进尺啊。    他撇了她一眼。    甩甩尾巴。    美短:“喵。”    不过为了小鱼干他也认了。    美短翻个身露出肚皮,身上伤口被剃光的毛已经长出,摸着软绵绵的。    撸肚子也很舒服,再加上这姑娘也就是想撸撸他而已,反正摸了也不会掉一块肉的。    再说被这姑娘软绵绵的小手揉搓,那简直算是一件趣事。    美短眯着眼耷拉着爪子任由她揉着肚皮。    可突然间放起的音乐让他有点懵逼。    她的手机摆在美短面前的靠枕上,女孩软绵绵的小爪子捏住他灰黑色的猫爪,捏着摆动着。    美短:……    你他妈……这是干什么!    美短生气的嗷呜一声开始挣扎,这姑娘捏的很紧他还一下没挣脱开。    “猫咪你忍一下!”她捏住在怀里怒吼嚎叫的猫咪,还是接着做了几下动作。    灰黑色软绵绵的猫爪被她控制的划过胖乎乎的猫脸,美短没反应过来被自己的爪子糊了一脸,本来就阴沉的猫脸变得更加阴沉。    美短抬起后腿使劲的踹着艾丝黛尔抓着他爪子的小手,扭动着身子从她怀里挣脱开。    跑掉之前还蹦起来在她脸上施展了无敌喵喵拳。    跑了之后还觉得不过瘾,怒吼着扑过来打她。    这一幕都被艾丝黛尔的手机录了下来。    “……所以说你脸上的伤口就是这么来的。”科尔森嘴角微抽,手机屏幕里还播放着艾丝黛尔被这只愤怒的美短打的情况,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没错。”她一脸苦恼,白嫩嫩的脸蛋上又几道血痕,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姑娘跟别人打架了呢。    “我记得猫这种生物可是很记仇的。”    “……是的。”艾丝黛尔让他看了看脖子后面,还是好几道红痕。“半夜他打的。”    科尔森:……    科尔森:“……真是只记仇的猫。”    “是的QAQ。”艾丝黛尔郁闷极了,好在猫咪抓的不是很严重,刚刚在医务室已经上过药检查过了。    “那你回去要不要补偿它?”    “嗯,我打算去超市买点小鱼,自己做点小鱼干给他吃。”她叹口气,“晚上想吃什么?”    “牛排、意面就好。”科尔森用纸杯给她倒了杯温水,“很久没吃到你做的意面还有牛排了。”    “梅不能来吗?”艾丝黛尔接过他递过来的温水喝了口。“谢谢。”    “她有事,不能来了,她让我跟你说声抱歉。”科尔森突然笑了下,“那我可要好好的把食物拍下来发给她看了。”    “小心明天上班让梅给你打成生活不能自理。”她轻笑,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下班了。”    “你有在家里安装宠物监控器吗?”    “没。”她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挂在办公室的衣橱里,“怎么了?”    “你的猫是散养的,你不担心它会把你房间弄乱?”    “不会的,这只猫每天的乐趣就趴在沙发上打盹。”她耸耸肩,“所以说安装那个没有什么用。”    “哦,下班了。”艾丝黛尔看了下桌子上的小时钟,“好了,一起走。”    美短趴在沙发上,随意的甩着尾巴,灰蓝色的竖瞳瞥了一眼挂钟,估摸着那家伙应该要回来了。    猫能很轻易的听出来属于自己仆人的脚步声,冬兵也不例外。    在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后,美短弓起背伸了个懒腰,眨了眨竖瞳蹦下沙发竖着尾巴慢悠悠的走到门口一坐。    突然间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为什么还有个脚步声跟着这个女人一起来。    听这脚步声应该是个男人。    不会是让人跟踪了。    美短焦急的打着转转,艾丝黛尔的小公寓并没有宠物门,他便蹦到门边的窗台上死死的盯着外面。    果然,这姑娘带回来了个男人。    还特么的是个老男人!    艾丝黛尔从包包里掏出钥匙,抬头就被美短阴郁的表情吓了一跳。    美短的额头顶着窗子,灰蓝色的竖瞳死死的盯着她还有科尔森,灰黑相间毛绒绒的尾巴使劲的甩着。    艾丝黛尔:……    科尔森:……    “……它看起来很生气。”科尔森默默地看了一眼这只死盯着他的美短,“而且他看起来很讨厌我的样子……”    “好像是的。”艾丝黛尔嘴角微抽,美短扫了他们俩一眼,张嘴哈气。    “……你确定我进去你的猫不是抓我?”    “我确定。”她默默地开口,转动钥匙打开门,在对上美短那愤怒的眼神后,吞了口口水。“……它会咬死你的。”    科尔森:???    他关了门还没转过身就听到这姑娘这么说,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转过来,迎接他的就是软绵绵的猫咪扑到脸上的软绵触感。    可这猫咪接下来的动作却一点都不软绵。    幼猫整个扒在科尔森脸上,小尖牙狠劲的咬在他头顶,嘴里还发出愤怒的低吼。    说实话冬兵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愤怒。    只是在看到这姑娘带回来了个老男人之后,心里的无名火就开始燃起,在对上这家伙笑眯眯的表情后就恨不得撕了他。    不过就已他现在这样子根本没办法来撕碎这男人。    但至少他可以给他造成一些暂时‘不可磨灭’的伤口。    美短嗷呜一口就咬住了他秃顶的位置。    灰黑色的猫爪蹭的亮起狠狠地抠住他的脑袋,后腿使劲踹着他的脸。    艾丝黛尔:……    不知道的还以为科尔森曾经干过什么对不起这只猫的事呢。    她嘴角微抽快速的伸手把美短从科尔森脸上撕下来,艾丝黛尔双手掐着美短腋下,幼猫的四只爪全部亮起,后背尾巴的毛发都炸死来,小嘴微张朝着科尔森哈气。    “……你确定你以前没见过这只猫吗。”艾丝黛尔抱住美短的小身子给他顺毛,“这猫怎么对你这么……讨厌?”    美短死盯着科尔森。    美短:“哈。”    科尔森:“……这下…我和梅不会再担心你自己一个人住有危险了。”    这猫简直太可怕。    科尔森坐在沙发的一端盯着还试图扑过来咬他的美短,艾丝黛尔拿了医疗箱给他清洗下伤口。    “……等你明天回局里,铁定很多人都会认为你这满脸的道子是哪个小姑娘抓的。”    ‘小姑娘’龇牙朝着科尔森哈气。    男人下意识的躲了下,“不是,你这猫怎么这么可怕。”    “我也想知道。”她丢掉棉球,“好了,我要去做晚餐,你自己跟这个这猫相处。”    科尔森:……    艾丝黛尔去厨房腌制牛排,煮意面,顺便给美短做一下自制的妙鲜包。    客厅里,美短与科尔森还在对视。    “嘿,猫咪?”他尴尬的抬起手挥了挥,在看到美短后背瞬间炸起的毛发时又赶紧缩手,“别,别这样。”    冬兵龇牙咧嘴的死盯着科尔森,灰黑相间的大尾巴炸起,正使劲的甩着,发出轻微的破空声。    科尔森让他盯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恨不得逃到厨房。    自制妙鲜包不算是很慢,不过肯定没有卖的闻起来香。    牛肉切块去掉血沫,用高压锅压熟,鸡胸肉煮熟后切成小块,胡萝卜、鱼肉、包菜煮熟,用料理机打碎,多少保留一些口感。    在放入一些牛肉汤放置温热就可以喂美短了。    艾丝黛尔做了奶油培根模糊意面,煎了黑胡椒牛排,摆上桌打算喊科尔森吃饭的时候就看到没换张牙舞爪的朝科尔森扑过去,软绵猫爪快速用力的施展猫猫拳。    艾丝黛尔:……    艾丝黛尔:“吃饭!”    美短停下动作,歪头看了艾丝黛尔一眼,从科尔森身上蹦下去,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到艾丝黛尔身边。    美短:“喵。”    “好了乖猫咪,吃饭了。”    艾丝黛尔本以为美短会迫不及待的蹦上桌子,可这小猫咪却立起身子拍了拍她的腿,软绵绵的叫了一声。    事后,冬兵对此非常后悔,他根本不知道这嗲嗲的软绵的声音是他发出来的。    “想要抱抱?”女孩满脸诧异,附身把头一次撒娇的美短抱起来,放在桌子上。“真是不容易。”    “……不容易什么。”科尔森满脸抓痕,“这猫变得太快了。”    “这是他第一次跟我撒娇要抱抱的,”她拍了拍美短的头,猫咪眯着眼拱了拱她的手心,斜眼看了科尔森一眼。    科尔森:“……你确定它没成精吗。”    艾丝黛尔:“我不确定。”    “不过它对你敌意这么大估摸着只有一个原因。”艾丝黛尔卷起意面塞进嘴里。    “什么?”    “你们俩都是公的。”    科尔森:……    说的好有道理。    科尔森根本没办法反驳。    吃了饭他又在艾丝黛尔公寓用了些水果才回家,在不回家这美短就要试图去咬断他的脖子了。    科尔森离开后,艾丝黛尔就接受到了美短的审视。    ‘这男人谁?’    ‘谁让你带回来的!’    美短浑身炸毛朝她怒吼。    ☆、chapter 9    这只美短有点吃醋哦。    这是艾丝黛尔最近才发现的。    也就是从她把科尔森带回来的那次,美短吃醋的很,一直很愤怒的朝着她嗷嗷叫。从那次之后,美短在她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绕着她的小腿闻了一圈又一圈的。    艾丝黛尔被这小家伙绊到好几次了。    冬兵也不是故意这样的,变成猫嗅觉比之前是人的时候灵敏很多,这姑娘一回家各种各样的味道涌进他的鼻腔,相当难受了。    他没办法确认这姑娘身边的味道有自己认识的人,即便凑过去闻,他也不知道自己认识的人跟这姑娘是否认识。那当然喽,做人的时候哪里会像做猫一样成天凑到人家脚边闻。    各种人的味道夹杂在一起,这对冬兵来说相当的陌生,各种男人不同古龙水味道和各种女人不同的香水味夹杂在一起简直难闻极了。    完全把这姑娘身上好闻的味道都覆盖了。    冬兵嗅嗅皱着脸跑的老远。    美短懊恼的呜咽一声,蹲坐在沙发上,耷拉着灰色的耳朵,满脸都写着不开心。    艾丝黛尔今天下班早,早早回来打算收拾收拾房间,她之前订了个蛮大的猫爬架今天会送到,她需要挪开一个地方放这个猫爬架。    猫咪都愿意晒太阳,她便打算把猫爬架放在靠近大落地窗的那边,美短趴在最上面的看台也能晒到太阳。    快递送的很快,是一米五高度的猫爬架。    最顶端是朵花的形状,下面是树干,有三处出口,左右各有两片叶子,组装也非常容易。    她简单整理了下便看到美短无比好奇的仰着小脑袋看着这个大树,凑过去嗅嗅。    伸出爪子撅着屁股抠了抠,后腿用力一蹦便蹦到其中的一个叶片上。    好像还蛮好玩的。    他仰头看了下,灵活的蹦到最上面额,花朵上,后腿一坐支棱着耳朵打量着四周。    可算是可以这样看清楚整个房间了。    美短在仰着小脑袋一副‘朕俯视天下’的模样在这上面打量着,背后是墙壁旁边便是落地窗,在这上睡觉晒太阳是很不错。    冬兵满意的点点头,随即便蹦下来。艾丝黛尔凑过去一看,很好。    花心中间都是猫毛。    她叹口气转过身便有些苦恼的看着自己布满猫毛的布艺沙发,美国短毛猫是全年掉毛的生物,艾丝黛尔的沙发远处看简直毛绒绒的。    不止这里满是猫毛。    只要是美短卧过的地方都是毛绒绒的猫毛。    她房间,地毯上、被窝里都有。    她允许了美短爬上她的床,钻进她的被窝里睡觉,可这样的后果就是她随手在被窝里一抓就是一把毛。    ……每天睡得艾丝黛尔浑身痒痒。    艾丝黛尔先把美短抱起来放在台上,冬兵大致知道她想干嘛,便没挣扎,也没有去捣乱。    他后腿一坐眨眨眼看着艾丝黛尔从楼梯下面的柜子里掏出了个类似于圆锥体一样的东西,冬兵蛮好奇的歪头看看,抖抖耳朵。    她带上胶皮手套沾了点水在沙发上抹了抹,便弄下来一堆毛发。    她简单弄了下便取出手持式吸尘器吸猫毛。    突然间的想起的声音把美短吓了一跳,他嗖的蹦下台浑身炸毛的躲在一旁。    他龇牙咧嘴的盯着艾丝黛尔手里的这个玩意,冬兵对这东西没有什么的概念,他刚刚被唤醒不久,脑子里学习的知识对这种东西曾经有过概念,可变成猫之后猫的一切都把这打乱了。    他现在对这玩意的第一感觉就是。    这是个怪物。    等艾丝黛尔处理好便看到她的美短一副‘要了命’的炸毛姿态死盯着她手里的手持吸尘器。    “原来你。”艾丝黛尔恍然大悟,“你居然害怕这个?”    美短怒吼一声蹦到台,他所站的位置在厨房,阳光所投下的光影便可以清晰的看到空气里飘散的灰尘……以及美短蹦起时飞散的猫毛。    艾丝黛尔一愣,把手持吸尘器丢在一边,小心翼翼的靠近,“猫咪?你乖乖的哦,不要动。”    猫可是活的,还能不动?    冬兵哪里知道她要做什么,只知道这姑娘要靠近,他往后挪并不想让她碰。    美短:“嗷呜。”    艾丝黛尔小心的抬手去拍他的头,“猫咪你要乖乖的哦,不要乱蹦。”    冬兵歪头,他完全不明白这姑娘的意思,他轻巧的从这边的台蹦到另一边的窗台。    艾丝黛尔眼看着他蹦起来的瞬间,‘呼’的飞散的猫毛。    她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小圆柱瓶盖,美短的视线一下子被她吸引,奶声奶气的叫着,蹦下窗台弓着背蹭她的小腿。    艾丝黛尔蹲下身子,瞬间掐住美短的后颈肉,在他的挣扎下把他丢进猫包里。    这个骗子!    美短头顶着纱网布龇牙咧嘴的看着她,喉咙里警告的呜咽没停止。    她松了口气便开始接着处理房间里的猫毛,床单被褥都洗干净晾起来,整理好这一切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累的瘫在沙发上。    听到些许普通摩托车声的声响,她才想起来被她关在猫包里的美短,美短的威胁声是越来越大,并且开始使劲抠猫包了。    艾丝黛尔怂的不行,她戴了手套又拿过伊丽莎白圈打算给他套上梳梳毛,在打开猫包的瞬间,美短圆溜的小脑袋便钻了出来。    她赶紧拉进拉链把他的头卡主,手脚麻利的给他套上了伊丽莎白圈。    这玩意对于幼猫来说有点沉,美短的竖瞳狠狠地盯着她,小尖牙都龇了出来,她犹豫了下把他从猫包里抱出来,好在猫爪已经剪过他目前不能把他抓成什么样的。    拎着美短去了浴室,之前在给他体检的时候买了把小梳子给他梳毛,她摁住他的身子轻柔的给他梳毛。    梳子梳毛的感觉很奇怪,每一个小竖条摩‖=‖擦到身子都感觉到有些痒,美短扭扭身子。    可梳到了某个地方,他便‘咣当’倒下了。    真是舒服。    他眯眼呼噜呼噜的,四肢伸长,就连软绵的猫爪都伸开,舒舒服服的抻着身子。    这一梳可梳下来不少的毛发,美短还非常人性化的翻了个身让她梳另一边。    等梳完,美短舒舒服服的起来撅着小屁股抻了个懒腰,小身子抻的长长的。    他这样撅着,艾丝黛尔便注视了下美短还没长出来的小蛋蛋。    好奇的伸手戳了下。    美短:???    冬兵一脸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她,小姑娘眨着眼又伸手戳了两下。    美短:(╬ ̄皿 ̄)    你特么戳一下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在戳两下!    美短龇牙咧嘴的朝她扑过去,艾丝黛尔被他的冲击力弄了个仰倒,一屁股坐在地上,她还没来得及呼痛就被美短的光速喵喵拳打了个正着。    她捂着脸在地上咕噜了一圈,美短趴在她的背上用爪子撕扯着她的棕色的微卷发,张嘴还去咬她。    一边咬一边还呜咽的嗷嗷叫。    仿佛在说着什么。    冬兵的确在说着什么。    当然是在骂她。    之前在医院打了他蛋蛋的主意不说,回来还要戳!    戳你个屁啊!    冬兵气的使劲打她,艾丝黛尔可没想到这猫能为了保护还没长出来的蛋蛋这么对她!    她捂着脸往出爬,美短就趴在她背上对她又咬又打的。    “好啦!”艾丝黛尔猛的坐起来,坐在地上怒视这还龇牙咧嘴的美短,“我不就戳了戳嘛,长了蛋蛋不就是要戳吗!”    冬兵:(╬ ̄皿 ̄)    你特么还理直气壮?!    难道老子长了就要让你戳吗!    美短灰黑色软绵的猫爪蹭的亮起,两只小爪子使劲的抠着她房间的地毯。    看他这么凶,艾丝黛尔就怂了。    她缩缩脖子噘嘴,“别这么凶嘛,你都踩过我,我礼尚往来嘛。”    美短:……    冬兵白了她一眼,抖抖毛后腿一坐抬起软绵猫爪便开始舔。还是一样,舔两下就放下,一脸阴郁。    她蹭过去,抬起小手想去摸摸这猫咪还掉不掉那些毛。    刚伸手美短就抬起爪子摁住她的小手,踩在地上,灰蓝色的竖瞳毫无感情。    “我就摸摸……我不摸了!”她话还没说完,美短踩着她小手的那只爪子蹭的亮起,狠狠地抠了她的小手。    美短抬了爪,她才把手抽回来揉揉。    “怎么这么凶。”她扁扁嘴,“你为什么要掉那么多毛!”    你以为我想掉毛吗。    美短撇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卷着猫爪舔着爪缝,随即满脸阴郁。    我更想一次性把所有的毛都掉光!    好好的人突然间长了一身的毛,谁能适应?!    他攥紧猫爪,恶狠狠的表情。    等让他抓到把他变成猫的罪魁祸首的,必须要把他爪花脸!    冬兵恶狠狠的想着,身边的姑娘突然间觉得后颈一凉。    艾丝黛尔嘴角微抽,她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毛,看来地毯也要吸一下了。    她去楼下取了吸尘器,美短在看到吸尘器的瞬间,躲了一下。    可随即他便觉得这玩意没什么好怕的。    便坐在角落里看着她吸地毯,没有什么意思便趴下眯着眼。    听到些许风声他才抖抖耳朵,睁开竖瞳便看到这姑娘拿着吸尘器看着他,看样子试图用吸尘器吸他的样子。    冬兵没有躲,他倒是想看看这姑娘能做点什么。    这美短没躲也没扑过来打她,这让她有点好奇,手持吸尘器前面是长管状的头,直接戳在美短的大腿上。    美短歪头看了眼,打了个哈气。    冬兵:请开始你的表演。    艾丝黛尔眨眨眼,这都不扑过来?    她打开了按钮,嗖嗖的风声想起,美短一点都不怕了,他歪头看着艾丝黛尔拿着那玩意在他身上滑动了几下,弄了几次莫名觉得好舒服。    舒服那就算了。    美短躺平眯着眼认由着这姑娘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灰黑相间的尾巴一甩一甩的。    这玩意吸猫毛还是蛮厉害的。    艾丝黛尔在拆开后面的盒子的时候看到的,里面满满的灰黑色猫毛。    ……之后就用这个来处理猫毛好了。    艾丝黛尔低头又瞄了瞄美短的蛋蛋,等在大一些好了。    就可以弹了。    她嘿嘿嘿的笑笑,冬兵觉得浑身发冷尤其是屁股。    他瞄了一眼艾丝黛尔,这姑娘铁定不怀好意,美短嗖的一下钻进被子里,只露出小脑袋瞪圆了眼盯着她。    ☆、chapter 10    美短趴在猫爬架顶端晒太阳。    难得露出白花花的肚皮,蜷着爪晒太阳。    艾丝黛尔抱着个抱枕坐在落地窗下,抬头边能看到这只软绵的美短。    这是她第一次看他主动露出肚皮。    伸手凑过去看,白色的软毛中间杂夹着灰色跟黑色的条纹,肚子上被剃掉的软毛已经长出来,看起来软软的。    她伸手摸了摸,先是听到了美短咕噜咕噜的声音,随即便是美短愤怒的呜咽。    猫咪打了个滚抖抖毛,面色不善,竖瞳死盯着她。    艾丝黛尔:“……我就摸摸而已。”    美短低吼一声重新趴在上面甩着尾巴晒太阳。    冬兵最近的行为越来越像猫咪了,从变成猫之后他的行为越来越不收自己大脑控制,习性也越来越像猫咪一样。    好在他智商还是在的。    只不过偶尔会被猫咪的意识蒙蔽然后就做出他后悔万分的事情。    艾丝黛尔轻哼一声,伸出纤长的手指戳了戳他的后脑勺,猫咪的后脑勺圆溜溜的。    “六条你就不要傲娇了嘛。”    美短:(╬ ̄皿 ̄)    不这么叫我还能对你态度好一些。    冬兵回手在她白嫩的手背上打了一巴掌,嘴里嗷呜一声,小尖牙都龇了出来。    这个名字艾丝黛尔绞尽脑汁后来看了眼祖母新年发过来的照片才给他憋出这么个有个性的名字。    ……有个性个屁。    明明就是照片里的麻将牌好不好。    冬兵面无表情的吐槽。    美短有些口渴,他站起身抻了个猫咪的懒腰,轻盈的从猫爬架上蹦下去,艾丝黛尔还没来的里制止,美短就已经蹦了下去。    在阳光下,随着灰尘飞舞的猫毛随风飘扬,艾丝黛尔扶额。    看来要买个扫地机器人了。    美短去他的小白瓷碗喝了口口水,伸出粉舌舔舔嘴巴便走到猫砂盆边上。    他想上厕所。    不过每次他上厕所这个女人都会盯着看。    他灰蓝色的竖瞳随便瞄了一眼,果然。    这姑娘瞪圆了海蓝色的瞳孔兴致勃勃的盯着他的屁股。    冬兵:(╬ ̄皿 ̄)    上了厕所有什么好看的!    美短朝她龇牙咧嘴的嗷呜一声便转过身,在盆里挖了个坑。    做好准备姿势一抬头就看到艾丝黛尔那兴致勃勃的小表情。    ……真是够了。    美短嘴角微抽,直接忽略了她。    灰黑相间的尾巴竖的溜直,连带着小腿一起抖着,看来这次是尿尿诶。    艾丝黛尔捧着脸颊笑的跟个痴‖=‖汉一样,不管美短怎么凶,都好萌啊。    不过,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美短尿着尿着,站起来了。    艾丝黛尔买的是半封闭的猫砂盆,美短站起来就肯定会尿出去的,她眼看着一个小抛物线直接滋出猫砂盆外面。    艾丝黛尔:……    她气的嘴角发抖,她走过去戳着美短的小脑袋。    “你为什么不蹲着尿!”艾丝黛尔气鼓鼓的戳着他的头,却被美短抬起的爪子打掉,“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尿到地上!”    冬兵相当纳闷,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像女人一样蹲着尿!    美短撇了她一眼嘴里嘟嘟囔囔的吐槽,都没埋猫砂便从猫砂盆里蹦出来,爪缝间的猫砂都没抖干净。    又甩了一地的猫砂,这让艾丝黛尔更是坚定了买一台扫地机器人的念头。    不过现在应该去清理一下美短滋到外面的东西。    冬兵后腿一坐,抬起猫爪舔舐着爪缝间的毛发,扬起小脑袋看了下时间,有些饿了。    他轻盈的蹦上台,用爪子去摆弄着架子上的小玻璃瓶,那里面都是艾丝黛尔自制的小鱼干。    美短拍拍瓶盖,端坐着看着她,小小的叫了一声。    美短:“喵。”    自从变成猫,他就对小鱼干这种东西充满了兴趣,女孩丢掉手纸回头就看到美短一爪踩在小玻璃瓶上,等着她投喂小鱼干。    她叹口气,拿过罐子给他拿了两根小鱼干,递给他。    美短叼住鱼干,一拽。    没拽动。    他灰蓝色的竖瞳死盯着艾丝黛尔的爪子,发出护食的呜咽,主要还是在质疑明明是给他的为什么还要拽着不放手!    美短使劲拽着小鱼干喉咙里的低吼一直没停止,直到他露出尖锐的爪子,艾丝黛尔才松了手。    都说护食的猫要教训一下。    可美短这么凶,她哪里敢凶他。    小鱼干鲜味足的很,吃起来相当鲜美,美短舔舔嘴巴抬起爪子拍了拍她膝盖,明显想要吃她手里的另一条。    艾丝黛尔这次可没逗他,而是直接递过去喂给他,美短怕她抢走,叼着小鱼干跑的远远的。    “……又没人跟你抢,你躲什么。”    刚刚就像你没抢一样。    美短翻了个白眼,吞掉小鱼干,蹲坐在地毯上看着她,抬起后腿抓抓脖子,又打了个哈气。    美短:“喵。”    “不给你吃了!”艾丝黛尔噘嘴,把装小鱼干的玻璃瓶拧紧放在柜子里,转过身双手环胸的看着他。“谁让你尿到外面还不埋猫砂,而且你还弄了一地。”    不给吃就不给吃。    冬兵也不是嘴很馋的人,可小鱼干的味道的确是相当吸引人。    他留恋的看了看放小鱼干的柜子,小声的呜咽一下便重新跳到猫爬架上面趴好。    他懒洋洋的伸手摆弄了下脖子上的链子,是猫牌。    猫牌是黑色的带着细小的白色条纹,中间是个小小的圆形金属,上面写着艾丝黛尔的电话,而且还有美短的名字。    那耻辱的‘六条’。    这种带有明显束缚意味的东西冬兵是相当的反感,他试着把这玩意弄下去,可这女人绑的紧,完全没踹开。    猫牌上还有个小铃铛,平时跑起来、蹦跳偶尔才会发出声响。    声音对猫咪来说不会刺激他们的听觉,但是对冬兵来说,这玩意闹心的很,而且脖子上带着的项圈所带走的束缚意味让他厌烦。    说实话,她家又没有宠物门,每天关着窗子,偶尔打开窗户透透气,还带着纱网。    他根本不可能出去的好不好。    戴着项圈是怕丢,那既然他根本出不去那还怕丢什么……    那就赶紧把项圈给他摘了!    美短嗷呜一声,死盯着艾丝黛尔,伸出爪子抓了抓他脖子上的项圈,意味明显。    “不可以。”艾丝黛尔把晚饭要用的食材拿出来,肉类需要解冻一下,便放在洗碗池里,蔬菜丢在一旁。“必须要戴着项圈的。”    他抬起后腿踹了踹,还是弄不掉。    脖子上戴着项圈的感觉让他在意。    弄不掉也没办法,他叹口气背对着艾丝黛尔趴在猫爬架的打算睡一觉。    脑子最近越来越不清醒了,在不找到是谁把他变成猫的,他就要彻底变成猫咪了。    他懊恼的呜咽一声,歪头看了下正在厨房准备晚饭的姑娘,心里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    不错的前提下也是他变回人。    至少不用洗脑。    虽然他没有记忆,可对洗脑这个东西却像是印在灵魂深处一般。    晚餐是肉粥,艾丝黛尔的这是披萨。    自制的厚底披萨,满满的芝士跟意大利香肠,闻着香极了。    肉粥是鸡胸肉、牛肉、一块鸡胗还有一块包菜做的。    把这几样东西切碎后用料理机打成肉泥,跟水一起煮。    做一次能吃至少四次的。    肉粥是给他补水的,美短吃的很快,随即便蹲坐在披萨旁边直勾勾的盯着上面的意大利香肠。    切的薄薄的,再用烤箱一烤,焦脆。    闻着的香味也非常诱‖=‖人。    他偷偷的伸出小爪子想偷一块。    “不可以偷吃哦。”艾丝黛尔伸出手拍在他抬起的猫爪上,不过看到他明显失落的表情,她又有点不忍心。    便取下来一块香肠,放到嘴边吹了吹,喂给他。    这带味道的东西明显比没有咸淡的好吃多了。    美短便嘴馋的想吃她盘子里的披萨,能弄到吃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撒娇。    可他完全不想。    美短纠结的都飞机耳了。    艾丝黛尔当然知道这只美短在想什么,她歪头犹豫了下,少吃一点点应该没什么的……    然后她就去取了个干净的盘子,切下来一小块摆在他面前。    美短高兴坏了。    他不由自主的便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艾丝黛尔也就心满意足的摸了摸美短的头顶,用手指抓了抓他耳后。    真是好想把他抱进怀里揉搓。    冬兵吃到了披萨心情不错,便主动的用小脑袋蹭了下她的手,奶声奶气的‘喵’了一声。艾丝黛尔明显的被萌的不要不要的,心情大好的又给他切了一块。    可没过多久,这个好心情就被毁了。    美短又站着尿尿!!!    趁他还没有滋在地上,艾丝黛尔跑过来摁住他肉乎乎的小屁股,明显把他摁了下去。    冬兵一脸不解的回头呜咽几声,挣扎了几下。    毕竟在尿尿,没办法彻底挣脱。    他还没有翻脸抓她就被这姑娘掐住后颈进行了思想教育。    总之就是一句话,尿尿必须蹲下,而且还要埋了!!!    冬兵也是就一句话。    他是个男人!    才不要蹲着尿尿!    ☆、chapter 11    华盛顿DC下雪了。    艾丝黛尔身穿红色高领针织毛衣拖鞋下巴跪在窗户边的沙发上发呆,膝上还铺着块小毯子,旁边的木质圆桌上放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美短团成一团睡得香甜。    她歪头看了看团成团的美短,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下他下巴处的软毛。    冬兵已经习惯了她随时随地的触碰,一般来说都不会咬她。    他下意识的呼噜呼噜几声,懒洋洋的睁开眼看了她一下,便合上眼打算接着睡。    靠近窗户稍微有些凉嗖嗖的感觉,她之前网购了个毛绒毯子,赠品是个小小的毯子,看起来应该是给小孩子盖的。    她洗干净后打算给美短。    艾丝黛尔把毛软的这一面搭在他身上,美短动了动身子,没挣扎,反而睁开眼仔细的嗅嗅。    这味道跟着女人身上的味道很相似。    冬兵对艾丝黛尔身上的气味相当熟悉,而且能说的上喜欢。    他不由自主的露出白花花的肚皮,蜷着爪,呼噜呼噜的撒娇。    艾丝黛尔勾起一抹笑,伸手去撸他的下巴,随即得寸进尺的去摸他的肚子。    猫这种生物,如果充分信任你才会露出肚皮让你摸,可冬兵即便是相信他,可还是不会让艾丝黛尔触碰他脆弱的肚子的。    “呀!你咬我!”艾丝黛尔没抽回手,她皱眉看着叼着她手的美短,猫咪的竖瞳死盯着她,可嘴没用力咬,只是轻轻的叼住。    冬兵没用力,含着而已,看她微微皱眉便松了口,可没想到这姑娘变本加厉的揉了揉他柔软的肚子,随即横眉竖眼的使劲给了她一口,白白嫩嫩的小手上留下了四个小眼儿。    艾丝黛尔一惊便收回手,委屈的不行。“……果然当初应该把那只英短也收养了。”    美短撇了她一眼,躺下。灰黑相间的尾巴不耐烦的一甩一甩的,完全没把艾丝黛尔刚刚的那句话当回事,可等到后来她真的收养了那只英短后,他才后悔万分。    恨不得把那只肥嘟嘟的英短咬死。    目前他还不理解。    最近神盾局一点都不忙,她一个生物学家天天也没有什么事,除了做实验还是做实验,或者研究各种药剂。    外勤特工执行任务时所带的药剂都是艾丝黛尔所做,补血、止血、麻痹、□□等药剂。    这些东西她在家也可以做的,完全不用去神盾局的实验室。当然要挑时间而已,如果被局长抓到她旷工会被扣工资的。    “呐,六条你说晚上我们吃点什么呀?”她趴在沙发上歪头看着团成团的美短,冬兵对‘六条’二字特别敏感,听到这姑娘又这么叫,他抬爪就去抓她的头,四爪并用,连抓再咬的。    等艾丝黛尔坐起来,头发已经成了鸟巢状。    “你怎么这么凶啊。”艾丝黛尔皱眉,“别人家的猫都可以随便撸撸的,就你不行!”    那都是别人的猫。    美短撇了她一眼,站起来弓着背使劲抻着身子,又伏低身子后腿往后抻,舒舒服服的。    他后腿一坐抬起软绵猫爪轻舔,抬头瞥了眼放小鱼干的柜子,转头看着艾丝黛尔喵了一声。    “想吃小鱼干?”她歪头,美短相当人性化的点点头,艾丝黛尔嘴角微抽,这玩意是成精了。    取了玻璃罐子,刚坐在沙发上,毛乎乎的美短便凑过来,小鱼干的鲜香味浓郁馋的美短直吞口水。    冬兵也只会在这个时候忘记自己是个人。    美短弓着背尾巴竖的高高的,主动踩在艾丝黛尔的腿上,仰着小脑袋用头顶蹭着她的下巴。    奶声奶气的撒娇着。    ……真是为了吃,脸都不不要了。    艾丝黛尔面无表情的看着趴在膝盖上翻出肚皮的美短,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吃了小鱼干的美短很快便恢复意识,整只猫都炸毛了,毛绒绒的小脸皱在一起,喉咙里愤怒的呜咽。    软绵猫爪蹭的亮起,使劲抠着沙发。    艾丝黛尔挑眉,随即拿出一根小鱼干,刚刚凶的不要不要的美短瞬间就被小鱼干吸引,正只猫瞬间就柔和,再次奶声奶气的撒娇要吃。    ……来回几次之后。    美短满脸阴郁的蹲在墙角思考人生。    这尼玛……小鱼干里下东西了。    他怎么可能会发出那种声音来!!!    他决定要重新审视一下那个玻璃瓶子里面的那个东西了,怎么可能会这么吸引他!而且闻到就会上瘾!!!    美短毛绒绒的脸上出现一丝阴狠,要是让他抓到把他变成猫的家伙,必须要弄死。    艾丝黛尔猛的一抖,随即搓搓手臂,嘴里还嘟囔着:“怎么突然间这么冷。”    她撇了一眼正在抠瓷砖撒气的美短,随即走进厨房准备吃点水果,美短听到声响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头看她做什么,结果看她拿起了橘子。    毛绒绒的猫脸瞬间皱在一起。    那种味道的东西她怎么吃下去的。    艾丝黛尔靠在台慵懒的扒着橘子,手里的橘子皮非常准确的丢到美短旁边,吓得他站起来。    闻到这股味道的美短整只猫都不太好,他一脸嫌弃的退后几步,跳的远远的朝着艾丝黛尔龇牙咧嘴。    明明知道他特别讨厌这个味道!为什么还要把橘子皮丢过来!!!    灰黑色软绵猫爪握的紧紧的,他想打她很久了。    不过不是现在。    这姑娘满身的橘子味万一蹭到他身上那可就闹心了。    美短朝她龇了龇牙,腿脚麻利的蹦上猫爬架端正的做好,灰蓝色的竖瞳毫无感情的盯着艾丝黛尔,瞄了她好几眼。    比如她的脸,手臂,还有脚踝。    这意味明显的眼神。    这明明就是威胁!    艾丝黛尔气的鼓鼓脸颊,她怂的躲了躲,这只美短报复心里很强,上次海草舞事件,美短就半夜趁她熟睡报复她。    好在她不是瘢痕体质,要不然她这张美丽无比的小脸蛋就要毁容了。    “喂?”    电话突然间响了,她把橘子丢在台,随手拽了张纸擦了擦手便接了电话。    “科尔森?怎么了?”她用肩膀夹着电话,伸手又拿过橘子掰下一半塞进嘴里,口齿不清的询问他。“你别这么激动,仔细点说,你说你去北极把谁挖出来了?”    电话那边的男人非常激动,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一些,可语气还带着激动。    “美国队长,我把美国队长挖出来了!”    艾丝黛尔一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后才明白他把谁挖出来了,她轻笑塞了一颗橘子到嘴里,“你这样仿佛就跟发现远古国王古墓的考古学家一般。”    “他可是全美国的宝物啊!”    “我明白我明白。”她擦擦手,夹着电话去了出来,打开水龙头洗了手,随手拿起厨房的擦手巾擦了手,用手拿着手机。“所以说你打电话给我只是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吗?”    “当然不止是这样!美国队长他还活着!他……”电话那边的男人只说了一半就换了别人,那个男声她非常熟悉,男人用带着威胁的语气跟她讲。    “内贝特特工,我要你现在立刻马上到神盾局。”尼克·弗瑞翘着腿靠在椅背上,抬手看了看指甲,“我希望你在七点之前到达,这样我也许不会追究你今天为什么没来上班这件事。”    艾丝黛尔:……    “哦当然如果你要是晚了一分钟,或许你这个月的奖金就如同科尔森现在的智商一样,随风逝去了。”    艾丝黛尔:“……我马上就到。”    她关了电话看了眼时间,快速的把电话丢在一边,用最快的速度跑上楼换衣服。    美短抻了个懒腰完全不知道这姑娘想干什么,他靠在一边抬起软绵猫爪舔着,灰蓝色的竖瞳盯着楼梯,小耳朵一抖一抖的。    直到看到她穿戴整齐才觉得有一丝不对劲。    她背了个小书包。    他跳下猫爬架凑过去抬起猫爪拍了拍她的小腿,疑惑的喵了一声。    “我要出门。”艾丝黛尔蹲下来,小手搭在膝盖上,“今天有可能回不来……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冬兵歪头。    “我要加班,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艾丝黛尔大胆的把他抱到怀里,美短灰黑相间的软爪搭在她手臂上仰着小脑袋看着她,“要不要?”    冬兵点点头,几乎是下意识的用头顶蹭了她下巴。    艾丝黛尔对突然间温顺了不少的美短相当满意,她心一动取了那个玻璃罐,拿了两条小鱼干递给他。    冬兵的脑子再一次被小鱼干糊了,瞬间变成卖萌的奶猫,开心的把肚子再次翻给她看。    啧啧啧。    为了吃的,脸都不要了。    等艾丝黛尔收拾好美短的东西后,就看到他猫脸阴郁的蹲在玄关,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    这玩意有毒。    这玩意铁定有毒!!    嚼着小鱼干神色冰冷的冬兵心里是这么想的。    ☆、chapter 12    “没有什么问题。”艾丝黛尔拿下听诊器,“跟常人一样,不过多少可能会缺乏维生素,毕竟他已经沉睡了七十年。”    科尔森听的相当认真,这明显痴‖=‖汉表情,让艾丝黛尔相当无语。    “那大概多久能醒过来?”    “看他自身,我估计就这两天。”她摘下手套丢在一边的托盘里,“这几天我会给他注射营养液补充营养,剩下的就看他自己好了。”    艾丝黛尔说完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办公室让她锁起来,美短正蹲在她办公桌用软绵猫爪摆弄着她笔筒里的水性笔。    看她回来才收回爪子,灰黑色相间的尾巴缠着猫爪,竖瞳盯着她喵了一声。    “我可能要加班,所以说最近几天我们要住在这里面哦。”她弯腰拍了拍美短的小脑袋,“那我们先去我住的地方,然后我去食堂买一些吃的回来。”    艾丝黛尔拽了下绑着美短的绳子——是之前她在宠物店买的猫咪牵引绳。    美短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小屁股都不挪地方。    “快点走啊!”她不满的拽了拽绳子,美短直接躺在办公桌上,灰蓝色的竖瞳撇了她一眼,甩了甩尾巴便闭上眼一动不动。    艾丝黛尔:→_→    没办法,她凑过去伸手把懒洋洋的美短抱起来,温温热热软绵绵的一团入了坏,美短乖巧的趴在她怀里,睁开眼看了她一眼便把下巴搭在她肩膀上。    出门便看到了科尔森。    科尔森刚打算在打个招呼,话还没说出口便看到趴在艾丝黛尔肩膀上瞪圆了眼死盯着他看的那只无比熟悉的美短。    到嘴边的话全部咽了下去。    艾丝黛尔还纳闷为什么美短会凶狠的哼哼,锁好门转头便看到身后的科尔森,瞬间明白美短为什么突然间这么凶。    冬兵撇了他一眼,龇了龇小尖牙,灰黑相间的软绵猫爪蹭的亮起,卷着爪舔了下,指甲尖锐。    “有事?”艾丝黛尔抱着猫咪歪头问他,美短转过身趴在她怀里,眯着眼。    “没……没事。”他嘴角微抽,忍不住捂住上一次没美短抓了的脸,“那明天见。”    艾丝黛尔完全不知道科尔森怎么了,等他走了她才低头看着还是龇牙咧嘴的美短。    轻戳了他的小脑袋。    美短光速抬起猫爪一巴掌拍在她的小手上,面色不善的龇牙哼了一声。    ……迷。    她买了份牛柳意面就回到她的宿舍,美短的食物让她丢进小冰箱里,自己准备吃自己的晚餐。    美短的是肉粥跟肉冻,上面洒了一层羊奶粉,闻着很香。    她解决掉自己的食物便把带来的衣服挂好,美短吃饱后又喝了水,这才蹦到单人床上卧好。    最近他发现了个非常舒服姿势。    猫咪的身体很柔软,他把手臂窝在身子下面,整只猫舒舒服服的窝在大床上,这床没有艾丝黛尔房间的柔软。    冬兵倒是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倒是睡惯了软床,今天突然间变成了硬床,估摸着还要有点不习惯呢。    他眯着眼趴在床上,艾丝黛尔便去洗澡,等他觉得一股水汽凑近才睁开灰蓝色的眼。    美短打了个哈气站起来弓着背,给这姑娘挪开了一个地方。    艾丝黛尔换了身睡裙,棕色微卷发微湿,身上被水泡的粉嫩嫩的,浑身散发着好闻的香气。    美短比较喜欢她的这个香波,闻到熟悉的味道他便凑过去呼噜呼噜几声,随即脑子就正常了。    ……这香波也被下东西了。    冬兵气冲冲的背对着她,毛绒绒的小脑袋看起来就软软的,她伸手凑过去揉了一圈,美短斜眼看了她一眼,算是默认了。    艾丝黛尔关了灯挪回床上一把搂住美短,用粉嫩嫩的脸蛋使劲蹭了蹭他,冬兵可是最讨厌这样的。    毫不客气的咬住她挺巧的鼻子,微微用力。    “啊!”    他冷眼旁观一旁捂着鼻子呜咽的姑娘,后腿一坐抬起爪子舔着爪缝间的软毛,灰蓝色的瞳孔在黑暗里变得溜圆,看着要比竖瞳的时候温柔不少。    可这家伙刚刚才咬了她。    艾丝黛尔捂着鼻子轻哼,钻进被窝里不在搭理他,冬兵也懒得理她,趴在被单上蜷成一团便睡了。    半夜渴了便起来喝了几口水,美短盯着面前的这个全封闭试猫砂盆,明显不太喜欢。    可有尿憋着会很难受,他嘟嘟囔囔的钻进去尿了。    现在是凌晨一点,冬兵蹲在窗台盯着外面,换了个环境不太适应。    最主要的还是这姑娘身边的那些人,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家伙,让冬兵久违的感觉到了紧张。    他忍不住炸毛,艾丝黛尔睡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她的猫站在窗台上炸毛了,后背都弓起来,尾巴炸的那么粗。    她揉着眼下床走到他身旁,把美短抱起来,冬兵知道她醒了,抱他也没有咬人。    乖顺的趴在女孩子软绵绵的怀里,艾丝黛尔睡得迷迷糊糊,嗓音软绵,她眯着眼凑过去吻了他耳朵一下。    “怎么醒了?”她把脸贴在他头顶,蹭蹭。“是不是饿了?”    冬天抬起小脑袋,小小的喵了一声。    她把美短放在大床上,开了台灯,取了那罐装着小鱼干的玻璃瓶。    冬兵:等等……    美短第一反应就是‘你等等!’这句话刚刚从脑子里刷过去,随之而来的就是刷屏一般的。    ‘小鱼干!!!!’    美短瞬间就被小鱼干俘虏,弓着背尾巴竖的直溜,奶声奶气的站起来用小软爪拍着她的小腿。    她喂了他几根,就去给他的水碗里填了干净的白开水,回头不出意外就看到美短又满脸凶狠死盯着地板。    ……吃个饭怎么这么凶。    冬兵已经要无法忍受了。    这小鱼干铁定有什么东西!!!    看他这么凶狠,艾丝黛尔可没敢把他抱起来,自己绕过他爬到床上。    “来、来睡觉啊。”她尴尬的笑笑,轻轻拍了拍被子,冬兵抬头看着她,艾丝黛尔侧坐在床上,露出的一小节白嫩的小腿,小脚肉肉小小的,脚趾蜷缩。    他迈着猫步走过来,后腿一用力便蹦上来,踩着被子蹲在艾丝黛尔身边,圆溜溜的瞳孔盯着她。    盯得艾丝黛尔浑身起鸡皮疙瘩,她往后躲了躲,“你,你想干嘛。”    冬兵抬爪拍了拍她的小腿,轻巧的一蹦蹦到她身上,打着转。    趴在她小腹上,蜷缩好。    艾丝黛尔试探性的把小手放在他背上轻轻的摸了摸,美短突然间侧躺,小脑袋搭在她手臂上,对她的摸摸完全没有反感。    “你怎么这么听话?”她嘟囔着戳戳他额头。“我摸你居然没咬我诶。”    看来你没失望了。    美短挑眉,随即张嘴叼住她纤长白嫩的手指,小尖牙微微用力。    “啊!”    自作孽不可活。    美短翻了个白眼从她身上蹦下去,蹭到她身边拱拱便钻进被子。舒舒服服的窝在小姑娘身边睡了。    “阿黛尔,你确定你带来的这只是猫吗。”    科尔森嘴角微抽,戳了戳艾丝黛尔肩膀,蹲在一旁办公桌上的美短如同监工一样认真严肃的盯着他们。    ……这明明一脸上司下来调查的模样。    “看不出来吗?”艾丝黛尔指了指身边的猫,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小鱼干,美短瞬间就被俘虏,打着转转喵喵的叫着。    “……看出来了。”    美短吞下小鱼干后,满脸阴郁。    不能在这也堕‖=‖落下去了。    他居然被小鱼干弄得五迷三道。    这玩意绝对有毒。    美短露出小尖牙死死的盯着小鱼干。    美短的视线太过强烈,这让艾丝黛尔误以为他是没吃够……    所以说……    脑子被小鱼干糊了的美短奶声奶气的叫了好久,又是撒娇又是打滚露肚皮求抚摸的样子。    等脑子回来,他恨不得杀了办公室里所有的人。    尤其是这个姑娘还有那个该死的男人。    美短气的后背的毛发都站起,尾巴也是炸的很粗,恨不得扑过来咬死他们俩。    “他现在才三个月多一些,等在过一个月就可以给他偶尔吃一次猫薄荷了。”艾丝黛尔突然间恶劣的笑笑,仿佛看到瘫倒在地不停打滚的美短。“到时候我一定会录下视频珍藏。”    科尔森:……    科尔森:“……我觉得你会死的很惨的。”    “好了,我要去看看我们的‘文物’估计这几天就要醒了。”她看着手里关于美国队长目前的身体情况报告,“果然血清的力量是很强大的,这么快就要回复的差不多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醒过来也就需要多补充微量元素而已,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她耸耸肩,拿过挂在一边的猫绳,抖了抖。“好了小家伙,我们去看看文物。”    冬兵抖抖耳朵,被拴上猫绳后,他一步都不想动,这姑娘扯了一次后,他便直接躺在办公桌上装死。    艾丝黛尔叹口气,伸手把他抱起来,美短这才睁开眼乖顺的趴在她怀里一动不动。    “……真是懒。”她吐槽,美短随即伸出爪抱住她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疼倒是说不上疼,轻轻咬一下,还是有触感而已。    她抬手轻轻拍了下他头顶,“要乖乖的。”    冬兵翻了个白眼,小爪子搭在她手臂上瞥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男人,瞬间伸出锋利的爪子,试图去抓他。    科尔森躲开,他一点都不知道这猫咪为什么对他这么反感。    等还没到美国队长的专门病房,科尔森就被局长叫走去执行别的任务。    进了房间,艾丝黛尔便打量起这个名字复古的房间,上个世纪装潢的电视剧她又不是没看过,可身临其境后完全不一样。    美短蹲在地上思考人生,艾丝黛尔给他解开了猫绳让他在房间里自由活动。    她要去拿一袋营养液给这家伙输上,便告诉美短让他乖乖的。    她关了门冬兵才开始跳上床头柜打量着四周。    莫名感觉这里很熟悉。    冬兵说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这么一个假的房间有这么深刻的印象,他后知后觉。    也许他是对这个年代有印象。    甚至对收音机里播放的比赛有印象。    床上的金发男人睡得很熟,他犹豫了下蹦上床,直接蹲在他胸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这个家伙。    嗯,他这里没有那个姑娘柔软。    冬兵几乎是下意识的踩了两下,随即反应过来刚刚他做了多么恶心的事情,踩了女人那也就算了,踩了男人……    呕。    也许是美短沉了些,压在斯蒂夫·罗杰斯胸口明显有些喘不过气,他睫毛轻颤,手指微动,呼吸声都变了。    美短知道他要醒了。    斯蒂夫·罗杰斯睁开眼,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胸口微沉,隔着被子也能感觉到那绵软一团的触感。    他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坐起身,他突然间的动作美短完全没反应过来,他正卷着猫爪舔着,斯蒂夫突然间坐起来让美短打了个滚。    斯蒂夫这才注意到趴在胸口的美短。    嗯,很漂亮的一只美国短毛猫。    前提下就是……    他不这么死盯着他,那就更完美了。    斯蒂夫刚打算去摸摸这只美短,刚刚把手抬起来就接受到了美短光速愤怒的喵喵拳。    脸上瞬间变感觉到了痛感。    刚刚进门的特工,原本想好的说辞都在美短光速的猫猫拳下,被击破了。    美短:(╬ ̄皿 ̄)    斯蒂夫:???    特工:我要说什么来着???    ☆、chapter 13    场面很尴尬。    相当尴尬了。    斯蒂夫现在有些懵逼,不止他懵逼,站在门口的女特工也懵逼了。    这美短什么意思。    斯蒂夫低头看了看气鼓鼓的美短,没在敢伸手摸,这么凶。    冬兵站起身蹲在一边,灰蓝色的竖瞳眯了眯,尖锐的爪子蹭的亮起。    这家伙看着挺眼熟的。    斯蒂夫扯扯嘴角,手默默地往后挪了挪,美短毫不犹豫的再次抬起爪子试图在去打他。    男人反应很快,直接躲开,美短扑了个空。    坐在他腿上的美短猫脸阴郁,对这种结果相当不满意了。    “那,那个……”站在一旁尴尬了很久的特工默默开口,打破了这个诡异的气氛。    没说几句,斯蒂夫便觉得这一切都不对劲。    “这个比赛,我是在现场观看的。”他很严肃,肌肉紧绷,“这到底是哪?”    冬兵可没注意听他们俩说什么,还沉在自己的意识里思考着,完全没想到这个男人突然间从床上翻下去。    美短被他的动作弄得打了个滚,还没爬起来就被被子糊了满脸。    冬兵:……    等他从被子里钻出来,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他相当的生气。    “诶怎么就你自己了?”艾丝黛尔拿着输液带,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通讯器提到的事情,脸色一变把营养液丢在床上,抱起美短就往外面跑。    身为专业的内勤特工,艾丝黛尔的体力何止是废柴,冬兵觉得就她这个样子,简直没法活了。    那两团软乎乎的东西在她跑步的时候挤压着他,虽然又软又绵可冬兵不舒服的动动身子,抬起一只爪踩在上面,仰着小脑袋打量着外面,这是他第一次出来。    上次出门还是去宠物医院检查的时候,他也是被闷在猫包里。    不过……这姑娘跑的真是太慢了。    等她赶到,斯蒂夫已经打算跟着弗瑞回到神盾局了,艾丝黛尔挤开四周的特工,气喘吁吁的走到一旁,怀里紧抱着美短。    “你、你们…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