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都市言情 > 敌敌畏纪事 > 第014章

第014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温泉水汽氤氲,周围零星地立着几块大石,上面有人工的痕迹,应该是专门搬到这里当作屏风用的。靠近山崖的一侧未立石块,视野开阔,早晨可见山间薄雾缓缓流淌,夜晚可见万兴城的灯火燃起长龙。    谢凉转了一圈,由衷道:“好地方。”    放在现代,估计会成为一座网红温泉酒店。    乔九道:“地方不好,他们当初也不会来这里祈福。”    谢凉暗道一声浪费,一边参观其他几个小池子,一边把话题转到那位壮士身上,想知道是哪位英雄好汉。    乔九道:“五凤楼的二楼主赵炎,因为脾气暴躁,我平时叫他赵火火。”    谢凉想想壮士那副霸气的纯爷们长相,把“火火”的名字一套,笑道:“可爱。”    乔九顿时看他更顺眼了,笑容灿烂:“是,可惜这么久只有几个人觉得可爱,你是第二个。”    谢凉道:“第一个是谁?”    乔九道:“三楼主。”    “五凤楼的?”谢凉道,“那是个什么门派?”    “一个中立门派,”乔九道,“由五个人共同创立,所以叫五凤楼,平日里管事的是大楼主,遇见大事是三楼主拿主意,不过嘛……”    谢凉等了等没听见下文,不为所动。    拖长音,准没有好事。    乔九一点都不在乎有没有人捧场,谢凉不问他也就不往下说,然而接下来无论谢凉问什么他都绕圈子,就是不说答案。    几次后,谢凉认命道:“咱们回到方才的话题,‘不过’什么?”    乔九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不过三楼主厉害是厉害,但我知道他的一个秘密。”    谢凉便配合地询问是什么秘密,问来问去,得到的结果是想知道就花钱买。    他咽下一句脏话,心想这肯定是当了太久的书童没什么能玩的了,只能玩你爸爸我。    好在乔九还有点良心,逗人玩的恶趣味满足后便谈起了正事,告诉他赵炎的武功还行,且人也爱咋呼,冬深的二公子满腹坏水,应该能想到办法让赵炎留下。如果赵炎真的留下,可以让他住到他们隔壁,这样稍微有点动静,没准赵炎就先闹腾起来了。    直白说,这就和护院的狗异曲同工。    谢凉嘴角抽搐一下,为了安全着想,点头应下。    事情果然如乔九所说。    中午吃饭时,谢凉在饭桌上便看见了赵炎的身影,秦庄主也宣布了赵炎将代替冬深山庄留下祈福,不过想来赵炎还是不情愿,证据就是那脸色不太好看,像别人欠了他几百两银子似的。    赵炎能察觉到谢凉的视线,装作没看见,低头专心扒饭。    谢凉很有耐心,见赵炎吃完离席了也不在意,直到饭局全散了才跟着大部队起身,慢慢走到赵炎的院子,敲开了人家的门。    赵炎极不待见他,没好气地道:“有事?”    谢凉客套地笑道:“在下觉得和赵楼主甚是有缘,有意深交,不如住到我隔壁去?”    赵炎道:“不住。”    他巴不得这小子能赶紧消失,还住过去,想什么呢?    谢凉挑眉:“真不住?”    赵炎道:“不住,老子和你又不熟!”    谢凉温柔道:“两碗尿。”    赵炎:“……”    谢凉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一诺千金,言出必行,言而有信……”    赵炎道:“闭嘴!”    谢凉从善如流,好脾气地闭上嘴。    赵炎瞪眼看他,谢凉微笑回望。片刻后,赵炎泄愤地往门上一踹,扭头进屋,气咻咻地背着行李出来了。    谢凉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赵炎看也不看他,大步往前走,出门就拐弯,俨然一副想把他甩下的样子。    谢凉道:“错了,左拐。”    赵炎僵了一下,用力转身回来,换左边的路继续大步冲。    谢凉在后面看着他炸毛,无声地笑笑,觉得蛮可爱。赵炎若是知道他的评价,估计豁出去喝两碗尿也得和他拼了,索性一无所知,进了谢凉隔壁的小院就不出来了。    谢凉原本还想和他搞好关系,然而赵火火同学是真的硬气,死活看谢凉不顺眼,谢凉只能作罢。    三天的自由活动时间一晃就过。    按照规矩,山庄只留祈福的人和仆人。    冬深的二公子在说服赵炎留下的当天就溜了,石白容和夏厚的公子小姐陪了三日,直到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才下山,叶姑娘则留了下来,看样子是要参与祈福。    谢凉转天早早起床,收拾一番吃了饭,跟着大部队进了祠堂。    入目便是恩公的雕像,雕像前方是五个蒲团,绕着雕像成半圆围拢,每个蒲团前设有小方桌,桌上摆着瓜果点心。    饶是他已经从石白容那里听说过大概的情况,见状还是有点无语。    无语完他便有些感触,暗道一声不愧是创立白虹神府的人,大人物果然让人佩服。    因为那位恩公说他活着的时候为他祈福可以,但死后祈福没什么用,不如和他讲讲他不在时发生的事,当年的四位庄主觉得有道理,于是久而久之,祈福第一日的安排就成了为恩公讲故事,隔五日讲一个,半月内每人可以给恩公讲三个。    真是清新脱俗。    谢凉往蒲团上一坐,边喝茶边听故事。    这次由秋仁牵头,所以秋仁的秦二公子先来,接着是冬深的赵炎、春泽的谢凉、夏厚的大公子,最后才是白虹神府的叶姑娘。    后辈们对这位恩公没什么感情,不像当年四位庄主那样红着眼絮絮叨叨地拉家常,因此说的都比较短,很快轮到了谢凉。    谢凉想了想:“我讲个侠客的故事。”    侠客邂逅了一位姑娘,二人情投意合拜堂成亲,岂料转天出意外被迫分开,侠客受伤失忆,再见到姑娘时便不记得她了。姑娘默默跟着他,二人又结识了另一位姑娘,新来的姑娘喜欢侠客,三人一同闯江湖,途中一号姑娘被抓,侠客救她时恢复了记忆,三人被困机关阵,必须死一个才行,二号姑娘得知他们已成婚,便把他们推出去,自己死了。    而侠客和一号姑娘出去后又遇见了一个魔头,一号姑娘为救族人和魔头同归于尽,只给侠客留了一个孩子。年轻的侠客自此退出江湖,带着孩子隐居了。    惨,真惨。    几人听得一愣一愣的,猜测他是不是那个孩子。赵炎首先没忍住,第一次主动和他搭话:“那侠客是?”    “他叫李逍遥,”谢凉心想当年的胡歌是真的嫩,说道,“他是我一直很尊敬的人。”    看来是他的前辈,也不知是不是父亲。    几人唏嘘不已,安抚了他两句,这才往下进行。    一轮故事很快讲完。    剩下的时间几个人要么闲聊,要么就干坐着,总之要耗完时间。谢凉慢条斯理地剥瓜子吃,感觉要发霉,正想提起一个话题聊聊,只听祠堂内突然响起洪亮的呼噜声,一声连着一声,极其嚣张。    几人沉默一下,齐齐扭头。    只见赵炎趴在桌上,睡死了过去。    几人:“……”    一整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基本都要在里面坐着。    等到傍晚出来的时候,谢凉觉得整个人都僵了,吃过饭便直奔后山,打算泡泡温泉。    乔九照例跟着他。    这三天乔九与手下联系得很频繁,可能是查到了什么线索,但一直没对他说,直到今天才开了口:“我的人把当初和石家小子住同一家客栈的人都查了一遍,有一个凭空消失了。”    谢凉道:“是他下的手?”    “八成,”乔九道,“我们查过飞星岛,石家小子在外面应该没仇家。”    这就回到了最初的猜测。    既然石少爷的疯是人为的,那他们不是针对石少爷这个人,便是针对某件事——要么是冲着祈福而来,要么便是和春泽山庄有仇。    谢凉看着乔九,等待下文。    乔九道:“我的人把山庄也查了一遍,这里的人都没问题。”    谢凉道:“所以是和春泽山庄有仇?”    他微微一顿,说道,“那他们为什么不把石少爷杀了?”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乔九道,“若真不是为了祈福,而是只与春泽有仇,他们大可以把人杀了,没必要留个活口。”    可他们偏偏就留了。    谢凉道:“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乔九摇头:“先等等再说。”    谢凉暗道也只能如此。    那边要是一直没动静,他们怎么想也不会明白的。    二人说话间到了温泉,谢凉不清楚那几位公子会不会来,便找了一个清净的池子,脱掉衣服迈进去,回头见乔九站着没动,问道:“你不去找手下?”    这三天,乔九都是趁着陪他来后山的时机,在后崖这里见手下的,今天似乎不去了。    他见乔九点头,问道:“哦,那你要一起泡么?”    乔九说得理所当然:“我怕你占我便宜。”    谢凉简直听愣了。    他足足反应好几秒才回神,笑了:“九爷放心,我打不过你。”    “这不是打得过打不过的问题,”乔九伸出一根手指晃晃,挑剔道,“你是断袖,看了我的身子那就是占我便宜,你知道江湖上有多少男女做梦都想见我光着的样子么?”    “……”谢凉默默盯着他,实在不知道该吐哪一句槽。    这也是个神人,前一秒还在讨论正事,下一秒就能歪到占便宜上。他暗暗吸了一口气,好脾气地道:“这样九爷,要么你找个别的池子,要么我闭上眼,等你下来我再睁开。”    乔九挑眉:“你不会偷看?”    “不会,”谢凉磨着后牙槽微笑,“我们断袖也是很挑的,您放心,小人不喜欢您这样的。”    乔九道:“确定?”    谢凉道:“确定。”    乔九想了想,又想了想,最终勉为其难:“成,你闭眼。”    谢凉便带着一腔不知要和谁吐的槽闭上眼。    这么一个肆无忌惮、不要脸地爬人家床的主,原来竟很在意自己的清白,搞笑呢?    他默默腹诽,突然听见一阵骨骼的咔嚓声,听着特别严重。    他担心出了事,下意识睁开眼,却见乔九脱了衣服、掀了易容,正在拉伸骨骼恢复原身高。    二人的目光顿时撞在一起。    谢凉瞬间屏住了呼吸。    他心想:操。    硬了。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