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都市言情 > 敌敌畏纪事 > 第015章

第01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凉睁眼时乔九刚拉伸完,入目便是两条大长腿。    他身体的线条极其流畅,不是那种健身练出来的块状肌肉,但每寸皮肤下都能看出隐藏着力量,人鱼线和腹肌也全都恰到好处。其中胸膛、腰腹、大腿上都有淡淡的伤疤,美感上增添几分危险和野性,衬着那精致的五官、张扬的神色——    每一处都正对谢凉的胃口。    每一处都像箭一般,直往谢凉的心窝戳。    不过男人某地方的变化很多时候都是没原因的,也许在马路上散着步,那地方就会不听使唤地硬一硬。谢凉知道自己会这样只是一瞬间的刺激太大了而已,要让他对乔九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毕竟他的理智还在。    他迎着乔九的目光,若无其事重新闭眼:“我不知道你在恢复身高,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特别的轻描淡写。    从语气到神态无一不透着股信号:爸爸对你真的不感兴趣!    他闭着眼睛等了等,听见了水声,显然乔九下来了。    虽然理智上知道不该动邪念,但想到刚才的画面,他心里还是痒了一下。    如果放在现代遇见这么一位主,他八成会下手,放这里还是算了,依九爷这脾气,到时候谢凉绝对得喊对方爸爸。    水声响了一会儿,很快传来乔九的声音:“睁开。”    听语气倒是没听出有什么不爽。    谢凉打量一下,见乔九懒散地靠着石块,仍是往常的神色,确实没有不乐意,搞得他开始怀疑所谓的怕占便宜是不是乔九恶趣味发作故意驴他。    这念头刚一闪过,乔九说了第二句话:“占了我这么大一个便宜,你得感恩。”    谢凉:“……”    我谢谢你!    乔九道:“你知道有多少人觉得能像那样看我一眼,这辈子就死而无憾了吗?”    谢凉道:“不知道。”    “你现在知道了,”乔九亲切道,“我告诉你,有很多。”    谢凉嘴角抽搐,恭维道:“九爷厉害。”    乔九“嗯”了声,瞧着满意了。    谢凉微不可查察又抽了一下嘴角。    一些人嚣张肆意,是因为骨子里自卑,物极必反才会那么表现。但这位主不是,这是真自恋。    乔九紧跟着道:“所以你得感恩。”    哦,懂了。    第一次说感恩的时候他还没察觉,现在第二次提,凭谢凉对乔九的了解,这是想要补偿。果然是节操喂狗式的不要脸,看了一眼而已,这就赖上他了。    谢凉道:“成,我让你看回来。”    乔九很挑剔:“你有什么可看的,能和我比么?”    “能啊,”谢凉学着他先前的语气道,“九爷,你知道在我们那里有多少人头破血流地想看我的**吗?又有多少人想脱光了爬上我的床哭着求我睡他一晚吗?你不仅看过我脱衣服,还和我在一个床上睡过好几次,占了少爷这么多便宜,你也得感恩啊。”    乔九看着他。    谢凉淡定回望,片刻后二人几乎同时笑了出来。    几句话说完,谢凉某个易冲动的地方终于平息。    他庆幸是泡在水里的,且傍晚水下光线暗,要是在岸上这么来一下,他今天绝对得被揪着小辫子说到死。    乔九完全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他只觉看谢凉越发顺眼了,因为他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他心里清楚。当然他一向觉得他这样挺好,但不得不承认,江湖中能受得了他的人真的不多。    他突然有点珍惜,说道:“我发现你挺投我脾气。”    谢凉凉凉道:“你和一个断袖这么说会让人误会,小心你的清白。”    “那是你的问题,”乔九笑得恶劣,“误会了你就自己担着。”    谢凉保持微笑,心想爸爸祝你孤独终老。    他不再搭理这位爷,闭目靠着火热的大石,放松心情享受温泉。    乔九也没再开口,身体往下沉了沉,浸在水里。他正要闭眼,突然听见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谢凉重新睁眼。    他倒不是听见有人走动,而是那边有说话声传了过来,听着有些距离,不知道会不会往这边走。不过乔九是背对来路的,肩膀又沉在水里,就算有人看见也只会认为是书童,而当来人见到池子里已经有了两个人,怕是不会再上前了。    乔九侧耳听了一下:“不是来这边。”    话音一落,那边的人又靠近了些。    谢凉总算能听清了,是秦二公子的声音。    “就在前面,”秦二公子道,“你看就是这个暖阁,里面引了温泉水,在下亲自在外面守着,绝不让人打扰到叶姑娘。”    另一个声音淡淡的,说道:“多谢二公子。”    秦二公子笑道:“应该的。”    二人走过他们附近的小路,声音逐渐远去。    谢凉等彻底听不到动静了才开口:“他是真对叶姑娘有意思,还是单纯地为了白虹神府?”    乔九道:“这你得问他。”    “我看夏厚的大公子对叶姑娘好像也有点意思?”谢凉继续道,“夏厚山庄这次来了这么多少爷小姐,像是特意来陪叶姑娘的?但他们怎么知道叶姑娘会来,连秦二公子都不知道,他要是知道,肯定不会去堵咱们。”    乔九见他一下子问到点子上,笑道:“叶帮主的一个小妾是夏厚的庄主夫人的庶妹,我猜白虹神府是有意和秋仁结亲,想让叶姑娘自己过来和秦二相处看看,她庶妹便把这消息传给夏厚了。”    哦,两男抢一女。    谢凉觉得有料了,回去应该能和亚古兽他们扒一扒。    两个人泡了一会儿,便决定回去。    谢凉正想说他先走,就见乔九懒洋洋地从池子里起身,“咔嚓咔嚓”把骨头缩回去,擦完身上的水开始穿衣服,回头看了一眼:“你还不起?”    谢凉:“……”    你这次怎么不怕被我看光了?    乔九眯眼:“你不会只顾盯着我看了?”    谢凉道:“……你想多了。”    他无语地起身穿衣,余光扫见乔九慢悠悠把自己打理妥当,最后戴上易容,愣是看不出这是真在意清白还是装的,简直是个迷。    二人收拾完往回走,没等迈进小院只听一声大喝:“什么人!”    紧接着一个人影从隔壁窜上来,落到了围墙上。    谢凉在昏暗的光线里打量一眼,发现是赵炎。    赵炎环视一周,目光转到他们身上,落到了他们面前:“刚才有看见什么人吗?”    谢凉摇头:“怎么?”    “好像听见有动静,”赵炎顿了顿,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到底补充了一句,“离你那个院子近,你小心丢东西。”    谢凉和乔九沉默。    他们先前还讨论等着那边的动静,这就来了。    谢凉诚恳地看着赵炎:“多谢。”    赵炎哼道:“不谢,我又不是为了你。”    谢凉心想你要是知道我们在把你当警犬用,估计就不会这么说了。    他良心发现,回报了一二:“你知道除去讲三个故事,剩下时间要抄经书么?”    赵炎一愣:“啥?”    “四庄后人要亲自抄,代替来祈福的可以让随从帮抄,”谢凉道,“我看你好像没带人?”    严格来说是冬深的二少压根就没给他留人,也不知是忘了这一茬,还是故意的。    赵炎的脸色顿时铁青铁青的。    谢凉干咳一声:“总之明天要抄经书,不能随便睡觉,赵楼主早些休息。”    “你等等!”赵炎急忙叫住他,见他转身回头,憋了一会儿问道,“我看你好像带了两个随从,你让谁抄?”    谢凉沉默。    石白容可比冬深的二少靠谱,给他留了一个随从帮抄,至于另一个……赵火火怕是请不动。他说道:“我让另一个随从抄。”    赵炎于是看向书童。    乔九立即抓住谢凉的袖子,怯生生地道:“我……我不识字的……”    “……”赵炎道,“不是听说你是书童吗?好歹能识几个字?”    乔九道:“我才被买来不久,还……还没来得及识字。”    赵炎道:“那也没关系,你照葫芦画瓢。”    乔九道:“不……”    赵炎刚听了一个字便忍不住瞪眼,这完全是因为心情不好,但乔九见状立即把话咽了回去,像是被吓到了似的。    他往谢凉身后缩了半步,张了张口,颤声道:“我……我听、听少爷的……呜……”    说完扭头就跑,竟是被吓哭了。    谢凉:“……”    赵炎:“……”    谢凉叹为观止,这是真豁得出去啊。    他默默看向赵炎。    赵炎大概没想到竟能把人吓哭,觉得请人家抄经书的事要没戏,整个人都僵住了。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