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都市言情 > 敌敌畏纪事 > 第045章

第04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凉并没和窦天烨一道, 而是坐着马车进了钟鼓城。    凤楚听说有吃的, 比较好奇, 便拉着对故事感兴趣的赵炎跟着下去了,回来的这几辆马车里只剩了乔九和谢凉。    乔九道:“你不留下看看?”    谢凉道:“没必要。”    新鲜事物想要被人们接受,这需要过程。    而生意火爆后, 还要面临着来自同行或本地人的打压。    但成功聚完了人气,如今这两个问题都不叫问题。    因为侠客八成会捧场,旁人见他们买, 自然也会买, 接着人口相传,生意将越来越火, 而有一群侠客坐镇,本地人想要找茬得掂量掂量自己那条小命, 可谓一举两得,所以他不用盯着。    乔九道:“你们准备弄几天?”    谢凉道:“起码把故事讲完。”    美食节其实就是一个新鲜劲, 东西吃多了便没意思了。    乔九道:“那方延这两天总去小倌馆是想干什么?”    谢凉笑道:“你过几天就知道了。”    “对了,”他收回向外打量的视线,看向乔九, “借我一个人。”    乔九道:“干什么?”    谢凉道:“我想四处转转, 看看还有没有别的生意能做,梅怀东这几天要跟着方延。”    乔九一听就懂,谢凉不会武功,城里那么多人,总得有人保护。    小事一桩, 他痛快地同意了。    谢凉笑道:“谢了。”    乔九看了他一眼,片刻后又看他一眼,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仔细想了半天,他在马车驶入据点时终于找到症结所在——谢凉不占他便宜了,昨天整整一天,无论是去吃饭还是回客房,谢凉没有再不要脸地牵过他的手。    好像是从他说完“你不许随便碰我,只能我碰你”开始的。    但他以前说过不知多少次别占他便宜,谢凉都没听过,突然这么听话是吃素吃多了?    他见谢凉下了马车,便喊了一声。    谢凉站在车边为他掀开帘子,询问地看着他。    乔九也跟着下来,上上下下打量他。    谢凉好脾气地让他看,笑了笑:“怎么?”    不是先前那样有些躲着他,乔九心想。    也没有一下子回到最初客客气气的模样,好像是要停在类似凤楚那样的朋友的位置上。这倒也可以,但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谢凉见他不答,再次问了一遍:“到底怎么了?”    乔九直言道:“感觉你这两天有点怪。”    谢凉扬眉。    乔九道:“说不上来。”    谢凉道:“那等你能说上来的时候再说。”    他率先往后院走,扫见乔九跟上来,忽然想起亚古兽那个小本本里的东西,说道,“你今天其实也有点怪。”    乔九道:“哪怪?”    谢凉刻意压低一点调子,笑道:“怪招人喜欢的。”    乔九一怔,笑了一声:“哦,招你喜欢吗?”    谢凉看了他两眼:“也许。”    乔九道:“也许是什么意思?”    “就是停在要喜欢和不喜欢之间,”谢凉道,“我看九爷不太想让我喜欢,还是算了。”    “谁说的,”乔九笑得很欠揍,“江湖上喜欢我的人很多,你能喜欢上我也只是不能免俗而已。”    谢凉道:“但我要是喜欢一个人会忍不住想亲他,你肯让我亲?”    乔九道:“做梦。”    “那不就得了,”谢凉摊手,“所以喜欢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吃力不讨好,不如算了。”    前来迎接他们的据点负责人默默跟在后面,特别想狂奔走人。    什么喜不喜欢、亲不亲的,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的,不能避着点人吗?这是当别人都不存在啊!    他看一眼谢凉,感觉这位主搞不好比凤楼主还能作。    不过话说回来,不是都说这是未来夫人吗?怎么听他们的意思好像还不是?    他正暗自奇怪,突然发现谢凉看向了他,立即打起精神。    谢凉道:“这次客房应该够用?”    负责人道:“是,够用。”    少了武当峨眉的人,如今空出两间客房,谢凉、赵炎想要一个人睡都是可以的。    谢凉道:“那给我一个房间。”    负责人微微抬头,见九爷没有反对,便迅速做了安排。    谢凉于是悠哉地跟着家丁迈进客房,拿出笔墨纸砚练字,刚写完一页纸,一名天鹤阁的精锐便找到了他,说是乔九派的。    谢凉道:“会易容吗?”    精锐道:“会。”    谢凉道:“我想易个容,你帮我弄个头套。”    精锐看看他的短发,顿时明白他的意思,道声是走了。    谢凉继续雷打不动地练字,等他回来便让他给自己易了一张娃娃脸,假发一套,扇子一拿,慢悠悠地出了门。    此刻已到中午。    谢凉随便找地方吃了饭,开始闲逛。    精锐一路跟着他,见他走得不紧不慢,累了便去茶楼坐着喝茶,喝完就再逛,一副出来玩的样子,如此走走停停的,愣是逛到了傍晚。    谢凉听了一下午的八卦,发现少林之事已经传开。    他扭头出城,见窦天烨这里早已人满为患,很多城里的小贩得知消息也赶来卖东西,几乎要到水泄不通的程度。    窦天烨又卡到一个让人抓心挠肝的剧情点,不理会众人让他继续讲的请求,跑去帮赵哥的忙,顺便撸袖子吃炸串。    侠客退而求其次:“少林的事你还没说呢。”    窦天烨道:“等我讲完故事,慢慢来嘛,你们不要急。”    侠客道:“晚上还讲不?”    窦天烨道:“只讲一会儿,我要睡觉的。”    侠客这才放过他,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也吃起了东西。    谢凉笑着走过来:“亚古兽,生意如何?”    熟悉的外号和声音一出,窦天烨顿时卡住,急忙捶胸,赵哥则瞪直眼,二人一齐望向谢凉。窦天烨灌了两口水,用力把嗓子眼的东西咽进肚,打量谢凉的新造型:“你搞什么鬼?”    谢凉笑道:“玩。”    他看着赵哥,再次询问生意的情况。    赵哥激动道:“好到不行,中间补了三四次货。”    谢凉点点头,拿了几串小吃,说道:“我给你们找了一个帮手。”    他看向身后的天鹤阁精锐,“我去那边坐着吃东西,你在这里一边吃一边搭把手,等我吃完回来,咱们再去别处。”    精锐顺着他指的方向一望,发现是路对面的一棵大树。那树底下坐着几个江湖人,正在喝酒吃肉。这个距离他能看护得到,便应了一声。    谢凉找赵哥要了一个小马扎,跑去另一个摊位买了杯果汁,然后抱着马扎和一袋子小吃,溜溜达达走到树下一坐,开始吃东西。    几个江湖人见他穿着不俗,猜测是哪家的少爷。    其中一个大汉好奇道:“哎,我刚刚看你和窦先生他们说话,认识啊?”    谢凉点头:“以前见过。”    大汉道:“问过他们少林的事吗?”    谢凉道:“没有,但我在路上都听说了,好像是着火了?”    大汉见他也不知道内情,对他的兴趣减了不少,只应付地“嗯”了声。    谢凉一点都不介意,边吃边听着他们谈论江湖事,时不时地“哇”一声,特别捧场。几位大汉被捧得有点飘,立刻看他顺眼了。    “这不算什么,”先前那位大汉道,“黑厉蜂出来的时候那才真叫可怕,被我弄死好几只。”    谢凉恭维:“大侠厉害。”    他又捧了好几次,表示非常羡慕他们这些江湖人,他也想混江湖,可惜家里不让。    大汉道:“你这就是不知人间疾苦。”    “不知道才要去尝一尝,”谢凉一脸崇拜,“像几位大侠这样大战过后喝酒吃肉,方知这世间的乐趣。”    几位侠客简直通体舒畅:“说得好!那就去!”    谢凉应声,继续和他们闲聊,听他们嚷嚷说要换酒,立刻同意。    他当过学生会主席,酒量可不是盖的,虽然佛了一年往回缩了点量,但也没减太多,何况他刚刚已经用果汁灌过他们一轮,想来应该能拼过。    几位侠客见他如此爽快,不像其他的贵少爷那般屁事一堆,便看他更顺眼了。    酒过三巡,谢凉眼见差不多,问道:“你们说的天鹤阁阁主厉害吗?”    大汉喝得脸红脖子粗:“厉害啊,九爷的大名都没听过?”    谢凉道:“听过,但不知道他干过什么事,怎么都这么怕他啊?”    他易的这张脸玲珑可爱,天真感十足,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大汉原本喝的就有点多,见他一脸的好奇,便没有顾忌,张口就道:“他干过的事多了,天鹤阁情报通天,九爷接手的生意就没有办砸过的。”    谢凉听他们絮叨天鹤阁都接过什么生意,打断道:“那九爷这个人呢?他怎么样?”    “他可不好惹,”大汉道,“九爷喜怒不定,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惹他不痛快。”    “对,九爷说弄死人就弄死人,从来不含糊,”另一大汉道,“比如金影月晓的王长老,就因为想和他说几句话,被他一个不耐烦当场就打死了!”    “还有当年的轻妙仙子,那可是能排进江湖前五的美人,就因为当众说了一句爱慕九爷,也被他弄死了!”    谢凉:“……”    谢凉嘴角抽搐,觉得他们说的不是一个人。    但如果那些人真是被乔九弄死的,想来八成有内情。他问道:“我听说九爷是叶帮主的儿子?”    大汉道:“嗯,但你可别让九爷听见,他听见可不高兴。”    谢凉道:“为什么?”    “就大宅里那点事呗,”大汉道,“这得从无刀门和归雁山庄说起。”    无刀门和归雁山庄虽然是后发展起来的门派,但鼎盛时期都直逼飞剑盟和四庄,几乎有取而代之的势头。当年无刀门万姑娘、归雁山庄乔姑娘和白虹神府的叶公子是至交好友,时常结伴行走江湖,后来乔姑娘和万姑娘一前一后嫁入白虹神府,在当时还成为了一段佳话。    可惜好景不长,乔姑娘在九爷四岁那年就病故了。    之后万姑娘成为叶家主母,代替好友抚养儿子。    大汉道:“当时叶老帮主还在,有个说法是九爷那段时间是被老爷子带的,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之后过了三年,老爷子去世,又过一年也就是九爷八岁那年,他被叶帮主打得下不来床,被归雁山庄的乔庄主接走了。”    谢凉心头一跳:“因为什么?”    大汉道:“这谁知道啊,老子打儿子,要么是不听话,要么就是干了什么事惹恼了叶帮主呗,不过九爷没被接回归雁山庄,而是失踪了。”    谢凉顿时一怔:“失踪?”    大汉道:“嗯,据说是被乔老庄主送到一个地方养伤了,再然后白虹神府年年找归雁山庄要人,结果年年都要不到,据说期间叶帮主见过九爷,只是九爷不肯松口回家,一直到九爷十七岁那年乔老庄主去世,他才匆匆回来,他给他外公办完丧事便回到了叶家,当晚叶夫人病故。”    “什么病故,对外说是病故罢了,”另一位大汉大着舌头道,“据说九爷当晚是带着一身血走的,自此他就没再回过白虹神府,有个说法是乔姑娘和乔老庄主都是万姑娘害死的,九爷回家是杀人去了。”    “可白虹神府说是病故,无刀门的万老门主不也没不承认吗?”    “那可能另有原因,后来万老门主在丰酒台遇见九爷,不是找过他的麻烦吗?可惜不是九爷的对手,被九爷打了一掌没多久就去了。就因为这个,万大公子上位后才会围杀九爷,结果技不如人,无刀门自此没了。”    “嗯,归雁山庄的乔庄主就一个女儿,他死后归雁山庄也没了,势力被九爷收整,成了如今的天鹤阁……”    那么煊赫一时的两个门派,说没就没。    几位大汉都是唏嘘不已,至于当年的真相和那晚发生的事,除去白虹神府和九爷,恐怕没人说得清,人们只知道那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白虹神府的人见到九爷,脸都是白的。    谢凉静静听着,喝完最后一口酒,起身走了。    回到据点的时候刚刚入夜。    乔九和凤楚没有回屋,正在凉亭里坐着,二人见到谢凉都是一愣。    谢凉脸上的易容去了,但头套没摘,长发柔顺地披着,衬上俊逸的脸和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显得风流倜傥。    他迈进凉亭,随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道:“在聊什么?”    乔九看了他一会儿,倏地反应过来:“谢凉,那是我的茶杯!”    “哦,没注意,我给你重倒一杯,”谢凉说着拿过一个新杯子倒满茶,往他面前一放,借着这点小酒调戏了一句,“别气,气坏了怪让人心疼的。”    凤楚“噗”地笑出声。    乔九闻到酒味,心中一动:“你喝酒了?”    谢凉盯着他笑:“嗯,不多。”    乔九打量一下,感觉这好像不是不多的样子,便扶起他:“喝酒了别瞎逛,我送你回去。”    谢凉配合地跟着他,等到迈进房门才道:“有件事我得坦白。”    简直想什么来什么。    乔九正是觉得酒后吐真言,也许能抓抓谢凉的小辫子,这才好心地扶人回来,结果没想到谢凉这般主动。他把人往床上一放,大发慈悲道:“说。”    谢凉道:“今天是和几个江湖人喝酒,对不住,问了点你的事。”    乔九挑眉。    他的事差不多全江湖都知道,估计那些人也说不出什么花来,他“哦”了声:“就这事?”    谢凉道:“嗯,就这事。”    乔九拉过一张椅子在他面前坐下,问道:“没别的向我坦白的?”    谢凉压下嘴角的笑,看了看他,躺在了床上。    乔九不乐意了,伸手戳戳他:“别睡。”    谢凉等他戳了一会儿才睁眼,定定地看着他,忽而一笑:“美人,你谁啊?”    乔九:“……”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