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都市言情 > 敌敌畏纪事 > 第075章

第07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谁谈恋爱送启蒙书的?他要是真不会, 不是还有你呢吗?”    方延有点惊悚, 生怕一下拉来两个大佬的仇恨值, 抓着被子狠狠地围住自己,“再说九爷那个性格,你又是堂堂一个强1, 谁敢信你们纯?我是一边含泪吃着狗粮一边去给你们买的东西!”    谢凉扶额。    方延默默瞅一眼,感觉他不是耍自己玩,弱弱道:“他……他真不懂啊?”    “兴许, ”谢凉道, “但也可能都懂。”    方延道:“好歹是天鹤阁阁主,不可能不懂的。”    谢凉没答, 走到门口打开一点房门向外望。    方延瞅他几眼,干脆脱离温暖的被窝, 披上衣服和他一起张望。这房间和乔九那间恰好在楼梯的两侧,从这里能望见半个房门。    二人一动不动盯着那扇门。    安静。    很安静。    像暴风雨来之前一样那么安静, 也不知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方延小声道:“咱们是不是想多了,他可能真的都懂,搞不好你回去就能玩点情趣。”    谢凉道:“闭嘴。”    方延只好委委屈屈闭上嘴。    二人又瞅了一会儿, 那扇门还是没动静。谢凉有些待不住, 正想回去看看,只见眼前光线一暗,一个人出现在了房门口。    沈君泽拿着围棋过来,猛地对上门缝里的几只眼睛,吓了一跳。    方延一看是小姐妹, 连忙开门把人请进来。    沈君泽这才发现另一个人是谢凉,问道:“你们这是?”    “没事,闹着玩,”谢凉笑道,“你们聊,我回去了。”    他惴惴不安地回到客房前,迟疑了一下,伸手推开门。    只见九爷仍坐在原先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一本没下限的画册,懒洋洋地斜了他一眼。    乔九道:“过来,咱们谈谈。”    谢凉道:“……我能解释。”    乔九把书一放:“行,说。”    谢凉走到桌前坐好,看了看盒子,见一二层没有完全对在一起,而是有个缺口,显然是被翻动过了。他的鼻尖渗出一点细汗,问道:“如果我说我也不想送这个,你信么?”    乔九道:“你说呢?”    他倒了一杯茶,拿起往谢凉的面前一放,教育道,“你脑子里除了这些东西能不能想点别的?”    谢凉下意识说他真的没想送这么掉节操的玩意,但转念想想九爷肯定问他原本要送什么。    他回答送启蒙书,那“送启蒙”就等于“希望九爷开窍”等于“他脑子全是黄色废料”,简直没区别。    他只好识时务地跳到最终结果,说道:“我错了,我改。”    乔九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瞧着勉强满意了。    谢凉没再多嘴,把盒子拖过来打开,想看看古代的工艺技术,却发现第二层空空如也,问道:“这里的东西呢?”    乔九扬起嘴角冲他微笑:“你猜。”    谢凉有一瞬间怀疑九爷是想晚上给他来一下,但又觉得九爷不可能突然进化神速,换了问法:“还在屋子里么?”    乔九继续给他两个字:“你猜。”    谢凉道:“我猜不在。”    乔九不置可否,端着茶杯喝茶。    谢凉打量一眼,估摸八成被九爷扔了。他扫见桌上的两本书,想拿来看看,但手刚摸上一点便被拍开了。他摸摸鼻子:“你都看了?”    乔九道:“嗯。”    谢凉试探道:“觉得怎么样?”    乔九道:“觉得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谢凉:“……”    乔九听着门外的脚步声,勾起一个灿烂的微笑:“不过礼尚往来,我也送你一件东西。”    话音一落,房门便被敲响了。    谢凉听见乔九说了声进,然后房门打开,天鹤阁的人拎着一个小盒子走进来,放在了桌上。    他有点好奇。    他刚刚离开了没多久,这个时间肯定来不及再去一趟小倌馆,应该是就近能得到的东西,总不能九爷把那玩意扔给手下装盒,又回送给了他?    他见乔九笑着把盒子推到他的面前,掀开盒盖一看,发现竟也是书。    他看了看书名,沉默。    女诫?    九爷送了他一本女诫?    乔九心情愉悦:“来,抄三遍,给你涨涨记性。”    谢凉无奈地讨价还价:“宝贝儿,读三遍好吗?”    乔九:“不好。”    谢凉:“那抄一遍。”    乔九:“三遍。”    谢凉:“两遍。”    乔九:“三遍。”    谢凉:“一遍。”    乔九:“两遍。”    谢凉:“半遍。”    乔九看他一眼,恶劣地掐住他的脸:“就两遍,再多说一个字你给我抄十遍。”    成,就当是练字了。    谢凉配合地摊开一张纸,开始抄女诫。    房间重新安静。    乔九又喝了一口茶,调整呼吸,试图也跟着静下来。    除了在情爱一事上不要脸之外,谢凉真是没有一点不好的地方。    这个人聪明沉稳,鬼主意多,哪怕偶尔无耻没节操也都特别合人的胃口。乔九觉得谢凉光只是待在他的身边,让他每天能看得见、摸得着,他都十分高兴了。    他在心里喃喃:所以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然而抬头看着谢凉,他的脑中却不可抑制地闪过谢凉先前误食春药的样子,心里怎么都平静不了。    谢凉自知惹了他,认错的态度特别真诚,抄得都快入定了,因此完全没注意桌上的那壶茶被九爷一点一点地喝干了。    乔九把见底的茶杯放下,感觉有些烦躁,这时只听院中突然响起金鸣之声,便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户看了下去。    客栈有个后院,种着一棵杏树,树下是一套供人休息的桌椅。    此刻秦二和几位女侠就坐在那里,看着院中的叶姑娘和沈正浩切磋。    冷风灌进来,谢凉顿时从入定的状态里脱离。    他看一眼九爷,扔下毛笔走过去:“怎么了?”    乔九远离了半步:“抄你的女诫去。”    谢凉道:“累了,歇会儿。”    说话间他也看见了院中的情况,想起以前见过叶姑娘在屋顶上舞剑,当时只觉美得不行,问道,“这是决意剑法?”    乔九道:“嗯。”    谢凉道:“厉害么?”    乔九道:“应该,可惜至今也没人练成过。”    谢凉道:“叶帮主也没练成?”    “他练的不是决意剑法,”乔九道,“白虹神府的武功心法有三四套,正统往下传的那套不适合女孩子练,女孩子可以挑另外几套练,那些都是我先祖当年意外得到的武功秘籍,决意剑法就是其中之一,据说很难练。”    谢凉心想这倒是符合叶姑娘冷淡中带点要强的性格,说道:“你练的那个失传的武功也是其中的一套?”    乔九道:“不是,但也是我先祖的东西。”    谢凉好奇了:“你先祖会武功么?”    乔九道:“会,他当年是江湖第一。”    谢凉心理不平衡了:“同样是通天谷出来的,他怎么能练到第一的?”    “他当年救了一个老者,那老者临死前将一身功力全给了他,”乔九道,“听我爷爷说他的运气一直很不错,经常能捡到常人捡不到的宝物和秘籍。”    谢凉:“……”    他先前还想着前辈能做成的事,他应该也能做成,敢情人家走的是欧皇路线!    谢凉最讨厌他和别人拼实力的时候,别人和他拼运气,立刻不想聊这个话题了,正想换一个,突然想起一件事:“在神雪峰上得到的那把钥匙你带着了么?”    乔九道:“带了,怎么?”    谢凉道:“闲着也是闲着,这件事之后咱们要不去找找那把玄铁的锁?”    乔九道:“你又有兴趣了?”    谢凉笑道:“你先祖的运气那么好,兴许留了件旷世的宝物,你不想见见吗?”    乔九无所谓:“想去就去。”    谢凉“嗯”了一声。    虽然知道药丸什么的放几百年肯定过期,但万一那里面的东西是和毒药有关呢?    万一他们能得到一点启发或是线索,恰好能解决乔九的问题呢?    他衰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上天会不会再给他一点点好运,让他能和爱人相守到老?    谢凉看着身边的人,握住了他的手。    乔九感觉他的手有点凉,关上窗户给他捂了一下,拉着他回到桌前,把人往椅子上一按,示意他继续抄。    谢凉:“……”    此时已到傍晚,天依然阴沉,不知还会不会下雨。    等叶姑娘和沈正浩切磋完,刚好便到了吃饭的时候。谢凉短暂地从抄书中解脱出来,跟着九爷来到大堂,入耳便是秦二的一句:“你怎么来了?”    二人抬头,只见一位俊朗的华服公子站在大堂,正是夏厚山庄的卫大公子。    卫公子淡然地扫一眼秦二,不紧不慢道:“我恰好在附近办事,听父亲说了缥缈楼的事,便过来帮帮忙,真巧,问的第一家客栈便找到了你们。”    秦二磨牙:“不巧,客房满了。”    卫公子道:“我可以去别家住。”    秦二更气,顿时不太想搭理他了。    正想过去吃饭,他突然心中一动,回头道:“去别家干什么,要不和我将就一晚。”    卫公子自然不怕他,点头说了声好。    一顿饭吃的安安静静。    饭后卫大公子率先离席,他是冒雨赶的路,要去洗个热水澡。秦二坐了一会儿,放下筷子也上去了。谢凉扫一眼,不清楚他想干什么,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他一走,乔九自然跟着。    凤楚希望有乐子可看,便紧随其后跟着他们。方延还要和小姐妹下棋,几乎同时起身,几个人便一前一后上了楼。    这个时候秦二和卫公子已经打了起来。    秦二用卫公子逛青楼那事讽刺了两句,想让对方自己滚蛋,结果见卫公子一脸死不悔改,就想打一顿。    要是放在以前,他应该会努力忍着,但自从和谢凉混久了,他觉得不能太要脸,既然心里想打人,他便不再端着,何况姓卫的苍蝇是真的讨人烦,就该打一打。    他原本是想把人按在浴桶里打,但姓卫的也很不讲究,直接光着跳出来,和他交上了手。    卫公子心里窝火,见他边打边往门口挪,知道他想让自己丢脸,冷笑一声,看准时机一把扯下他的腰带,打算把他也扒了,要丢一起丢。    秦二立刻不干了,急忙往回挪,打斗间不小心被踹中,猛地跌在床上。    卫公子跃起按住他,没等揍人,只见一个东西从床顶掉落,正砸在秦二的头上,秦二顿时“嗷”了一声。    谢凉几人恰好上楼,闻声急忙跑过来,“砰”地推开门,然后僵住。    只见卫公子浑身**,一手按着秦二,一手正拿起一个玉做的某物。    秦二被按在床上,衣服凌乱不堪,脸颊气得通红。    场面瞬间凝住。    哦,原来那掉节操的东西被九爷扔给秦二了。    这难道是不舍得打他,便只好折腾他的手下?    谢凉默默在心里想,在死寂下开口道:“打扰了,你们忙。”    秦二:“……”    卫公子:“……”    等等,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谢凉知道他们可能是打起来了,但闹到这一步,估计他们是打不了了。    于是说完那一句,他率先转身往外走。    其余人也一语不发,跟着他出去,还体贴地为他们关上了门。    你们古人真会玩。    (假装不知道这事)    ——《敌敌畏日记谢凉》    你们古人真会玩+1    (假装这事和我没关)    ——《敌敌畏日记方延》    咦,这一天竟然有记录!    什么情况?是发生了啥,还是你们干了啥?    有没有人给我科普一下?不要停在这里啊啊啊,多说几个字呗!    ——《敌敌畏日记窦天烨》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