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都市言情 > 敌敌畏纪事 > 第087章

第087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仙岛招鬼什么的还能勉强一信, 可吹平山头就太扯了。    然而没等同桌的人提出质疑, 他们便见眼前一道人影闪过, 紧接着那位还在滔滔不绝的人就被掐住脖子扔在了桌上,他们顿时吓了一跳。    “你你你干什么?”    “放手!你是何人?”    几人连忙解救同伴,可惜刚站起身就被他跟来的手下按住了。    而先前那人只觉一阵天旋地转, 视线转得人发蒙,压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此刻终于停下,他定睛一看, 发现面前站着一位年轻的男子。这男子的容貌极盛, 比他见过的所有姑娘都好看,只是虽然勾着笑, 但气势很强,既张狂又锐利, 他吓得小心脏直抖,半个字都不敢说。    乔九笑吟吟地道:“刚才那些话哪儿听来的?”    那人颤声道:“就……就无意间听的, 做不得数、做不得数……”    乔九道:“无意间是在哪儿?”    那人道:“前不久听朋友说的,他那时刚从源水回来。”    乔九道:“只有谢公子的消息,没有归元那老东西的?”    那人道:“没有。”    话音一落, 他只觉脖子上的手骤然收紧, 急忙道,“大爷饶饶饶命,真、真没有……”    乔九打量几眼,五指微松,放开了他:“没根据的事以后少说。”    那人道了好几声是, 屁都不敢再放一个,手脚并用爬下桌子,和同伴一起跑出了客栈。    乔九回到原位,擦了擦手。    谢凉道:“这不像归元的风格,除非他走火入魔把脑子弄坏了。”    乔九“嗯”了一声。    他主要是在意归元那老东西死没死。    因为归元当时抓的三个人,窦天烨和秦二一直是跟着他们的,叶凌秋那性子也不像多嘴的,那就只剩归元了。    可他离开丰酒台时吩咐过附近据点的人留意山顶的动静,至今都没有消息传来。    而且地点也对不上,归元如果真没死,绝对会来找谢凉,没必要再回源水城,那就是窦天烨在源水给归元讲故事的时候被别人听了?归元那老东西能容忍别人听这么久?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谢凉道:“我也不明白,写信问问窦天烨。”    乔九点点头,等小二把饭菜端上桌,便和谢凉一起吃饭。    至于修仙之类的事,他们都没再管。    因为实在太扯了,估计只有脑子不好使的人会信。    二人休息一晚,转天继续赶路。    数天后,他们到了冬深山庄附近的天鹤阁据点。先前乔九传谢凉那封信时,吩咐了手下把回信直接送到这里,他们来的时候,窦天烨的信也到了。    二人打开一看,得知归元在源水城找了一个车夫赶车,那车夫听了一路,想来应该是他传的。他们一时无语,把信扔在一旁,入夜潜进了冬深山庄。    春泽精秀,秋仁庄重,冬深雄伟,这几个山庄各有各的风格。    谢凉简单扫一眼月光下的山庄,来不及细看,便被乔九带着进了祠堂。    东西在四庄放了两百多年,估计他们早已觉得没什么玄机,于是都把信物供奉在了祠堂里,倒是省了不少麻烦事。    谢凉借着微弱的光看完,发现上面的内容依然简单粗暴。    石板上前两句照例是鸡汤,后面则告诉人们闲着没事可以读读经书,像什么《四十二章经》之类的就挺好。    乔九带着谢凉出去,听见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再给窦天烨写封信,问道:“又是话本?”    谢凉点头。    乔九道:“你们那边怎么这么多话本?”    谢凉道:“我们那里的人聪明啊。”    乔九嗤笑:“没看出来。”    谢凉道:“我不聪明吗?”    乔九挑剔地看看他:“你也就那样。”    谢凉道:“九爷说的是。”    乔九“嗯”了声,问道:“这次是什么话本?”    谢凉惭愧道:“我脑子也就那样,一时想不起来了。”    乔九笑出声,这混蛋虽然有时让他牙痒痒,但真是该死地投他的胃口。    他破天荒地配合了一下:“哦,那怎样能想起来?”    谢凉笑道:“亲我一口。”    乔九停住脚,凑过去在他唇上碰了碰。    谢凉在他退开前扣住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乔九浑身的汗毛顿时炸了,简单碰一下还好,这可是接吻——他的手下就在前面等着他们呢!    虽然是深夜的树林,虽然耳边没听到手下的声音,但他的心跳还是快了不少。    不过紧张里又透着一股别样的感觉,让他一时间没有拒绝,与谢凉吻了一会儿才分开,然后找补似的教育道:“以后别在外面。”    谢凉也不喜欢被人围观亲热,所以并没太过放肆。    但偷吻的滋味蛮甜的,他笑着问:“是不是挺刺激?”    乔九继续教育:“刺激什么?脑子里别整天总想着这些东西。”    谢凉被他拉着往前走,无声地笑了笑,知道他又别扭了,证据就是他把话本的事给忘了。    天鹤阁的精锐跟来五个人,正等着他们。    此刻见他们回来,几人便迎了上去:“九爷,谢公子。”    乔九仔细打量一眼,见他们神色的都很正常,应该是没看到方才的事,便回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嗯。”    众精锐:“……”    大半夜不睡觉来翻人家墙头,您老还挺高兴?    总不能真是偷了人家的东西?    几人猜不出九爷的心思,更不知他们今晚到底干了什么,一头雾水地跟着他们又回到了据点。    乔九回房把门一关,这才开始问话本,得知故事里凑齐几套经书可以得到一张藏宝图,与秋仁的那个异曲同工,只是这两个山庄的信物都是告诉人们有宝物,并没提供具体位置,所以他们的猜测是否正确,还得去另外两个山庄和飞剑盟看看。    他想了想:“去白虹神府吗?”    谢凉一怔:“去那儿?”    乔九点头。    四庄和飞剑盟是绕着白虹神府建的,秋仁冬深和春泽夏厚恰好在白虹神府的一南一北,他们从这里过去,不如顺便绕一段路去趟白虹神府。    他说道:“我知道一条暗道。”    谢凉好奇:“通向哪的?”    乔九道:“以前的一个小书房,后来被烧了。”    谢凉道:“现在改成了什么?”    乔九道:“不知道。”    毕竟十几年没回去了,他们怎么折腾都和他没关,他说道,“我那位先祖喜欢挖密室,我知道的那条暗道就通着一个密室,我带你去看看。”    谢凉自然没意见。    他对那位前辈建立起来的白虹神府早就好奇过,只是不能现在就动身,因为他们还得做饵钓鱼。    做饵也是有学问的。    他们去冬深山庄的事不能这么直白地嚷嚷出来,得让那伙人自己猜。    所以转天一早谢凉就“病了”,乔九为了照顾他便待在据点没动,一边陪他一边处理帮派事务。    消息齐刷刷全往这边递,于是数天后,整个天鹤阁的人都知道九爷现在在冬深山庄附近的据点里,至于他们为何短时间内从秋仁到了这边,这就要内鬼好好去想了。    谢凉“养病”期间收到了亚古兽的回信,见信上说还没讲过《海贼王》和《鹿鼎记》,这才放心。他之前那封信已经告诉了亚古兽近期先别讲新故事,收到这封便不再回信,专心当他的伤号。    春节后气温回暖,冬深山庄所在的地区本就不算太冷,现在渐渐变得暖和,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乔九估摸时间差不多了,便带着“大病初愈”的谢凉出门,打算去城里喝个鱼汤再去白虹神府。    这两年他体内的毒没有发作,怎么舒坦怎么来,所以认识不少好地方。    冬深山庄这附近的小城里有一家酒楼的鱼汤做得十分美味,他想让谢凉也尝一尝。    谢凉见小二恭敬地把他们请到靠河一侧的雅间,问了一句是否是老样子,突然想到了钟鼓城里那张架在酒楼屋顶的桌子。他听见乔九让小二问他的意思,便告诉对方老样子,望着小二离开,问道:“常客?”    乔九道:“以前来过几次。”    谢凉道:“才几次?”    这就让人记住了,祸害。    九爷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笑得张狂:“我这样的,别人想忘都难。”    谢凉看得心痒,恭维了一句,笑着问:“那还有哪些地方的东西好吃?有空带我去吃一遍呗。”    乔九道:“你把我哄开心了就带你去。”    谢凉道:“我给您捏捏肩?”    乔九很满意,对他勾手指。    谢凉便走过去,力道适中地为他捏了两下,然后前倾俯身吻上他的唇,探进去转了一圈,低声笑道:“开心了吗?”    乔九别了一下头,压下嘴角的笑,把他拍开:“开心个头,就知道占我便宜,滚回去坐好。”    谢凉舔舔嘴角,笑着回去了。    二人享受地喝了一顿鱼汤,并肩下楼。    到达大堂的时候,谢凉总算听到了消息的正确传播方式,他们年前把归元道长打下悬崖的事终于传开了。虽然是乔九动的手,但他那天毕竟在场,且办法也是一起想的,加之归元对他的那份执着,所以人们便把这事也算到了他头上。    “可归元道长为何要抓谢公子?”    “具体怎么回事不好说,有人说是因为谢公子也修仙,有的是说归元得知谢公子会招鬼,想让他给自己炼丹。”    “不管是什么,那魔头总算死了。”    “嗯,谢公子他们为武林做了件大好事啊。”    谢凉边听边走,心里刚刚闪过“上次去缥缈楼很划算”的念头,便见天鹤阁据点的一个人找了过来,在乔九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他见乔九挑了一下眉,问道:“有事?”    乔九带着他离开酒楼,说道:“项百里公然与碧魂宫决裂,带着他的人脱离了碧魂宫。”    谢凉道:“项百里?”    乔九道:“我的同门。”    谢凉骤然想起了凤楚那张食人花般惨不忍赌的脸。    凤楚过年也回家了,估计是直接对上了那位想娶他的兄弟,就是不知道发生了怎样惨烈的经过,导致人家竟然不想在碧魂宫待了。    他问道:“不会出事?”    “出事更好,”乔九极不待见他的同门,“他脑子不好使,十个加在一起也不是凤楚的对手,最好被狠狠收拾一顿。”    谢凉看看他这个幸灾乐祸的模样,无奈地笑了笑。    二人没有再在这里耽搁,出发到了白虹神府。    与天鹤阁一样,白虹神府也建在半山腰上。    不同的是所在的山头不高,且地势平坦,据说这一片全是白虹神府的地盘,一看就特别有钱的样子。    谢凉跟着乔九逛了半天,问道:“找不到了?”    乔九道:“不是,我在看路。”    谢凉应声,继续跟着他,问道:“密道的入口长什么样?”    乔九道:“不用管,跟着我就好。”    谢凉道:“你上次来是什么时候?”    乔九静了一下:“八岁那年。”    谢凉道:“……你其实就是找不到了?”    乔九道:“没有!”    谢凉两眼望天。    成,九爷说没有那就没有。    他找了一块石头坐下:“这样,你先看看路,我帮你望风。”    这个说法让九爷很满意,说道:“那你别到处乱跑,有事记得喊我。”    谢凉道:“我知道,你注意安全。”    他单手撑着下巴,静静看着远处模糊的人影,片刻后见九爷回来了,站在他面前没说话。他等了等,见九爷还是不开口,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识时务地搭台阶:“我有点不舒服,要不咱们明天再来?”    九爷不高兴极了,气得踢了一脚旁边的石头。    耳边只听“啪嗒”一声,石块不知撞到了哪里,谢凉身后的石壁向旁边一滑,露出了一个山洞。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