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都市言情 > 敌敌畏纪事 > 第097章

第097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乔九这晚没去找人陪他说话。    肌肤相贴的感觉实在太美好, 他抱着谢凉, 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不过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起了, 因为地上扔着一块方巾。    这方巾昨晚擦过他们的手,上面都是那东西。    他不想被收拾房间的下人看到,也不能就这么胡乱塞在屋里, 更不能揣在身上,于是思来想去,他趁着大部分人没醒的时候, 拿着方巾跑到山上, 挖坑埋了。    天鹤阁的一众精锐听从吩咐没有跟着他,集体望着他出门, 以为他起个大早是想进城给夫人买东西,谁知一眨眼见他又回来了, 不由得面面相觑。    “九爷干啥去了?总不能是跑出去撒尿?”    “他疯啦,怎么可能?”    不过九爷向来随心所欲, 他们也摸不准他是不是真去撒尿,目送他溜溜达达就回房了。    屋里一片安静。    谢凉躺在软绵绵的被里,睡得十分踏实。    乔九在床前停住脚, 只往上面看了一眼, 便觉那些黑暗中交错的气息、喉咙里溢出的低哼和某股陌生的像是能把人吞噬的热浪全涌回了大脑,他的心跳立刻加快,无需再用内力驱散寒气,自己就先热了起来。    谢凉正在半睡半醒间,伸手一抱没碰到人, 便睁开了眼,恰好对上他的视线,笑道:“宝贝儿,早。”    乔九努力维持着往日的神色,勾着嘴角回了句“早”。    谢凉道:“亲个。”    乔九喉结轻轻一动,淡定地俯身亲了他一下。    谢凉道:“怎么起这么早?”    乔九道:“不想睡了。”    谢凉下意识想回一句“昨晚刚亲热过,好歹温存一下”,但还未出口便想到了什么,嘴里的话迅速拐弯:“九爷,摸了我,得对我负责啊。”    乔九心头一热,嘴上不甘示弱:“要脸吗,是你求我摸你的。”    微微一顿,他伸手掐住谢凉的脸,教育道,“而且是你占了我的便宜,要感恩戴德,知道吗?”    谢凉笑道:“我知道,九爷放心,我也会对你负责的。”    乔九感觉说来说去结果都一样,扔下他走人,不搭理他了。    谢凉笑出声,起床穿好衣服,追了出去。    白天谢凉照例拜读前辈的大作,乔九也照例陪着他。    做过一些亲密的事情,二人相处得更加自然。谢凉只觉身心愉悦,嘴角的笑就没停过。他有心想腻在自家九爷身上看书,但又怕对方恼羞成怒,只好忍了。    乔九则有点无法集中精神,手里的书翻了好几页,一页都没记住,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谢凉那边,隐约觉得要糟糕。    这一预感在晚上睡觉时成真了。    食髓知味,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满足。    谢凉对此毫无所觉,只知道昨晚放肆过,这几天得收敛点,便老老实实挨着他睡觉。    乔九煎熬了一会儿,起床出门。    值守的精锐一齐看向他,猜测他是不是又要跑到山庄外面去撒尿,却见他朝他们走了过来,便喊了声九爷,静等吩咐。    乔九道:“我睡不着。”    众精锐:“……”    乔九道:“你们陪我说说话。”    众精锐:“……”    就知道下一句是这个!    众人既不敢怒也不敢言,认命地跑去拿来几个软垫,与他围成圈坐在一起,陪他聊一聊夫人的事,直到他满意了才毕恭毕敬地把他送走。    他们本以为这就完了,可没想到接下来一连三天九爷都在发癔症,天天让他们陪说话,他们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拿着小本本跑去找窦先生取经。    窦天烨诧异:“你们想干什么?”    精锐道:“九爷和谢公子越来越好,估计今年能把婚事办了,我们这不是想多问问他的事,以后好伺候好他嘛。”    窦天烨见他们对自家兄弟如此上心,看他们很是顺眼,多说了几句。    精锐认真听着,发现他说的这些他们都知道,便询问夫人以前的事,得知他之前和夫人不熟,顿时愁云惨淡,甚至想了一个大逆不道的主意。    比如九爷再来的时候,他们就分出一个人假装如厕,跑去把夫人戳醒,戳一下就赶紧跑,等夫人醒后见不到九爷,很可能会找过来把九爷带走,不过这事若被九爷知道,他们怕是都得完蛋,便只是想想而已。    也幸亏他们运气好,九爷总算不发疯了——因为乔九连续几天睡眠不足,今晚终于睡得着了。    但睡得着不代表满足。    乔九独自不爽了好几天,这一天把他的地图等来了。    这张地图是他放在云浪山的书房里的,画得非常详细,连村庄的名字都有。    他先祖留下的笔墨里,游记是最正经的一本书,但没有地图做参考的话,谢凉感觉看也白看,只能暂时搁置。    而地图送来后,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按照他们的计划,乔九要先一步离开去别处,抓内鬼的同时放好饵。谢凉则留在敌畏盟等他的消息,然后再去和他会合。    乔九道:“我让凤楚留在这里,你有事和他商量。”    谢凉点头:“你也注意安全。”    天色已暗,二人洗漱后便上了床。    乔九看着身边的人,凑近一些,把手放在了他的腰上。    谢凉便抱着他亲一口:“晚安。”    乔九回了句晚安,沉默地盯着他。    总是这样,他想。    从晚安吻到现在,这混蛋一步步勾引完他,挑起他的瘾,然后就扔下他不管了。    他忍不住在他脸上掐了一把。    谢凉睁眼:“怎么?”    九爷一本正经教育他:“我不在的这些日子老实点,还有那些书,看不下去就别看。”    “我知道……”谢凉说着猛地一转弯,“我答应了他们要寻宝,怎么能不看呢?”    他笑着凑近,“不过上次你帮完我,我就觉得好受了很多,你要不再帮我一把?”    乔九盯着他,没有开口。    谢凉眨了眨眼。    他真的是随口骚一句而已,都已经做好了被拍开的准备,没想到看九爷这个意思好像有戏啊?    他立刻顺杆爬,又凑近一点哄了几句。    乔九便带着少许嫌弃的神色,勉为其难帮了他一下。    二人睡了一个好觉,转天一早乔九就带着人离开了敌畏盟。    谢凉把他送到门口,望着他走远,回书房开始翻看游记。    这是二人在一起后第一次分开。    谢凉前两天没觉得有什么,但等到一个人孤枕难眠地睡了三天后他就难受了,总是忍不住往软塌看,可惜看来看去也没有熟悉的身影。    他实在受不了,把书和地图一收,打算出去透透气。    春天一到,院里的花开始争相绽放,十分热闹。    他不紧不慢迈出门,到了后山。    先前他居心叵测地带着金来来他们在这里种了不少桃李,还修了石子小路和凉亭,想着到花开的时候便带着九爷过来赏赏景,酝酿一下气氛顺便占些便宜。    这些树有一部分是小树苗,现在还没到真正好看的时候,整座山头只零星地开了几朵小花,好在有绿叶缀着,倒不显难看。    年前离开的那段日子,金来来他们已经建好了凉亭。    他顺着小路走过去,发现里面坐了一个人,正是沈君泽。他微微一怔,笑着上前:“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沈君泽温和道:“来看看这些花开没开。”    谢凉走进去,见桌上摆着棋盘。    他不懂围棋,便在沈君泽的对面坐下,看着他下。    沈君泽道:“下一局?”    谢凉笑道:“我不会。”    沈君泽便没坚持,更没好奇他为何没学棋,而是继续刚刚的棋步,直到彻底下完这一盘才抬起头,问道:“谢公子有心事?”    谢凉道:“不算是。”    沈君泽道:“那就是觉得有些无趣?”    谢凉道:“有点,这原因众所周知。”    沈君泽没想到他能这么答,怔了一下,笑着叹气:“有时候真的挺羡慕你们的。”    谢凉以前觉得他放不开,在他面前多少会委婉一点,如今既已知道他很坦诚,便直言道:“你想的话,并不是没有办法。”    沈君泽摇头:“我不能。”    他顿了顿,说道,“我还没与你说过我为何会被寒云庄收养?”    谢凉“嗯”了一声。    不过这事他好像听说过,据说他是被沈庄主捡回去的。    沈君泽轻声道:“我生下来便患有心疾,小时候很严重,要天天喝药,家里养不起我,就把我扔了。”    谢凉挑眉。    沈君泽道:“就是把我带到外地,说要去买个东西,让我在原地等着。”    谢凉道:“你那时多大?”    沈君泽道:“七岁。”    谢凉沉默。    “大人有大人的难处,家里的钱都拿来给我买药,连饭都吃不上,所以他们把我丢了,我并不怪他们,我那时甚至觉得是我拖累了他们,若没有我,他们会活得更好一些,”沈君泽微微一顿,声音更轻,“我是被我哥捡回去的,也是他求着我父亲收留的我,没有他,我早就死了。”    谢凉回想了一下沈正浩这个人,暗道从小的时候就开始热心肠,能保持这么多年也蛮不容易的。    沈君泽不知他在想什么,而是也想到了自家大哥,笑容舒适了些:“我大哥光明磊落,心地善良,见到别人受难,总会去帮一帮。他没想过做什么受人敬仰的白道大侠,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志气,就想着安安稳稳地过好自己的日子。”    谢凉道:“平淡是福。”    沈君泽笑着应声:“我觉得他这样挺好,找个中意的姑娘成婚,和和美美地过完一辈子。”    他看着谢凉,语气温和如初,“而大夫说我活不过三十,我何苦把他拖下水?不如就这么看着他。”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