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其他类型 > 军营里的女人 > 第92章 严厉警告

第92章 严厉警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一松乘坐的吉普车在他的院子里停下。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兴扁正要推开车门。

    王一松叫住陈兴扁:“陈副团长,你先别下车。”

    陈兴扁的手只好缩回来,回头看着王一松问:“团长,您有什么吩咐?”

    王一松却转看身边的妻子说:“秀兰,你先下去吧,我和陈副团长说几句。”

    方秀兰推开车门下车。

    王一松令驾驶员回营房休息。吉普车内只留下王一松和陈兴扁。

    王一松默默地看了陈兴扁好一会才开口:“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兴扁说:“团长,可能有些误会。晚上有人在东海岸大岩石看见一艘船驶离古龙岛,估计共党用那艘船把他们的特工送上古龙岛。”

    王一松问:“是谁看见的?

    陈兴扁一时没敢回答。

    王一松厉声追问:“到底是什么人看见共党的船只?”

    陈兴扁怎么敢说出何连的名字呢?他想,也不能说是独立团的官兵发现的,如果这么说,王团长肯定会追问到底。他犹豫一会,最后撒谎说:“是警卫营的士兵看见的。”

    王一松说:“然后你就带着冯耀武去古龙岛学校抓共党?”

    陈兴扁没开口。

    王一松生气地用手指点着陈兴扁质问:“你告诉我,你凭什么认为共党就躲在学校里?”

    陈兴扁说:“团长,可能是一场误会。”

    “误会?”王一松盯着陈兴扁,又问,“既然发现共党,你为什么不向我报告?”

    陈兴扁说:“团长,时间很急,来不及向您报告。”

    王一松讽刺地说:“来不及向我报告就来得及向冯耀武报告?”

    “团长……”陈兴扁没法自圆其说。

    王一松又大声质问陈兴扁:“你到底是独立团的副团长还是警卫营的副团长?!”

    陈兴扁沉下脸,说:“团长,我不明白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一松大声说:“你不明白?你明白得很!你一个副团长跟着一个警卫营营长的屁股转,你不觉得丢人吗?”

    陈兴扁说:“团长,冯营长是张司令派来我们古龙岛的,您没空,我给他接风洗尘不算过份吧?”

    王一松说:“如果单纯是接风洗尘当然不过份。”

    陈兴扁说:“团长,我知道您现在对我有看法,但我对您的忠诚并没有……”

    王一松不耐烦地打断陈兴扁的话:“好了好了,这样的话我现在不想听了。”

    陈兴扁仍坚持说:“王团长,尽管您不愿意听,但我还是要把话说完,我跟您那么多年,我不会背着您做真正对您不利的事。”

    王一松带着讽刺口气问道:“是吗?”

    陈兴扁说:“我一心**。只是有些想法和做法与夫人不一致。团长,我绝对不是冲着您。”

    王一松又大声说:“你冲着夫人就是冲着我!不管夫人做事的方式方法怎样,她都是为我着想,你跟我那么多年,难道你没看出来吗?”

    陈兴扁说:“团长,我以后会注意的。”

    王一松突然转话题:“陈副团长,听说你的表弟何连现在在万山当土匪,有这事吗?”

    陈兴扁心猛跳了一下,但他装着平静说:“团长,何连早已离开古龙岛了,我不知道他现在干什么。”

    王一松一眼不眨地盯着陈兴扁说:“不知道他现在干什么?我听说何连还回古龙岛找过你。”

    陈兴扁紧张地矢口否认:“团长,绝对没有的事。这是有人故意造我的谣。”

    王一松不相信陈兴扁的话,他说:“我警告你,你别来个兵匪一家!到时你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王一松说毕推开车门下车,大步向家门口走去。

    王一松走进客厅,看见妻子站在窗前发呆,他走到方秀兰身边。

    方秀兰也许知道丈夫已站在身边,但她仍一声不哼地看看着窗外。

    王一松用手轻轻地推了方秀兰一下,小声问:“你怎么了?”

    方秀兰只看了王一松一眼,她的视线又投向窗外 欢迎阅读 欢迎阅读40212实习神医全文阅读</a>。

    王一松说:“看你这样心事重重的,在想什么?还在想刚才发生的事?”

    方秀兰叹了一口气,她此时心情非常复杂,她既担心学校里的共党,又担心冯耀武及陈兴扁。方秀兰当然不能把自己的苦恼说出来,她只说:“在我的学校里一再出现这样的事我能不想吗?”

    王一松故作随意地说:“小事一桩嘛,我不是给你解决了吗?”

    方秀兰又是一声叹息,说:“独立团有一个陈兴扁,古龙岛又来了一个冯耀武!”

    王一松抬手摆动一下,说:“一个警卫营营长没什么了不起的。”

    方秀兰说:“你可别小看这个警卫营长。他官不大,可是来头大啊。我担心我们早晚会和冯耀武干起来,看他今晚多霸道。”

    王一松说:“干起来又怎么样?难道我还怕他一个小营长?他冯耀武来古龙岛后,什么时候能在我的面前占上风?”

    方秀兰说:“他可是张司令的警卫营营长啊。”

    王一松说:“只要是在古龙岛,他就是委员长的警卫营长也不能在我面前啧啧呼呼。如果让一个警卫营长在我的头上撒野,我这个团长也该让位了。”

    方秀兰略想会,说:“一松,如果你的军队里多几个像郭贵这样的军人多好啊。”

    王一松看着方秀兰问:“你那么喜欢郭贵?”

    方秀兰说:“难道你不喜欢他?多忠诚的一个军人。幸亏他没离开你的部队。你的部队就需要这样的人。”

    王一松想了想,决定送妻子一份厚礼。他说:“秀兰,既然你那么喜欢郭贵,那就让他当我的警卫连连长吧。”

    方秀兰有点意外地说:“你又要破格提拔他?”

    王一松说:“目前这样的局势,看中的人就要大胆提拔。和共军打了两仗,我失去了不少军官,我正在考虑怎样填补这些空位。”

    方秀兰问:“你的警卫连没有空位吧?让郭贵当警卫连长,阳连长怎么安排呢?”

    王一松说:“我打算把阳连长提拔到一营当副营长。一营是陈兴扁的老班底,我必须加强一营的力量。”

    方秀兰说:“对,一定要撑控好你的部队。”

    王一松说:“放心,我知道会怎么做的。”

    方秀兰说:“一松,郭贵提拔后,暂时还要让他留在古龙岛学校。”

    王一松不由一笑,说:“怎么可能让一个警卫连连长去看学校呢?”

    方秀兰说:“一松,我说的是暂时,古龙鸟学校这段时间对我们很重要。”

    王一松叹了一口气,说:“你那么喜欢教育,为什么当年不找一个大学校长呢?你为什么要嫁给一介武夫?”

    方秀兰开玩笑地反问:“那你为什么不当大学校长呢?”

    王一松说:“等下辈子吧。”

    方秀兰又笑了笑,说:“那下辈我还是嫁给你。”

    王一松看着爱妻,说:“你那么优秀,跟着我真是委屈你了。”

    方秀兰说:“我们都结婚那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我只希望我们能好好地活下去,我希望你能平安。”

    王一松突然想起什么,说:“对了,刚才陈兴扁说晚上发现共党的船只,他说可能有共党潜入古龙岛,会不会是真有其事?”

    方秀兰敏感地看着王一松,问:“陈兴扁说他亲眼看见共党潜进来?他亲眼看见共党?”

    王一松摇摇头说:“没有,他说只是看见一艘可疑的船离开古龙岛。”

    方秀兰问:“是陈兴扁看见的?”

    王一松说:“不是,他说是警卫营的士兵看见的,他们估计这艘船趁下大雨把共党送到古龙岛然后离开。”

    方秀兰说:“仅仅看见一艘船离开古龙岛,就随意断定是共党潜进来,说不定这是土匪把何连送到岛上来呢。”

    王一松说:“我刚才问了陈兴扁,他说他这段时间没见过何连。”

    方秀兰说:“陈兴扁不会那么傻向您承认的。军营里传出的消息不会是假的。”

    郭贵从独立团一营个别士兵口中听到何连当土匪的传闻,郭贵把这一消息告诉方秀兰。

    王一松咬牙切齿地说:“只要抓住何连我就毙了他。”

    方秀兰说:“陈兴扁老说什么抓**,我看他的表弟何连才是真正的匪。”

    王一松听了妻子的话,若心所思地点点头。他心里已有打算。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