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 > 其他类型 > 军营里的女人 > 第104章生路与死路的纠结

第104章生路与死路的纠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一松转身返回办公室。

    陈兴扁也跟着走进办公室,他不满地说:“王团长,您太过分了吧?我现在是副团长,您怎能让一个曾经背叛我们的人缴我的枪?”

    王一松转身,突然抬手狠狠抽了陈兴扁一记耳光,指着陈兴扁大骂:“你才是真正的背叛!”

    “团长……”

    毫无思想的陈兴扁后退半步,他用右手捂着被打的那边脸。

    王一松又怒指陈兴扁质问:“你最近干了多少好事?!”

    陈兴扁还没想到王一松已知道他走私的事情,他仍以为王一松为在学校发生的事生气,他的强压着火气说:“王团长,我的枪被您缴了,人也给您打了。我和夫人的纠纷可以理清了吧?”

    王一松生气地说:“你和夫人的纠纷?你走私军粮,倒卖军火,难道这就是和夫人的纠纷!”

    陈兴扁不由一愣,他急忙矢口否认:“团长,这是诬告,这是有意诬告我,我没干这事!”

    王一松故意问:“你真没干?”

    陈兴扁说:“这是陷害!这是公报私仇!”

    “公报私仇?”王一松又大声问了一句,“你说我公报私仇?”

    陈兴扁没出声。

    王一松看着里房门大声说:“给我带上来!”

    一名土匪在一位卫兵的押送下从里房出来。

    陈兴扁看了土匪一眼,心虚地转开视线 欢迎阅读 欢迎阅读1490抗日之兵魂传说</a>。

    王一松盯着陈兴扁说:“陈副团长,你好好看看,认识他吗?”

    陈兴扁强打精神说:“不认识。”

    王一松指着陈兴扁问土匪:“你见过他吗?”

    土匪说:“团座,我见过。”

    王一松问:“他叫什么?”

    土匪说:“团座,他当时是独立团一营营长,也有老总叫他陈队长。”

    王一松又盯着陈兴扁说:“陈副团长,你再好好看看他!”

    陈兴扁低头不语。

    王一松大声喝陈兴扁:“给我抬起头!你不是说我陷害你吗!你不是说我公报私仇吗!你怎么不敢抬头!”

    无论王一松怎样呼喝,陈兴扁一直默默地低着头。

    王一松又对着陈兴扁说;“我告诉你,这次不仅带回他一人,另四个和你做过大生意的土匪都被带回来了,一会你见他们吧。”

    陈兴扁终于抬头看王一松,陈兴扁的眼眼流露出明显的乞求神态。

    王一松却一眼不眨地盯着陈兴扁。看着王一松愤怒的目光,陈兴扁心里发怵,他是真正的发怵。陈兴扁从王一松的眼睛里知道王一松这次再不会宽恕他。

    这时候,潘书走进来。王一松看潘书的脸色,估计他已从那几名土匪的嘴里取得了口供。王一松令郭贵把陈兴扁押出办公室。

    郭贵及陈兴扁的脚声消失后,潘书果然向王一松报告:经分别审讯,那四个土匪全都交待了与陈兴扁走私军粮、军火的问题,这四个土匪交待的基本相同。

    王一松令让潘书迅速整理陈兴扁的材料。

    当天下午,潘书就把陈兴扁的材料整理好了。陈兴扁的材料分两份,一份为走私军粮的情况,另一份为倒卖军火的情况。是王一松要求潘书分开写的。

    王一松从潘书手上接过两份材料,认真审阅,王一松最后满意地点点头。

    潘书问:“团长,陈兴扁的材料什么时候送司令部?”

    其实,潘书最急于见的人是路菲。他相信王团长会让他亲自把材料带到司令部。

    王一松说:“让我再考虑一下,究竟是送两份材料还是送一份材料。”

    潘书不解地问:“团长,陈兴扁既私卖军粮又私卖武器弹药,您为什么还要考虑送一份材料?”

    王一松说:“如果私卖军粮是撤职,私卖军火是要杀头的。”

    潘书终于明白王团长在想什么。究竟是撤陈兴扁的职还是把他置于死地,看来王团长还没拿定主意。

    王一松想了一会又对潘书说:“此事一定要注意保密,把陈兴扁的材料送到司令部之前绝不能让无关的人知道。”

    “团长放心,已经作了严密的部署,这事不会有无关人员知道的。潘书又说,“团长,我认为不应宽恕陈兴扁这样的人。”

    王一松说:“这事我要和夫人商量一下。事情定了之后,你亲自把材料送去司令部。”

    傍晚,王一松把陈兴扁私卖军粮及私卖武器弹药的两份材料带回家,交给方秀兰看。

    方秀兰看完材料后惊讶地抬头看着王一松说:“我早就说了,陈兴扁这人太可恶了,应该严惩。”

    王一松犹豫了一会,说:“陈兴扁毕竟救过我,我还是想给他一条活路。我只想把其中的一份材料送给张司令。”

    方秀兰说:“你的意思是说只把陈兴扁私卖军粮的材料送上去,把私卖武器弹药的材料压下来?”

    王一松反问方秀兰:“你说呢?”

    方秀兰指着材料说:“陈兴扁是犯法啊。事到如今你怎么还纵容他?”

    “陈兴扁是得罪我们,不是反我,我这次还是想放他一马。”王一松又补充说,“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

    方秀兰没出声,她以沉默表示反对。

    王一松看了方秀兰一会才开口:“反正他的罪证在我的手上,我随时都可能治他。”

    方秀兰看王一松的神情,知道他心里的态度已明确,她知道丈夫只是在做自己的思想工作,她用一种不满的口气说:“反正陈兴扁是你的副团长,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王一松看出方秀兰对此有低触,他还是耐心地对方秀兰说:“不是我说怎么办,我现在不是和你商量吗?”

    方秀兰想了想,终于平静一些,说:“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方秀兰主要还是被丈夫对自己这种态度打动,她想,只要撤了陈兴扁的职,让他像条狗一样在独立团呆着,这也无妨。突然,一个念头又跳出方秀兰的脑海:仅指证陈兴扁与土匪走私粮食,张司令会撤他的职吗?方秀兰嘴巴动了一下,但她没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
【好看小说一网打尽 www.danmei.org 手机版阅读网址 m.danmei.org(网址前面要加HTTPS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